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九章:方天画戟
    但见那怪异的方天画戟上缘,悬挂着一颗小型的骷髅人头,随着戟身动而动,而戟刃极其锋利,反射闪现出刺眼的亮光,再看方天画戟的戟柄,黝黑的墨色上攀附着一条雕刻而上的三头怪蛇,活灵活现。

    然而最令凡川感到压力的,还是戟刃上方盘旋的道道黑烟,那黑烟所带来的压力让凡川甚至有些喘不过气,那道道黑烟与先前无冕王和无用王身上的也有所不同,好像隐约间就有本质上的区别。

    毕竟无冕王和无用王身上的黑烟未曾带给凡川喘不过气般的压力感。

    凡川有些惊慌,连忙便将琼姬和苏卿让到了自己的身后,然而琼姬和苏卿却坚持要挡在凡川的身前,看来琼姬和苏卿还并不知情凡川此时修为境界的突飞猛涨。

    “琼姐姐,卿儿,你们靠后,我来对付他。”凡川冷静道。

    苏卿率先生气的回声道:“你不过刚刚步入隐仙之境,怎能比得过我们?识趣点,我跟东仙尊来对付他!”

    “是啊!少君,你不可鲁莽,这冥王先前未曾拥有真身之时,就已拥有强大的能力,如今有了真身,恐怕……”琼姬没有再说下去,但凡川明白她想要说什么。

    但眼下情况紧急,凡川也来不及多做解释,便对着琼姬和苏卿笑了笑道:“我不会鲁莽行事,放心吧,还有,我如今的修为境界可要比你俩高上很多,你们但且看着吧!”

    话音落,凡川来不及听琼姬和苏卿的答复,而是手持着赤邪剑,率先向着冥王介谛冲将了过去。

    “小心!”

    “凡川,你……”

    琼姬和苏卿的声音早已没落在了凡川的身后,此刻凡川的意识中,只有战胜冥王介谛,别无他法,尽管凡川自认没有多大的信心。

    然而凡川的主动出击还是令冥王介谛感到有些诧异,只见此时的冥王介谛挥舞着手中的方天画戟,皱着眉头紧盯着凡川,眼神中多出了一些意味。

    终于,赤邪剑和方天画戟第一次交锋到了。

    只听“砰”的清脆响声炸裂在了这阴沉的空气中,顿时一道金芒和一道黑烟相互缠绕,地面上的沙石早已被强大的力量给带飞,紧接着又瞬间粉碎,看得见的灰尘弥漫在了每一个角落。

    再看凡川的身躯,由于方天画戟的阻拦,终于还是倒退了数步,没能冲进冥王介谛的致命范围。

    而冥王介谛却同样向后倒退了起来,似乎是因为赤邪剑的压力所致,只不过冥王介谛不像凡川那样倒退了数步,仅仅只是象征性的挪动了一下身体,但就是因为这仅仅的挪动,却出乎了冥王介谛的意料。

    更出乎了不远处琼姬和苏卿的意料,只见琼姬和苏卿二人不住的张着嘴,瞪大了眼睛,仿佛眼前的凡川根本不是凡川。

    “你……怎么可能?”冥王介谛站稳了身躯之后,凝视着凡川出声道。

    凡川冷哼了一声道:“怎么?有何见教?”

    这一击,也给了凡川足够的信心,让凡川在本质上以为,冥王介谛其实并没有那么可怕,同时,凡川也为自己的修为境界所带来的能力,而感到震惊。

    冥王介谛皱着眉头道:“你现在的能力可比之前在魔界之时强了太多了,能不能告诉本尊是因为什么?”

    凡川继续冷笑道:“告诉你怎样?不告诉你又怎样?反正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肯定你死,这个毋庸置疑,本尊只是好奇你能力的突飞猛涨。”冥王介谛自信的回声道。

    “话别说的太满,小心闪了舌头。”凡川不再畏缩,而是奋力的进击。

    冥王介谛顿时也认真了起来,先前的自傲心态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隐约间,其已经将凡川当做了一个劲敌。

    赤邪剑和方天画戟再一次交锋,道道金芒和黑烟的相互交错,带来了漫天的压力,甚至于地底之下的熔岩流都因此被搅动,时而浮现出沸腾之状。

    然而局势的倾斜很快便显而易见,凡川一路都在向后倒退,赤邪剑更是在方天画戟的打压之下,无法施展出最强的能力,冥王介谛则显得很轻松,只不过其当下的神态很严肃,完全没有先前的浮躁之样。

    凡川终于还是感受到了艰难,体内的仙气虽然在源源不断的输送,可无奈在面对冥王介谛手间的黑烟之时,仙气反倒完全被吞噬,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再这般继续下去,凡川必败。

    眼看就要退到琼姬和苏卿的身边了,凡川急中生智,开始刻意的假装闪身,时而瞬移到冥王介谛的身后,时而出现在冥王介谛的左侧和右侧,然而凡川却不能直截了当的闪躲开来,毕竟琼姬和苏卿所在的位置对于冥王介谛来说,简直是触手可得。

    然而冥王介谛却像是很有耐心一般,就是不上钩,坚决不反向攻击,由此一来,凡川的计划算是落空了。

    无奈之下,凡川只好腾空对着琼姬和苏卿大喊道:“赶紧退后!”

