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四章:饰非拒谏
    “那你说呢?这不是明摆的吗?我们冥界如何会沦落到如此境地?这不是显而易见!”无用王坚持出声道。

    凡川却心思一动,反问道:“既然如此,那你支持你们的冥王大人实行复仇计划吗?”

    “我……”无用王一时间无言以对。

    凡川笑了笑,继而看向了沉默的冥王介谛,接着出声道:“你这一口气真的就那么难以下咽吗?”

    冥王介谛像是放松了自己一样,淡淡的回声道:“也许吧,我只是心有不甘。”

    凡川想了想,出声道:“既然如此,我劝你还是放下仇恨,放下执念,毕竟你代表的不仅仅是你个人,还有整个冥界,我还是那句话,你若是再继续执念下去,冥界将不复存在。”

    “唉……”冥王介谛瞬间松懈了下来,叹息了一声道:“你说的也许是对的,但是,本尊已经不能回头。”

    冥王介谛再次带上称号自称,让凡川有些紧张,生怕归根结底还是没能将其说服。

    于是凡川便在脑海中再次组织语言,想着该怎样去化解这一段万年之久的恩恩怨怨,然而还未当凡川出声,只见冥王介谛突然间抬起了手,手间一道黑烟顺势划过,紧接着只见在其的手掌心中,赫然出现了三粒方方正正的药丸。

    接着冥王介谛便将药丸扔进了凡川的手中,同时出声道:“还有那俩姑娘,你们一人一颗。”

    “啊?这是什么?”凡川诧异道。

    “冥毒的解药。”

    “这……这为什么?”凡川震惊了,呆呆的看着冥王介谛。

    冥王介谛却是自嘲的笑道:“怎么?本尊不想杀你们了,你难道还非要去死?”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咳咳……”凡川咳嗽了一声后,继续出声道:“我只是好奇,你为何会突然改变了主意呢?”

    “呵呵。”冥王介谛冷笑道:“本尊想怎样就怎样,还需要给你解释吗?怎么?不吃解药?好,还给我吧!”

    “吃!怎么不吃!”凡川抬头便吞进去了一颗解药。

    凡川信任冥王介谛所给的乃是真正的解药,毕竟对方若是想要杀了自己,根本没有必要这么麻烦,而且凡川从感觉中,可以肯定的是,冥王介谛的内心并不是那样的凶神恶煞,只不过是一时被仇恨蒙蔽了双眼,而且凡川也有信心可以说服其放下仇恨,好好掌管冥界,单单就从所赠解药一事上,便可以肯定,也从而让凡川多了一些信心。

    吃完了解药之后,凡川顿时感觉到胸口的刺痛不再那么明显了,而且手间时隐时现的黑色星点也全然消失不见了,身体似乎恢复了不少。

    欣喜之余,凡川对着冥王介谛说了声“谢谢”,接着,凡川赶紧站起身,跑向了不远处的琼姬和苏卿。

    琼姬和苏卿先前并未听到凡川和冥王介谛以及无用王的谈话,于是在见到凡川跑来之时,两人脸上的担忧神色缓和了些许。

    “凡川,你……你怎么就这么轻松的过来了?莫不是……那个冥王肯放过我们?”苏卿率先惊愕道。

    琼姬跟着附声道:“是啊!少君,我刚刚看你们在交谈?说了些什么?你不会答应那个冥王,跟着他去对抗诸天万界吧?”

    走近了两人身旁后,凡川笑着摇了摇头道:“没事了,我想,他不会再杀我们了。”

    话音落,凡川又看向琼姬,接着出声道:“放心吧,琼姐姐,你觉得我会答应他那样无理的要求吗?”

    “那……是因为什么?”琼姬不解道。

    “一言难尽,总而言之,我们眼下性命无忧了,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苏卿连忙插话道。

    凡川叹息了一声道:“只不过我还没有说服他放下仇恨,但我有信心!”说着话,凡川将手中的两颗解药递到了琼姬和苏卿的手里,接着出声道:“这是他给的解药,你们快些吃下吧!没事,我已经吃过了!”

    琼姬和苏卿愣了一下,带着惊愕的表情,缓缓的吞下了解药。

    凡川看得出来,两人的气色瞬间好了很多。

    这时,凡川才转身看向了一旁的樱白,看见樱白有些好奇的正盯着自己,眼神中诸多疑惑,凡川不禁的笑道:“小白,你就暂且跟着这两个姐姐,好吗?”

    樱白先是迟疑了一瞬,继而木讷的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听到凡川说起樱白的名字,一旁的苏卿连忙出声道:“对了,凡川,刚刚这个姑娘直奔我们而来,起初我和东仙尊还以为她是冥界派来杀……呃,结果并不是,她很乖,我们问她话,她也不说,敢情你们认识啊?”

