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三章:神怜世人
    “担心我?担心我什么?呵呵……”冥王介谛继续自嘲着冷笑,而且竟没有自称“本尊”称号。

    无用王先是点了点头,没有回复冥王介谛,反而是怒气冲冲的看向凡川,继而出声道:“凡川仙人,你并不知情神界与冥界之间的渊源,所以,请你不要妄加评断!”

    “啊?无用王,这……这怎么回事?”凡川一头雾水,并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

    然而无用王却是生气的出声道:“我们冥王大人遭受的冤屈不是你所能想象的!所以请你不要以着一副所谓正义的样子来劝导我们冥王大人!”

    “够了!凌柔,别说了,他……不会懂的!”冥王介谛突然对着无用王插话道。

    原来无用王的名字叫凌柔。

    然而无用王却坚持反驳道:“不,冥王大人!我非要说,我不能让他们误解您!”

    “行了,凌柔,有什么用呢?放眼诸天万界,早已将我们冥界作为了万恶之地,一切都已经晚了,已经成为定局了!”冥王介谛的语气中多了些许伤感,这让凡川有些震惊。

    “不行,冥王大人,至于诸天万界,凌柔不管!但是眼下,我必须要让他知道到您的苦衷!”无用王说着话,继而转向了凡川,于是便不顾冥王介谛的劝阻,自顾自的出声道:“凡川仙人,有些事虽然过去了很久,但是并不能就此忘记了!我们冥王大人,还有我们冥界,能落得今日这副模样,全拜那些自以为是道貌岸然的神人所赐!”

    “啊?什……什么意思?”凡川震惊,但还算是理清了一些头绪,看来无用王接下来要说一些关于冥王介谛的事情,是冥王介谛自己不会说的一些事情。

    无用王继而依旧气愤道:“你知道冥界如今为何只有黑白两色,暗无天日吗?”

    “恩?”凡川疑惑着应了一声。

    无用王咬牙道:“那全是高高在上的神人一手造成的,凡川仙人,不瞒你说,万年之前,我们冥界与诸天万界一样,朝气蓬勃,欣欣向荣,遍布着娇艳的鲜花和清香的树木,当时的亡灵和游魂也都积极向上的建设着属于我们共同的家园,可就在神界的神人来到了冥界之后,这一切都变了,他们不分青红皂白,歪曲事实,对冥界大肆的摧残,使得诸多的亡灵和游魂自此彻底的消失,后来他们不知用了什么下三滥的神法,就将原本好好的冥界给变成了如今这样暗无天日的样子!”

    不顾凡川的震惊,无用王接着出声道:“后来!他们还在外散播谣言,说我们冥界乃是万恶之地,呵呵,真是可笑,我们冥界不就是为了收留那些亡灵和游魂,这有什么错吗?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

    听到这里,凡川不禁想起来了先前自己刚到冥界之时,沿途看到的那些亡灵和游魂的萎靡生活,甚至可以说是令人抵触反感的颓废,看来这其中还真有原因,那些亡灵和游魂并不是一开始就是这样的。

    然而想了又想,凡川并不能尽数相信无用王的话,毕竟自己先前曾邂逅过神人瑾花,这与无用王口中所说的神人相差太多了。

    无用王似乎看出了凡川的疑惑,便接着出声道:“凡川仙人,你不信吗?”

    凡川尴尬的回声道:“我只是好奇,神人为何要这么对你们?你说他们不分青红皂白,歪曲事实,这又作何解释?”

    “他们……”

    “好了,凌柔,我来说吧。”冥王介谛突然插话道,接着便看向了凡川,摆出了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淡淡的出声道:“凡川,你听说过神怜世人之说吗?”

    “神怜世人?没……没有听说过。”凡川的思绪在飞速的旋转,但对于冥王介谛的传闻却是感到十分的好奇。

    也许从心底来讲,凡川始终都想要认为冥王介谛是一个“好人”。

    冥王介谛苦笑了一声,接着出声道:“在很久很久以前,神界初生混沌,便号召着怜爱整个诸天万界里的所有生灵,自然也要维护好诸天万界里的所有秩序,可以说,在这诸天万界之内,神就是最高统治者,然而,时间久了,神人就开始变得徒有其表,里外生异,他们不再是混沌最初的那个神的存在,而是学会了掌控之力,想要牢牢的捆住主宰之名。”

    说到这里,冥王介谛自顾自的叹息了一声,接着出声道:“当然,我也不例外,只不过我的初衷从未变过,尽管对于掌控主宰是有多么的向往,但后来,神界里的气氛变得越来越诡异,人心不一,我再也承受不了了,便尊崇神界的初心,想要怜爱诸天万界里的所有生灵,包括亡灵和游魂,虽然他们不再是活生生的灵体,但他们自始至终都是灵体,哪怕失去了真身,但灵魂依旧在!”

