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八章 故事之谜
    “滚!我没有心思陪你在这里说话,动手吧!”凡川怒声道。

    冥王介谛却伸出手指,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继而出声道:“且慢,你难道不想本尊放了这两个楚楚可怜的美人儿吗?”

    凡川最讨厌别人拿自己亲近的人来做要挟,于是便咬着牙,痛恨的出声道:“你到底要怎样?”

    冥王介谛笑了笑道:“很简单,如果你愿意听本尊说一段故事,本尊就会先放了她们,如何?这买卖划得来!”

    凡川紧皱着眉头道:“你想搞什么花样?”

    “哎呀,你戒备心太强了,本尊说了,只需你听完本尊说的一段故事,本尊就事先放了她们,如何?”冥王介谛面不改色的出声道。

    凡川随即看了一眼琼姬和苏卿,只见其两人的脸色也略显苍白,精神显得很是萎靡,凡川不由得心疼。

    “好,我答应你。”凡川终于还是选择了妥协,毕竟凡川不想琼姬和苏卿一直被关在牢笼中,自己于心不忍。

    接着,凡川又出声道:“你说过了,我答应你了,你先放了她们!”

    冥王介谛点了点头道:“自然,本尊说到做到。”

    话音落,只见冥王介谛转身,对着琼姬和苏卿所在的牢笼打了一个响指,只听“啪”的一声,那牢笼竟然就自己打开了。

    琼姬和苏卿连忙各自搀扶着彼此,快步的走到了凡川的身边。

    见到冥王介谛真的兑现了诺言,凡川还是倍感惊讶,这好像与自己想象中的险境有些不同,但虽有这种疑虑,凡川还是为琼姬和苏卿的自由感到欣慰。

    “琼姐姐,卿儿,没事吧?”凡川关心道。

    “恩,没事……”两个人齐声点了点头道。

    这时,对立而站的冥王介谛便出声道:“凡川,怎么样?本尊兑现了诺言,接下来,你该兑现你的诺言了。”

    “好,你说吧。”凡川坦然道。

    只见冥王介谛先是默然的点了点头,接着却发声问道:“凡川,本尊问你,若是有人看你不惯,就要对你赶尽杀绝,你会怎么做?”

    凡川疑惑道:“那就要看对方为何看我不惯?”

    冥王介谛皱了皱眉道:“比如,你比他们能力强,权势比他们大,他们出于嫉妒之心,就要对你痛下杀手。”

    “出于嫉妒?”凡川楞了一下,继而坚定的出声道:“那我肯定会反击,不能坐以待毙。”

    “好好好!很好!”只见冥王介谛竟拍起了双手,接着笑道:“你说的很对,那要怎么反击呢?”

    凡川沉思了一瞬,回声道:“只是自保,不能越界杀人。”

    “自保?呵呵……”冥王介谛却冷笑道:“可若是对方以为你的自保其实是害怕他们呢?”

    “这个……”凡川一时间难以回答,尴尬的回声道:“这个我没经历过。”

    冥王介谛并不动怒,反而是耐心的解释道:“所以,只有你强有力的反击,杀了他们,你才能真正的活下来!”

    “杀了……不至于吧?”凡川皱眉道。

    “不至于?可笑……”冥王介谛冷声道:“他们已经杀了你一次了,你难道还要只是自保?”

    听到冥王介谛这么说,凡川突然像是想起来了什么继而双眼惊恐的盯着眼前的冥王介谛,试探出声道:“你该不会是说的你自己吧?”

    冥王介谛明显也楞了一下,白色的长发无风自动起来,继而放声大笑道:“哈哈哈,你倒是不傻。”

    凡川惊讶,回味着刚刚的对话,继而面色凝重的质问道:“这难道就是你袭击妖界,乃至接下来袭击诸天万界的理由?”

    “当然!”冥王介谛倒是毫不掩饰的回声道:“妖界只是本尊拿来塞牙缝的,本尊的最终目标,是在神界!”

    听到对方说起妖界之事,凡川便恨不打一处来,继而怒视着冥王介谛出声道:“你已经走火入魔了!妖界多少的无辜惨死在你手里,你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冥王介谛却冷笑道:“好下场?我呸!本尊先前循规蹈矩,结果落了个什么?真身被焚!封禁万年之久!这算是什么下场?还有比这更坏的下场吗?”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冥王介谛这么说,再想起其先前的话,凡川竟越发的觉得冥王介谛说的有那么些道理,感觉自己快被洗脑了。

    有了这种冲动,凡川连忙扼制自己,不要乱想,只想着妖界的惨剧,以及北语的哭泣,凡川便立即回绝道:“可是你被焚去真身,被封禁万年,那都是你自己的事情,干妖界何事?干魔界何事?干兽族何事?又干仙界何事?”

    凡川说完,还有些庆幸,庆幸冥王介谛没有去祸害修真界,或者说,对方还没有走到那一步。

    冥王介谛并不动怒,依旧冷声道:“的确如你所说,不干他们的事,但是本尊的怒气,仅一个神界已然压制不住了,你懂吗?”

