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凡川之旅 第七百二十五章:神光浮现
    凡川注意到,在冥王介谛说出这番话时,一旁的无用王的神态明显黯然失色。

    凡川便立即抓住这个点,反驳道:“难道凌柔在你心里也什么都不是吗?难道如今冥界里的那些亡灵和游魂在你心里也什么都不是吗?”

    凡川故意直接说出无用王的名字,为的便是直击冥王介谛的内心。

    果然,凡川的这番话触动到了冥王介谛,只见冥王介谛先是颤抖了一下身子,随即用余光扫视了一下身旁的无用王,接着逞强的出声道:“本尊向来如此!”

    凡川看到了冥王介谛隐藏在神情后的逞强,当然,也注意到了一旁的无用王在听到冥王介谛这句话之后的更为失落。

    凡川再次沉思了一瞬,接着直截了当的出声道:“你就不能放下你冥王的身架吗?我想,你已经快要走火入魔了,完全是你自己逼自己的!”

    这一次,冥王介谛没有及时回应凡川,而是侧着耳朵像是在听着什么,片刻之后,在凡川的好奇之下,冥王介谛回声道:“无需多言了,他们已经来了。”

    “什么?他……他们?神人吗?”凡川惊恐道,内心千万种场景开始预演。

    冥王介谛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即捡起来了地面上的方天画戟,紧握在了手中,神情开始变得凝重了起来。

    一旁的无用王同样神情凝重,不时的观察着四周,像是生怕有人会突然出现偷袭冥王介谛一样,防范的意识极其之强。

    凡川注意到,冥王介谛周身的黑烟开始越发的浓烈,同时一股股压力与之俱来,杀气变得很重,然而再看冥王介谛的双眼,没有瞳孔的双眼内再次升起了星星点点的白色。

    也正是看到这一幕之后,凡川很是失落,看来自己的说服计划已然落空了,但是凡川仍抱有一丝希望,那便是在神人的身上。

    凡川天真的以为,凭自己的口才,一定可以说服即将到来的神人与冥界和睦相处。

    然而,理想太丰满,现实太骨感。

    就在气氛变得越发的诡异之时,只见不远处灰蒙蒙的天上,竟突然闪过了一道道刺眼的白芒,与此同时,还有五彩斑斓的霞光随至,凡川知道,那的确是神人到来了。

    虽然明明知道是神人来了,可对于凡川而言,还是显得犹为震惊,没有想到神人竟然还真的会来到冥界,何况是在自己刚刚听说了冥王介谛与神界的渊源之后。

    尽管震惊,但凡川并没有慌张,更是准备好了去试着说服那些神人,哪怕只有一丝渺茫的希望。

    然而凡川的准备还未妥当,却只见冥王介谛率先起身向着刺芒所闪现的位置走去了,而在其的身后,还有无用王仅仅的跟着。

    “喂!你们干什么?能不能冷静点?”凡川对着冥王介谛怒斥道。

    “识趣点,你赶紧走吧!”冥王介谛甚至都未转身,只留给了凡川这样的一句话。

    凡川生气了,连忙追赶了上去,一把便挽住了冥王介谛的肩膀,试图想要将其拉住,可是凡川却无奈的发觉到,冥王介谛的力气实在太大,自己不仅没有拉住对方,反而被对方在拖着走。

    无奈之下,凡川只好将目光投向身旁的无用王,继而怒斥道:“凌柔!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你肯定也不想你们的冥王大人就这样送死吧?你赶快劝着点他啊!”

    无用王凌柔先是紧张的看了凡川一眼,继而坚定的摇了摇头道:“不,这是冥王大人的决定,我只能服从!”

    “我靠,你这个傻女人!”

    凡川生气的说着话,继而松开了挽住冥王介谛的手,接着出声道:“冥王!不要做无谓的牺牲啊!”

    然而这一次冥王介谛根本没有搭理凡川,自顾自的向着刺芒靠近而去。

    凡川有些无力的想要瘫坐在地上,却发觉脚下的沙石很烫,猛然间抬头,这才注意到,前方不远处便是万丈熔岩流的边缘了,而那从天而降的刺芒,正中的掉落在了此时被铁链半挂着的巨石之上。

    再次看了一眼冥王介谛坚定的背影,凡川终于泄气的摇头叹息了一声,然而同时还有一个疑问缠绕着凡川。

    “我为何要这般劝阻他?我为什么要救他?他可是杀了仙人,屠平了妖界的凶手,我为何还想要替他向仙人求情呢?”

    凡川在心里自问着,却无法自答。

    纠结了许久,终于在那从天而降的刺芒闪现出人的身影之后,凡川这才想通了,可能是自己看透了冥王介谛的内心,同时欣赏上了对方,这才不愿对方做白白的牺牲吧?

