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二章:介谛之变
    “杂鱼们!全都去死吧!”

    冥王介谛嘶吼着,紧接着,身躯猛然间坠落,狠狠的砸落在了巨石之上,而其腰间飞速旋转的方天画戟也随着同时砸落,然而旋转的方天画戟所带出来的道道大范围的黑烟,则狠狠的击中在了凡川和琼姬以及苏卿的身上。

    “砰砰砰……”

    连着三声低沉的响声传来,凡川和琼姬以及苏卿,三人同时被横扫了出去,索性并没有跌落进万丈熔岩流内,而是戏剧性的被打回到了岸上,不再纠缠于巨石之上。

    紧接着“噗噗噗”又三声低沉的响声传来,那是凡川三人相继吐血的声响。

    冥王介谛乘胜追击,根本不给凡川三人喘息的机会,只见其再次一跃飞起,同样来到了岸上,远离了三条铁链困住的岌岌可危的巨石。

    冥王介谛的目标很准确,直接走向了凡川。

    此时凡川正瘫坐在满是沙石的地面上,体内阵阵的翻江倒海,仙气在无节奏的溃散,刚刚冥王介谛的那一击明显带给了凡川重伤的结果。

    “凡……凡川!”不远处的苏卿在艰难的出声吼叫着,同时趴在地面上对着凡川挥手示意担忧。

    而琼姬则是同样瘫坐在地,鲜血早已染透了其的淡青色长衣,气喘吁吁之下,对于凡川的安危同样感到担忧。

    “呵呵……”

    冥王介谛冷笑着,一步一步靠近着凡川,此时其没有瞳孔的双眼内,竟然闪现出来了些许的惨白,而其手中的那把方天画戟,虽然已经没了三头怪蛇的攀附,但不停汹涌着的黑烟依然震慑人心。

    凡川在这一刻终于感受到了由衷的无奈和无助,但并没有多少对于生命的留恋,本想站起身再与冥王介谛对峙,可当身体刚刚发力,却传来了一股刺痛的感觉,仿佛体内有万千只蚂蚁在撕咬一般,其实凡川不知道的是,那种痛感乃是来自冥气的侵扰。

    身体全然站不起来,与此同时,更有一股想要吐血的冲动,却被凡川给硬生生的忍住了。

    而且还有一个怪异的情况,不免让凡川有些担忧,那便是在散着金芒的手间,会不时的隐现出黑色的星星点点,凡川搞不清状况,但每一次星星点点的出现,必将带来刺骨的疼痛。

    而此时已经靠近了凡川的冥王介谛似乎也察觉到了凡川在疑惑手间的黑点,于是便出声道:“不用猜了,那是冥毒,除了本尊,没人能救你。”

    “什么?你……咳咳……”剧烈的咳嗽带给了凡川嘴角血迹的蔓延,愤怒之下,凡川忍不住看了看不远处的琼姬和苏卿,神情之中尽是担忧。

    冥王介谛似乎也读懂了凡川的意思,接着出声道:“也不用看了,她们两个也同样中毒了。”

    “咳咳……没想到你一界冥王,竟惯用这般下三滥的手段,先前真是高看了你!”凡川气急败坏道。

    “用不着你高看本尊,本尊不需要任何人高看。”冥王介谛说着话,再次挥舞起了手中的方天画戟,直指着凡川,继而冷声道:“永别吧,凡川。”

    凡川这一刻不知是怎么,突然又害怕死亡了,只见凡川忽的抬起手,对着冥王介谛出声道:“且慢!”

    “怎么?呵呵,想要改变主意了?”冥王介谛嘲笑着出声道。

    凡川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不,我死可以,我只是想要在临死前求你一件事!咳咳……”

    “求我?本尊凭什么答应你呢?”冥王介谛继续嘲笑道。

    凡川第一次感到了由衷的无力感,以及完整的挫败感,于是苦笑着出声道:“你身为一界冥王,能不能放了她们?她们只是女人……”

    “呵呵……”冥王介谛忽而冷笑了一声,继而放声大笑了起来:“哈哈,凡川啊凡川,你真的以为你就是救世主吗?死到临头了还在渡着他人生还?我呸!本尊最看不惯你这种假惺惺的人!”

    凡川无力的回声道:“随你怎么说吧,我只是求你放了她们,我死,无所谓。”

    “那本尊要是不放呢?”

    “我求你……”

    “你求我也没有用!你知道吗?这个诸天万界里!从来没有仁慈!从来没有!你懂吗?你不可能说服本尊,不可能!”冥王介谛却突然不知为何大声吼叫了起来,情绪显然很激动。

    凡川看到冥王介谛的样子,一头雾水,但隐约间还是感觉到了冥王介谛的不服气,以及略显扭曲的心理,于是凡川接着出声道:“你真是走火入魔了!这个诸天万界里怎么可能没有仁慈呢?我不说远的,就近而言,我差点死在了无冕王的手里,只是我师尊挺身护我,结果却惨遭殒命!”