    凡川笑着点了点头道:“对,不仅认识,而且认识的很深,不过同样一言难尽,等我们回去仙界了,我再慢慢跟你说。”

    “哼,这有什么好说的,肯定又是你的女人呗!”苏卿有些醋意的出声道。

    凡川笑着摸了摸苏卿的长发,解释道:“真的一言难尽,卿儿,你听我说,她叫樱白,原来是修真者,不过真身已经死了,我也是来到冥界之后,才偶然间遇到了她,只不过她眼下已经失忆了,你务必答应我,照顾好她!”

    苏卿震惊的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这样!你放心吧!我肯定照顾好这个小白妹妹!”

    “那好。”凡川继而又看向了琼姬,接着出声道:“琼姐姐,你们务必照顾好自己,我再去跟冥王介谛说说。”

    “恩,好的,少君,你也务必小心。”

    “放心吧。”

    凡川继而转身再次走向了冥王介谛。在向着冥王介谛靠近的时候,凡川不禁的想着,接下来该怎么说服对方,或是举些例子?亦或是讲些大道理?自始至终,凡川都坚信自己可以说服对方,毕竟经过这么多年的酸甜苦辣,凡川还是可以坚信自己的眼光不会看错人。

    冥王介谛,内心深处一定是一位向善的神,哪怕他有时候会被权力**和仇恨蒙蔽双眼。

    再次来到了冥王介谛的身边,凡川直截了当的出声道:“你刚刚说,你已经无法回头了?那我想知道,你为何不能回头?”

    “呵呵。”冥王介谛冷笑道:“凡川,不要再试图说服本尊了,你也已经看到了,如今的冥界哪里还像冥界?这里已经变成了地狱,已经变成了万恶之地!”

    凡川坚持道:“只要你有信心,一切都可以重头再来的!冥界自然也能恢复到以往的模样!”

    “重头再来?哈哈,凡川,这是本尊听到的最可悲的笑话,你根本不了解,神界的人终究披着什么样的外皮!”冥王介谛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杀意。

    凡川沉思了一下,继而将先前已经预想过的话说了出来:“你认识神人瑾花吗?”

    “瑾花?自然认识,本尊记得跟你说过了,你还告诉本尊她拿走了本尊的照月神弓,对吧?”冥王介谛皱眉道。

    “对,是她!”凡川信誓旦旦的出声道:“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你肯放下复仇的念头,重新建设冥界的话,我会向神人瑾花说明缘由,让神人们放过你。”

    然而凡川却不知道,正是这句话,却激怒了冥王介谛。

    只见冥王介谛突然猛的站起了身,浑身顿时大散者黑烟,继而怒喝道:“放屁!本尊需要他们怜悯?你在跟本尊开什么玩笑?本尊在神界之时,瑾花连给本尊提鞋都不配!”

    凡川一时有些慌,连忙出声道:“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我只是想说,希望你和神界和平共处。”

    “呵呵,和平共处?”冥王介谛冷笑道:“凡川,为何本尊会说一切已经无法回头?本尊不妨告诉你,已经晚了!在本尊重生的这一刻!与神界的对立就已注定了,知道吗?”

    “可是……为什么?哪怕你放下复仇的念头,也不行吗?”凡川楞道。

    “呵呵……”冥王介谛反而是冷笑了一声,不再理会凡川。

    而此时一旁的无用王却忍不住出声道:“凡川仙人,是……是这样的,冥王大人的重生吸收了诸多生灵的魂魄,比如仙界里因为照月神弓反噬而死去的那些仙人,还有刚刚死在这里的那个仙人,还有……还有兽族,妖界……”

    凡川深感无力,顿时想起来了异变的珠玑,以及北语的神伤,紧接着出声道:“是,那些生灵的死亡的确很无辜,但你也不能将错就错啊?你完全可以悬崖勒马,改过自新呀!”

    无用王却是黯然的摇了摇头道:“凡川仙人,你觉得神界会给冥王大人这个机会吗?不会的,就从你说的神人瑾花带走了照月神弓的那一刻,这一切就已经注定了,所以冥王大人才会……”

    “不!你们不能这么想,凡事都有可以挽回的余地,请相信我,我一定可以说服那些神人!说服他们不再伤害冥界!”凡川打断道。

    “呵呵……”冥王介谛再次冷笑了一声道:“本尊说过了,本尊不稀罕他们的怜悯!更不需要!尽管来吧!本尊从未怕过!”

    “你是不怕!可是你想过冥界吗?”凡川生气道。

    然而冥王介谛却是更为生气道:“如今的冥界还有何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