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一章:生死一线
    凡川毫不犹豫,挥舞着带有裂痕的赤邪剑,冲将了过去。

    “砰啪砰啪”的响声不断,战势愈演愈烈,而两人脚下的巨石,也因此在不停的摇晃,看起来好像随时都有坠落的可能。

    尽管凡川周身的仙气再汹涌,可面对着冥王介谛的黑烟之时,还是显得有些力不从心,节节败退。

    就在这危难当头,凡川不断的闪身躲移,冥王介谛的攻势则是越来越凌厉,终于,凡川再一次被锁定了空间,压迫到了巨石的边缘。

    冥王介谛挥舞起了手中的方天画戟,戟刃直指着凡川的胸膛,而凡川则是跌坐在巨石上,无处可逃。

    这一幕看起来很熟悉,凡川曾在以往手刃过诸多敌人或仇人,都会出现这一幕,然而,今日的惨状,却是凡川被他人手刃。

    “怎么样?认输吗?本尊说过了,就算你再有本事,也不是本尊的对手。”冥王介谛说着话,鹰勾的鼻尖动了动。

    凡川冷笑了一声道:“生死随你,要杀要剐,别磨磨唧唧。”

    冥王介谛却将手中的方天画戟微微向后收回了一些,皱了皱眉道:“可惜本尊暂时还不想杀你。”

    “呵呵……”凡川冷笑了一声。

    冥王介谛却是再三打量了凡川一番,紧接着出声道:“要不这样吧?本尊有个想法,今日本尊饶你不死,日后你跟着本尊去扫平诸天万界,如何?本尊挺欣赏你。”

    “呵呵……”凡川忍不住冷笑道:“你觉得可能吗?”

    “恩?怎么不可能?”冥王介谛却是一脸认真的样子。

    然而凡川此时却注意到了身后的那条捆住巨石的铁链,一个大胆的想法涌现在了凡川的脑海中。

    “本尊觉得很有可能啊?要不要你再想想?”冥王介谛似乎并没有察觉到凡川的心思。

    凡川则是继续冷笑着回声道:“不可能!”

    说话间,凡川却是紧握住手中的赤邪剑。

    等到冥王介谛再次开口劝解之时,凡川突然跃起身,趁着冥王介谛来不及做出反应,凡川转身起剑,赤邪剑散出强劲的仙气金芒,一剑横扫,瞬间斩在了那条厚重的铁链上。

    “蹭!”

    “砰!”

    接连两个声响传来,先是剑刃紧密的划动声响,接着便是铁链瞬间绷断的声响。

    凡川的这一奇招,彻底的出乎了冥王介谛的预料,然而铁链的绷断,便导致了巨石的大幅度倾斜。

    “轰轰隆隆”的声响传来,巨石上的沙石尽数向着下面熔岩流掉落而去,而凡川则是趁机逃脱,闪身来到了冥王介谛的身后。

    起初凡川只是想着脱身,而且以为这对于冥王介谛而言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而冥王介谛定然会及时察觉,从而闪身躲开。

    可接下来冥王介谛的样子却让凡川很是诧异。

    只见冥王介谛竟然不为所动,任凭巨石向下倾斜,任凭自己的身躯向下歪去,只不过在临要摔倒之时,冥王介谛用手中的方天画戟插入进了巨石之内,支撑住了自己倾斜的身躯。

    空气再次凝结,凡川闻到了一股诡异的气息。

    尴尬的宁静,片刻之后,只见冥王介谛缓缓的转过头,看着凡川,只不过此时其的脸色变得很阴沉,很恐怖。

    “本尊给你机会,你不要,反倒想要陷害本尊,呵呵,本尊也看透了,接下来不会再刻意让着你,跟你兜圈子了,你们这些仙人,全都要死!”冥王介谛用着冷冷的语气一字一句说着,期间,抽出了方天画戟,向着凡川步步紧逼而来。

    凡川深刻的知道,眼下的冥王介谛是真的动怒了,先前也许还有一丝不知情的退让,但眼下的冥王介谛杀气极其之重,周身的黑烟在肆无忌惮的涌散着,同时卷起巨石上的沙石,飞旋在其的周身两侧。

    “凡川!小心!”

    “少君!小心!”

    隔岸相望的苏卿和琼姬似乎也感受到了冥王介谛此时的不一样,不仅大声呼喊着,可此时凡川根本无心去听苏卿和琼姬呼喊了什么,因为在凡川的耳中,只听到了自己急切的心跳声,以及急促的呼吸声。

    面对着气势如此强大的冥王介谛,凡川顿时失去了自信,不禁的看了看手间有着裂痕的赤邪剑,再看看冥王介谛手间锋利的方天画戟,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

    可事已至此,凡川只能硬着头皮上,因为当凡川转身看到苏卿和琼姬担忧的样子之时,也已深知自己根本没有退路可言。

    “唰!”

    忽的只听一道破空之声传来,再看冥王介谛的身影突然消失,等再次现身之时,其手间的方天画戟已然挥舞到了凡川的头顶。

    凡川立即便感受到了压迫力,于是便惯性的举起手中的赤邪剑,想要挡住方天画戟的力道。

    “砰!”

