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七章:冥王介谛
    琼姬见状,顿时便着急了起来,只见其不停的摆动着双手,一时间慌了神。

    “少君!少君!笙怜这是怎么了?他怎么会……”

    凡川叹息了一声,继而回声道:“这里是冥界,真身仙逝之后就会消隐……”

    “什么?那……那怎么办?少君,算我求你了,你快帮一下笙怜啊!”

    这是凡川第一次见到琼姬这么慌张。

    凡川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没有办法,琼姐姐,我帮不上忙,只能这样,笙怜兄……不会存在了。”

    “不!不可能!少君,你一定有办法,不是吗?”

    琼姬终于流下了几滴眼泪,这是也凡川第一次见到琼姬哭泣。

    凡川能做到,只有无奈的摇头。

    同在牢笼内的苏卿继而松开了凡川的手,接着拍了拍琼姬的肩膀,安慰出声道:“东仙尊,别……别难过了……”

    然而琼姬已然听不进话,只见其猛然间站起身,怀抱着笙怜仅剩下的半截残躯,无助的撞着眼前的牢笼。

    “放我出去!我要回仙界!我一定能救活他!”琼姬的难过让凡川也为之动容。

    凡川却无能为力,这一刻,凡川也想落泪,一是看到琼姬的样子难过,二是想起了先前言慕岸消隐的情景。

    在琼姬撞击了牢笼几次之后,依然无果,琼姬便消停了一些,但眼角的泪珠还在悬挂,而此时笙怜的残躯已然消隐殆尽,从而化成了一道金芒,消散在了不再能困住他的牢笼之内。

    琼姬一时无神,瘫坐在了牢笼内,泪痕干了。

    凡川想要出声安慰,却不知道说些什么,但想起当初在仙界之时,琼姬表面上对笙怜不理不睬,但其实却是一直放在心里的,只是身为隐仙大人的身份,她不善于表达,但当笙怜真的就这么走了,琼姬的情感这才难以掩饰,凡川理解,且深深的经历过。

    终于,凡川还是觉得说出自己师尊言慕岸的事情,可以暂缓一些琼姬的悲伤。

    “琼姐姐,你听我说……”凡川刻意加重了音调,待琼姬看将过来之时,凡川继续出声道:“其实,我刚刚看到笙怜兄仙逝,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因为就在刚才,在一处洞穴之内,我与冥界枉死界的无冕王动起了手,在我将要因此而亡的时候,我的师尊,言老,却及时的出现了,他救了我,却因此死于非命,残躯消隐……”

    “什么?言……言老也仙逝了?这……凡川,你别难过!”先是苏卿惊恐道。

    琼姬本无神的脸庞也为之动容,只见其叹息了一声,接着出声道:“言老莫非也是偷偷跟来的?”

    “是的。”凡川黯然的点了点头。

    因为琼姬和苏卿,乃至整个仙界之内,都知道凡川和言慕岸的关系,那种不是亲情,胜似亲情的联系,怎么都不会被割断,甚至于,凡川常常自言自语,说起整个仙界内,只有自己师尊言慕岸才是自己最亲近的人,也是让自己最为放松的人。

    所以,当凡川说出言慕岸仙逝一事,琼姬和苏卿还是倍感意外。

    凡川继而出声道:“所以,琼姐姐,我们要想开,不是吗?我们眼下身处在冥界里,一个随时都有危险发生的地界,难道我们还有时间来悲伤吗?”

    琼姬默然的点了点头,哽咽道:“我知道,少君,你说得对,可是我……”

    “我理解,我也明白,可我们是什么?仙人,一个被诸界崇敬的身份,我们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诸天万界吗?若是我们都放弃了,那还有谁来拯救诸天万界呢?”凡川劝慰道。

    没等琼姬回话,凡川接着出声道:“好,我们不说诸天万界,就只说仙界,如果我们在这里自怨自艾了,那么仙界接下来将真的会是一场浩劫,也将会死去更多的仙人,你愿意看到那种情景吗?”

    琼姬摇了摇头道:“我当然不愿意……”

    “那就好,既然不愿意,我们在这里就要鼓足勇气,暂别悲伤,好吗?”凡川像极了一个能说会道的人,只不过只有凡川自己知道,内心所有的悲伤都被封禁在了内心深处,只不过还没有涌出来罢了。

    琼姬沉默了一会儿,终于还是点了点头道:“好,少君,我都听你的,你说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凡川欣慰道:“这才对嘛,好了,接下来交给我。”

    一旁的苏卿连忙出声道:“凡川,你……你有什么对策了吗?千万要小心!”