    琼姬和苏卿却急切的想要冲上来,完全没有退后的意思。

    凡川生气了,红着双眼,对着琼姬和苏卿怒吼道:“退后!”

    看到凡川如此模样,琼姬和苏卿终于开始试着向后退去,可就在此时,冥王介谛却突然腾出来了一只手,猛然间向着琼姬和苏卿伸去。

    “谁也走不了。”

    冥王介谛淡淡的说着,随即只见其的那一只手突然间变得很长很长,甚至比他另一只手中紧握着的方天画戟还要长上很多倍。

    加长的手不仅长度惊人,而且范围也变大了,几乎可以轻而易举的捏死一个人。

    就这样,琼姬和苏卿便被冥王介谛的另一只手给拉了回来,再次回到了原位置,距离凡川仅仅几步之遥。

    然而就是在冥王介谛专注去抓回琼姬和苏卿的时候,凡川趁机突然跳跃起身,悬浮在了半空中,高于冥王介谛的头顶之上。

    凡川接着咬紧牙,手中的赤邪剑闪现出了刺眼的金芒,紧接着便刺向了冥王介谛的脑袋。

    凡川想要一击致命,然而想象很美满,现实却很骨感。

    当赤邪剑带着无匹的战意就要接触到冥王介谛的脑袋之时,冥王介谛却在这一刻有所发觉,继而猛地闪身,同时将那只大手中的琼姬和苏卿扔向了一边,致使琼姬和苏卿狠狠的砸落在了布满沙石的地面上。

    然而尽管冥王介谛闪躲的很快,没有被凡川给刺中脑袋,但凡川这一击倾注了诸多仙气,早已锁定了冥王介谛四周一丈之内的距离,也就是说,如果冥王介谛的闪躲没有逃出一丈之内,那么同样会被赤邪剑斩首。

    可冥王介谛的意识感太强了,似乎早已看破了凡川的伎俩,不顾一切扔掉了抓住的琼姬和苏卿,抽身闪躲而去,至此与凡川拉开了很长的一段距离。

    只不过尽管冥王介谛躲闪的再快,终究还是吃到了一点点的亏,只见其的白色长发,被凡川的赤邪剑给整整齐齐的斩断了一截,散落在了沙石中。

    站稳了脚步之后,凡川连忙闪身来到了琼姬和苏卿的身边,挨个将其搀扶起来。

    “怎么样?琼姐姐,卿儿,你们没事儿吧?”凡川担忧的出声道,因为凡川刚刚注意到了,琼姬和苏卿落地砸的很重。

    可琼姬和苏卿两人仅仅只是拍打掉了身上的灰尘,摇了摇头,齐声道:“没事……”

    “我看你们摔的很……”

    “凡川!你的修为境界突破了?”

    “是啊!少君,看你操控仙气如此轻松,你该不会已经步入了净仙之境了吧?”

    凡川的担忧被琼姬和苏卿两人的好奇之心给打断了。

    凡川只是点了点头,毕竟眼下不是谈论这个的时候,于是便回声道:“你们自己小心点!”

    说完,凡川便起身走向了冥王介谛。

    而此时的冥王介谛正惊讶的抚摸着自己的白色长发,眼神中多了一些诧异。

    在看到凡川稳步靠近而来,冥王介谛明显与先前截然不同了,只见其皱着眉出声道:“你到底经历了什么?短短数日,你怎么可能会有如此修为?”

    凡川则是冷笑了一声道:“怎么?你能重生,我就不能修炼吗?”

    “不!”冥王介谛肯定道:“你绝非是修炼而成,你一定是有外界的因素,不然不可能会如此之快!”

    “你怕了?呵呵……”凡川冷笑。

    冥王介谛则是轻哼了一声,继而回声道:“本尊会怕?开什么玩笑!不如这样吧……”

    说着话,只见冥王介谛指了指不远处熔岩流之上,被四条厚重的铁链捆住的巨石,接着出声道:“我们二人就去那上面比试,谁输了,就跳下那万丈熔岩流,如何?”

    凡川冷哼了一声道:“去就去,你觉得我会害怕吗?”

    “呵呵,不怕最好。”

    接着,只见冥王介谛率先闪身去到了那铁链捆住的巨石之上,凡川紧跟着也来到了巨石之上。

    站在巨石之上,冥王介谛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只不过凡川却有一种清晰的感受,那便是双脚如同踩在了烈火之上,着实煎熬。

    冥王介谛似乎也察觉到了凡川双脚上的不适,于是便出声道:“你不妨先用你身上的仙气护住身体,不然,别说本尊故意欺负你。”

    “呵呵……”

    凡川只是冷笑,但终究还是抽出仙气护住了身体,隔绝了外界的温度。

    而此时,只听“唰”的一声破空之声传来,只见冥王介谛紧握的方天画戟,从上而下,直直的指到了凡川的眼前……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