    一声震响传来,方天画戟的戟刃准确无误的劈斩到了赤邪剑的剑刃上,接着又是清脆的一声“叮”的声响,赤邪剑飞快的脱离了凡川的手掌,直接掉落进了熔炼流下。

    而凡川紧握赤邪剑的手,也因为赤邪剑的飞走,以及方天画戟的压迫之力,震慑的反噬之力致使凡川的虎口之处破裂,流血。

    然而凡川惊恐的并不在于自己的手掌流血,而是惊恐赤邪剑就这样飞进了熔岩流内,想要再取回来,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了。

    然而冥王介谛完全没有给凡川忧虑的时间,随着赤邪剑的飞走,方天画戟顿时再次挥舞扬起,带着无匹的黑烟,再一次向着凡川劈斩而来。

    这一次,凡川再也没有任何武器护身,只好想着办法闪躲,可眼前所有的路线全被冥王介谛给封死了,想要安然的通过,那是绝无可能的,而想要逃过此劫,只有一条路,那便是凡川身后的那条悬着的厚重铁链。

    根本没时间考虑,当方天画戟距离凡川的头顶仅有一个手掌的距离之时,凡川突然抽身向后撤去,闪身挪移到了铁链之上,只不过由于紧张,凡川一脚没有站稳,身体侧滑,竟凌空摔了下去,所幸凡川及时伸出双手抓紧了铁链,这才躲过了跌入熔岩流之中。

    此时的凡川看起来有些滑稽,身为仙界一代仙君,竟被一位冥王逼得悬挂在了铁链之上。

    当看到凡川悬挂在了厚重的铁链之上时,冥王介谛继而冷笑了一声,接着只见其再次举起手中的方天画戟,操控着戟刃轻轻碰了碰悬挂的铁链。

    继而示意凡川出声道:“本尊只需轻轻斩断这铁链,你就会掉进这万丈熔岩流之内!与刚刚那两条畜生一样,化为灰烬!”

    凡川依然坚持着冷笑道:“我就算化为灰烬,你也定将万劫不复!”

    “很好,本尊成全你!”

    话音落,只见冥王介谛即刻挥舞起手中的方天画戟,正对准着那条悬挂着凡川的厚重铁链。

    凡川这一刻的心情很复杂,明知接下来可能真的就会灰飞烟灭了,但仍有些逞强和倔强,然而内心还有一种落寞,是对于尘世的留恋。

    带着这种留恋,凡川以着最后一眼的初衷,看向了不远处隔岸相望的琼姬和苏卿,想要来一个猝不及防的告别。

    可当凡川的目光看过去之后,却惊讶的发觉到,哪里还有琼姬和苏卿的身影,只有空荡荡的一片。

    正在凡川感觉十分诧异的同时,突然,只听两声熟悉的声音,从冥王介谛身后的黑烟之中传来了过来。

    “看这里!”

    “凡川,快走开!”

    果然,只见琼姬和苏卿竟不知何时冲将了过来,试图解救凡川,其两人突破了冥王介谛周身的黑烟,正分立两侧围绕住了冥王介谛。

    再看琼姬和苏卿两人的手间充斥着仙气,与冥王介谛周身的黑烟刚好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冥王介谛在看到琼姬和苏卿前来阻拦之后,显得异常的愤怒,接着只见冥王介谛突然仰天嘶吼了一声,接着猛然重踩了一下脚下的巨石,巨石因此摇晃了起来,紧接着,冥王介谛便飞身先行向着琼姬袭来。

    苏卿见状,便一个闪身来到了琼姬的身前,试图帮衬着琼姬抵挡住冥王介谛的攻势。

    凡川见状,连忙大喊道:“小心!”

    因为凡川知道冥王介谛此时的能力,绝不是一个琼姬和一个苏卿可以挡得住的。

    但趁此机会,凡川连忙闪身挪移,脱离了铁链,再次站在了巨石之上,毫不停留,便向着冥王介谛的后背袭击而去。

    三人的围拢,刚好将冥王介谛夹击在了中间。

    而且三人似是有意而为之,同时也会意眼下的优势稍纵即逝,于是不仅没有退缩,反而是加进攻击。

    顿时,道道仙气和道道冥气相互交织在了一起,漫天的沙石飞起,由于压力过大,唯剩下的三条铁链在来回大幅度的摆动,致使巨石也跟着摆动了起来,感觉上看,随时都有可能崩塌。

    但几人早已不得已沉浸在了争斗之中,完全没有在意巨石的危险。

    左右开弓明显牵制住了冥王介谛,但冥王介谛并没有因此受到伤害,随着时间的流逝,冥王介谛似乎有些不耐烦了起来,接着只见其找到了一个空档,突然飞身跃起,同时将手中的方天画戟横挎在了腰间,接着惊魂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那方天画戟在冥王介谛的腰间竟然自主的旋转了起来,以冥王介谛为中心,开始飞速的旋转了起来,而且与此同时,道道浓厚的黑烟大量的涌现,顿时淹没了凡川三人的头顶上方……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