    “你师尊?可笑!”冥王介谛竟有些自嘲的意味道:“那是因为你是仙界君主,所以才会对你施加恩情,想让你日后多加关照,你懂吗?那不是仁慈!这个诸天万界里从来没有仁慈!”

    凡川知道如今跟冥王介谛谈论这个肯定谈不通,说不好还会激怒对方,于是便斗转着话题出声道:“我知道你身为神人的时候遭遇到了不公平的对待,但是,你不能否定这个诸天万界内再也没有仁慈,你心里明明知道还有仁慈,你只是不愿意相信罢了!”

    “放屁!你不要在本尊面前自以为是,本尊说过了,这个诸天万界内没有仁慈,那就是没有仁慈!”冥王介谛说着说着,声音突然低了下来,仿佛回想起了一段痛苦的往事一样。

    凡川感受着冥王介谛的情绪波动,竟不知觉有些窥测一二的感受,于是连忙出声道:“你只是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你既然做过神,那么你内心定然有着最美好的初衷,我知道你沦落为冥界之王,也是身不由己!”

    凡川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说,仿佛像是在劝阻一个自己的老友一般,但对方分明就是马上要杀了自己的人,凡川也有些搞不懂自己为何会这样开口,同样的费解,同样放置在了冥王介谛的身上。

    “你知道?呵呵……”冥王介谛冷笑了一声道:“你知道什么?你根本不知道!别在本尊面前自以为是的猜测!你根本不可能看透本尊!还有,本尊警告你,冥界不是你想象中的万恶之地!冥界与神界一样,没有什么区别!本尊创立冥界,是为了收留亡灵和游魂,这有什么错?你告诉我!本尊有什么错?”

    凡川知道,眼下只能顺着对方,于是便连忙回声道:“是是是,我刚刚用词不当,我只是想说,你拿整个诸天万界作为自己的复仇目标,这样对你自己,乃至对于整个冥界,都将走向万劫不复!”

    “那又如何?”

    “你刚刚自己不是说过了?你说冥界与神界一样,既然一样,那便是为了造福诸天万界的吧?可你又要复仇诸天万界,你这不是自相矛盾吗?你不想冥界被他人看作万恶之地,可你又在做着什么呢?”

    凡川的话顿时让冥王介谛语塞了,只见其瞪大了双眼,紧盯着凡川看了许久,终于,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有瞳孔的双眼中的那一丝丝惨白,也渐渐消隐不见了,与此同时,其手间紧握的方天画戟上的道道黑烟,也不像先前那般汹涌了。

    凡川见状,顿时生喜,感觉自己找对了方向,于是便接着出声道:“你想啊!你如果真的向诸天万界实行复仇计划了,结果会是怎样?一来你根本没有这个能力统治整个诸天万界,最终定将失败,二来冥界的声誉可就真的因为你的冲动而走向灭亡了!”

    “本尊用不着你来教我!闭嘴!”冥王介谛忽而发怒道。

    但凡川并不畏缩,反而是借着这个契机加紧把握话语权,于是便继续出声道:“我不是在教你,我只是就事论事,实不相瞒,你给我的感觉并不是大恶,我能感受到你内心深处的美好,既然如此,你何不放下仇恨呢?让诸天万界之人都看到冥界的美好呢?”

    听到凡川的这番话,冥王介谛竟然自嘲的冷笑了一声,继而叹息了一声,接着竟放下了手中的方天画戟,身子有些瘫软的晃动着。

    “冥界的美好?哪里还有冥界的美好?本尊不妨告诉你,冥界以前是多么多么的美,如今……呵呵,暗无天日。”冥王介谛的语气中多了些感伤,与刚刚凶神恶煞的冥王介谛完全不同。

    凡川听着冥王介谛的话,深思着其中的意味,继而试探性的出声道:“怎么?听你这话,冥界原本不是这样的?既然如此!你更应该放下仇恨,重新让冥界美好起来啊!”

    “凡川!你够了!不要再为难我们冥王大人了!”

    就在此时,一声略带刺意的声音从远处飘来,凡川识得这声音,该是先前离开的无用王的声音,这让凡川顿时有些诧异。

    果然,随着声音的落下,只见一道黑影快速闪现,无用王的身影便再次出现在了凡川和冥王介谛的身前,而且陪在其身旁的还有北语。

    无用王出现之后,先是对着冥王介谛进行了跪拜之礼,随后便怒视着凡川,像是有着诸多的气话想要说出口,而且其此时的状态与先前的妩媚样子完全判若两人。

    而在其一旁的樱白则是看了凡川一眼之后,转身跑向了琼姬和苏卿。

    冥王介谛看到无用王的再次出现,并没有感到多惊讶,反而是放下了冥王的身架,自嘲着冷笑道:“怎么?你一直没离开,对吧?”

    “回冥王大人,是的,属下担心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