    说到这里,冥王介谛略显激动道:“当时根本没有冥界,那些亡灵和游魂就只能游荡在诸天万界之内,无家可归,我于是擅自打通了天河之界,从而开辟了新的一界,连接着神界,成相辅相成之势,这,就是冥界的由来。”

    凡川顿时恍然大悟,对于冥王介谛的抵触感瞬间消减了太多太多,因为从冥王介谛的神情之中,凡川可以断定,冥王介谛所说的话,全部都是真话,没有一点点的弄虚作假。

    “创建冥界!那这是好事啊!可神界为何会袭击冥界呢?”凡川赶紧发问道。

    冥王介谛再次苦笑了一声道:“因为他们不再是神,最起码,他们不再是混沌初开之时的神,他们被掌控主宰的**冲昏了头脑,便以为我创建冥界是为了争夺主宰之位,便以为我是在另辟捷径的靠近主宰之位,所以在他们的眼中,冥界绝对不可以生存下来!”

    “那听你这么说,这其中该是一个误会啊!为什么不解释清楚呢?”凡川震惊的出声道。

    冥王介谛则是自嘲的笑道:“你觉得能解释清楚吗?”

    “那倒也是……”凡川暗暗的点了点头,继而疑惑着试探性的发问道:“但是,你创建了冥界,真的就没有想要掌控主宰的想法吗?”

    “呵呵……”冥王介谛再次自嘲的笑道:“你觉得我是真傻还是假傻?我如果想要借用冥界从而掌控主宰,那你觉得如今诸天万界内还会有冥界吗?还会有我吗?”

    “这么说,你建立冥界只是为了收留那些亡灵和游魂?你知道,仅仅这一个理由来说,我不会怎么相信。”凡川如实的出声道。

    冥王介谛撅了噘嘴道:“是啊,不仅仅这一个理由,还有一个理由,我厌烦神界里的气氛了!”

    凡川眉头紧皱,视线中扫过一丝锋芒,加紧追问道:“不,你更需要一个可以说服我的理由。”

    “恩?”冥王介谛同样皱着眉头紧盯着凡川。

    两个人就这样相互紧盯了片刻,仿佛彼此在用眼神交流,且在这眼神之中包含着太多的不可思议。

    终于,最后还是冥王介谛妥协了,只见其突然泄了气,再次叹息了一声,感慨的出声道:“是啊,凡川,你不仅胆识过人,你还很聪明,我很欣赏你。”

    话音落,没等凡川回话,冥王介谛自顾自的接着出声道:“还有一个理由,我想要坐山观虎斗……”

    凡川笑了笑,点着头道:“我想,这是你认为最重要的理由吧?先将自己撇出神界,让他人以为你对于掌控主宰完全没有兴趣,然后等神界自相争斗到疲惫,你再趁虚而入,不费吹灰之力,拔得头筹!果然是一个妙计。”

    “我……”

    “只不过你没有想到,你刚刚创建了冥界,他们就调转锋芒,先行解决了你,让你从此断了对掌控主宰的念想,对吧?”凡川打断道。

    “我……”

    “只是!他们对你出手,并没有正大光明的理由,所以他们不会彻底的杀了你,只是将你禁锢起来,从而更不让冥界发展起来,对吗?”凡川再次打断道。

    “呵呵……”冥王介谛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说过你很聪明。”

    凡川的推理得到了认可,也让凡川的恍然大悟得到了最好的印证,只不过对于这前因后果而言,凡川并不想说太多,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权力的**所致,说出来,显得多么可悲,即使是神,也不例外。

    与冥王介谛一样,凡川也自顾自的叹息了一声,继而感慨的出声道:“其实,这也怪你自己,你如果没有对掌控主宰的**的话,你也不会落得今天这般田地,不是吗?”

    听到凡川的这番话,冥王介谛并没有回答凡川,而是自顾自的苦笑了一番。

    但从冥王介谛的这番苦笑之中,凡川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于是接着出声道:“既然如此,你的仇恨,从何讲来?你只不过是给自己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罢了!”

    然而凡川的这句话刚刚落地,一旁的无用王却插话道:“凡川仙人,你这么说就错了!我们冥王大人起初是有那么想过,但是后来随着冥界的建立之后,冥王大人一心只想保护我们,没有任何争权的心思!”

    凡川想了想,继而回声道:“这么说,是神界冤枉了你们?”……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