    凡川则更为冷笑道:“怎么?你觉得凭你一人之力可以对抗的了诸天万界?”

    冥王介谛却笑道:“那有何忧?本尊已经经历过了最坏的结果,就算再来一次,本尊也没什么可怕的!”

    “这么说,你也没有信心对抗整个诸天万界了?”凡川讥笑道。

    冥王介谛却毫不动怒的回声道:“随你怎么嘲讽,本尊临重生之前,已经做好了各种结果的预想,所以说,你的嘲讽对于本尊而言,不痛不痒。”

    凡川则是继续讥笑道:“你这就是在自取灭亡。”

    “那又如何?”

    “为什么?”

    “为了一口气。”

    “一口气值得你赔去刚重生的真身,以及整个冥界吗?”凡川不解,甚至觉得可笑。

    冥王介谛却是信誓旦旦的回声道:“值得,对于本尊来说,一切都值得。”

    凡川沉默了。

    冥王介谛也跟着沉默了。

    两个人似乎都在各自想着什么。

    此时熔岩流的热度已经不像先前那样汹涌,地面上的沙石也不再显得那样发烫,而不远处的昏暗,却还是依旧的昏暗,那只有黑白两色的冥界里,似乎一切都是那样的静悄悄,仿佛与眼下这里一样,却又有着不一样。

    终于,凡川率先打破了异样的安静。

    “好了,你的故事,说完了吗?”凡川冷声问道。

    冥王介谛却是笑了笑道:“本尊说过故事吗?”

    “你难道没说吗?”

    “没说。”

    凡川搔之以鼻,继而不耐烦的出声道:“你到底想要怎样?”

    冥王介谛眯着眼,盯了凡川一眼,让凡川不自觉的感受到了一番阴冷,紧接着,只听冥王介谛出声道:“凡川,我知道,你想阻拦本尊,可是你又没有那个能力,所以说,你不敢动手,只能等待着本尊下达命令,对吧?”

    凡川惊恐,没想到对方竟然能窥测到自己内心的想法,凡川的确如此之想,毕竟对方的能力远在自己之上,凡川不会做无畏的牺牲,但也不能示弱。

    但只是惊恐一瞬,凡川便缓了过来,这种形式的导致,任何人都可以看得出来,谈不上窥测内心,倒是凡川自己有些大惊小怪。

    凡川则是继续一副无关紧要的样子,冷声道:“我等你的命令?可笑,且不说我会阻拦你,就单单妖界诸多无辜性命,还有我师尊言慕岸的仙逝,以及浮仙笙怜的仙逝,我都会算到你的头上,其他的人我不管,诸如魔界和兽族,对我而言,无关紧要,但是我刚刚说的另外三件,我都要从你身上拿回来!”

    “哈哈哈……”冥王介谛却是再次拍起了手掌,笑了很久很久,直到凡川刚想愤怒的出声,冥王介谛这才缓缓的回声道:“你太好笑了,凡川,都什么年头了,你还在为他人卖命?本尊不妨告诉你,如今的动荡不安,你自身都难保,懂吗?”

    “呵呵……”凡川冷笑道:“为了他们而死,我心甘情愿。”

    冥王介谛摆出一副无药可救的样子,叹息了一声,连连摇头道:“哎,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最可悲的是,你竟然还未看透人心,真是可悲啊……”

    就在这时,一旁的苏卿却气汹汹的插话道:“呸,你这个凶神恶煞的大坏蛋!你还配说什么人心?你懂什么叫人心吗?”

    冥王介谛愣了一下,继而看向了苏卿,接着若有所思的出声道:“噢?你这个小姑娘,该不会是凡川的女人吧?”

    冥王介谛的话一出,只见苏卿顿时噎住了,继而只是“呸”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然而就在苏卿和冥王介谛交谈的这一瞬,凡川似乎想起来了什么,便连忙对着冥王介谛出声问道:“你好像还没说,神界的神人到底怎么得罪你了?仅仅只是嫉妒,就会对你赶尽杀绝吗?你知道,这个理由我是不会相信的。”

    凡川想起了神人瑾花,凡川的直觉告诉自己,神人瑾花不是那样的人。

    冥王介谛再次愣了一下,接着出声道:“难道本尊刚刚没有说清楚吗?”

    “出于嫉妒?”凡川讥笑道。

    “恩,是的。”冥王介谛点了点头道。

    “呵呵……”凡川只是冷笑了一声,不再说什么,但表情却很明显的说明了,凡川根本不会相信。

    冥王介谛似乎也看明白了凡川表情中的意思,但其并未作何解释,而是略显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罢了罢了,本尊的故事说完了,也累了,接下来,也该让你们三个仙人尝尝在这炼狱之中的滋味了!”

    话音落,只见冥王介谛突然间抬手,一道黑烟闪过,一把样貌怪异的方天画戟竟赫然出现在了其的手中……

    …………凡川之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