    但转念一想,凡川又有些错愕,起初自己劝阻对方,只是为了让对方收手,不再对诸天万界进行报复,可如今的性质怎么转变了呢?

    思绪很乱,凡川暂且也不想去理清了,而是连忙快步的跟上,从而靠近了万丈熔岩流的边缘。

    此时冥王介谛正手持着方天画戟,气势汹汹的站在万丈熔岩流的边缘,可以看得出,在其的周身,不时的大散着黑烟,循循环绕,时而还会变幻成造型奇特的幻象。

    而在与冥王介谛隔岸相望的对面,此时则站立着四位浑身散着霞光的人,不用多想,来者一定是神人。

    而让凡川惊喜的是,在四位神人之中,凡川看到了神人瑾花,就是那个容貌可以碾压一切,浑身散着素雅气质的神人瑾花,也是那个当初在仙界拯救了自己的神人瑾花,也正是她带走了照月神弓。

    可让凡川不解的是,神人瑾花明明看到了自己,不仅没有象征性的示意一番,反而就像是没有看到自己一样,这让凡川不禁的有些不安,与此同时,凡川也不敢率先对着对方打招呼了。

    而在神人瑾花的身旁,还有一位女神人,而剩下的两位则是男神人。

    那一位女神人拥有着和神人瑾花同样的惊艳容貌,只不过眉眼之间要比瑾花略微多了些艳丽,倒显得瑾花太过于素雅了。

    另外单单从瑾花和该女神人的衣着上,也大概能分辨出对方的性格的差异,瑾花身着一袭白色的长衣,无风自动,极致素雅。而该女神人则是身着一袭深红色的长裙,裙摆甚至拖拉了一只手臂那样的长度。

    而另外两位男神人,一位面相刚毅,眯着小眼睛,聚精会神,手持着一把蛇矛,身着一袭银色铠甲,威风凛凛的散发着王者之气。

    然而另一位男神人却与威风凛凛不沾边了,只见其手持一把折扇,时而打开,时而合上,每当其扇风的时候,总能看到一缕缕霞光从折扇中飘出,而再看其的长相,同样惊艳,白皙的皮肤,鹰勾的鼻尖,薄薄的嘴唇,与冥王介谛的容貌相差不多,都是属于那种英俊潇洒的男人,只不过唯一不同的是,冥王介谛的双眼内没有瞳孔,对方的双眼却是炯炯有神,一股书生意气。

    “介谛?真的是你吗?没想到你还真的重生了!”竟然是书生意气的手持折扇的男神人率先开口道。

    凡川注意到,在对方开口说话的同时,周身的白芒不时的飘散,从而隐没于霞光之中,给人一种梦幻且又震撼的感觉。

    待对方的话音落地,只听冥王介谛冷冷的笑道:“没错,正是你爷爷我重生了!”

    “你……”书生神人明显没有预料到第一句话就会被冥王介谛给怼回来。

    不过,紧接着,就有人替书生神人说话了。

    便是在书生神人身旁的小眼睛,手持蛇矛的神人,只见其突然对着冥王介谛举起了手中的蛇矛,同时怒斥出声道:“大胆介谛!竟敢口出狂言!”

    “呵呵……”冥王介谛反倒是冷笑了一声道:“怎么?你爷爷我就是喜欢这样说话,不服气?动手啊!”

    “你……”小眼睛神人也被气住了。

    可就在小眼睛还想争回一些颜面之时,只见其身旁的深红衣神人却及时的拉住了其的臂膀,示意不要斗嘴,继而自己却看向了冥王介谛,悠哉悠哉的出声道:“介谛啊!你的确有些本事,没想到你竟然在临被封禁之前,还能想到丢出神器来吸纳灵气,本神倒是低估你了。”

    “呵呵……”冥王介谛再次冷笑道:“本尊的本事大了去了,想了解啊?无妨,我们回头可以私下里聊啊!”

    “呵,介谛,你是知道的,你这样话语激怒,对于本神而言,完全没有任何作用。”深红色女神人顿了顿,接着出声道:“本神今日前来,便是替天行道,再次封禁了你,替你还清那些死在你手上的无辜的生灵。”

    “可笑……”冥王介谛分明不想搭理对方。

    然而深红色女神人却对着身旁的神人瑾花点头示意了一下,接着只见神人瑾花凭空拿出了一把极小的弓,递给了深红色女神人。

    在深红色女神人接到了小弓之后,小弓随即变大,直至展露出它的原形,一人之高的原形,没错,这把弓正是浑体泛着寒气的照月神弓。

    接着深红色女神人竟然挥手将照月神弓隔岸扔给了冥王介谛。

    “你的破玩意,还给你,本神倒想看看,你这一次被封禁时,是怎样将神器丢出去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