    凡川假装微笑着点了点头道:“恩,我有对策,你们放心吧,在这里等着,我会尽快救你们出来。”

    显然琼姬和苏卿都相信了凡川所说的话,只不过也许只有凡川自己知道,这一句善意的谎言,包含了多少的期待。

    紧接着,凡川缓缓的站起了身,向着一旁走出了几步,目光看向了不远处四条铁链上的牢笼,此时那牢笼里的黑烟正在奋力的冲撞,与先前的琼姬一般,只不过琼姬没有冲撞开牢笼,然而冥王的黑影却是已经将牢笼的栅栏给撞出了一个空洞的弯度。

    试想用不了多久,冥王的黑影就会彻底的从牢笼中解脱。

    “那刚刚出现的黑影又是什么?莫不是他的冥魂?”凡川自问自答着,一时间惆怅不已。

    终于,片刻之后,只听“砰”的一声脆响传来,再看四条铁链上的牢笼,此时已经被冥王的黑影给冲撞出了一个大洞,足以容下一个正常人的出入。

    果然,随着洞口的出现,那厚重的黑影便立即闪身出来了,速度之快,令凡川咂舌。

    且很快,厚重的黑影便飞到了凡川的头顶之上,偏差了一些距离,可以让凡川微微仰头,便可以看得清晰。

    “哈哈哈哈……”

    一声声刺耳的笑声传来,正是从那厚重的黑影之中传来,紧接着,四下里的黑烟弥漫,就像是寒霜一样,缓缓的从上空落下,凡川不知为何,顿时觉得四下里竟然没有那么热了,反而后背上升起了一层层的阴寒之意。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凡川瞪大了双眼,长大了嘴巴。

    只见那纯厚的黑色浓烟,开始快速的在空中旋转了起来,只不过是在原位置旋转,速度之快,致使地面上引起了狂风,狂风卷席着沙石,从而向着那黑烟而去,只不过沙石还未触碰到黑烟之时,便被一股怪异的力量给吞噬的无影无踪了。

    再接着,黑烟的浓度变小了,旋转的速度也没有起初那么快了,只不过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在黑烟之下,竟然隐现出来了一双脚。

    对,就是一双千真万确的脚。

    而接着,黑烟继续放缓旋转的速度,而地面上的沙石也因此跳动频率降低,原本浓厚的黑烟,逐渐变得稀薄,但与此同时,那双脚之上,也开始隐现出双腿的轮廓。

    终于,在凡川和琼姬,以及苏卿的极度震惊之下,那浓厚的黑烟彻彻底底的消散了,从而被一个完整的人给取代了。

    诡异出现的这个人,有着精致的脸庞,只不过略显苍白,有着鹰勾的鼻尖,和薄薄的嘴唇,以及一双没有瞳孔的双眼,虽然整体看起来很英俊,可却给人一种阴森的气息,让人不自觉的会在后背上升起一层寒意。

    而且此人身着黑色的锦衣,腰间更是悬挂着一条精致的腰带,坠着一块浑体青白色的璞玉,那一对脚上更是踏着一双高筒的靴子,看起来威风凛凛,却又有一种儒雅气质。

    然而最意外的是,此人同样拥有一头和凡川一样的白色长发,只不过此人的白发此时整整齐齐的束在脑后,而凡川的则是凌乱不堪,随意飘扬。

    随后,这怪异的人便缓缓的降落在了布满沙石的地面上,站在了距离凡川仅有几步之隔的位置。

    其先是用着没有瞳孔的双眼看了凡川一眼,接着放声笑道:“哈哈,我们终于见面了。”

    凡川识得这声音,与先前冥王幻影的声音一模一样,有些沙哑,但却底气很足。

    果然,紧接着怪异之人便收敛了笑声,平静的对着凡川出声道:“介绍一下?本尊名讳介谛,乃是这整个冥界的主人,你呢?”

    冷风拂起了冥王介谛的白色长发,凡川甚至都为之动容,因为冥王介谛的五官实属太精致了,英俊中不乏迷人的气质,若不是对方真的说出自己便是冥王,凡川怎么都不会将眼前之人跟那个想要报复诸天万界的恶煞相联系在一起。

    凡川愣在了原地。

    冥王介谛笑了笑,接着对着凡川挥了挥手道:“喂,小仙人,本尊跟你说话呢?”

    “呃……”凡川这才惊醒过来,继而竟如实的回声道:“我……我叫凡川。”

    说完之后,凡川就后悔了,自己干嘛要理会这个凶神恶煞呢?可令凡川没想到的是,接下来,自己竟与这个所谓的凶神恶煞聊了许久。

    “噢?凡川?不错的名字,算来你我也有一面之缘了,对吧?”冥王介谛说着话,随意指了指琼姬和苏卿所待的牢笼,接着出声道:“本尊可以这么快重生,倒也要感谢你们刚刚那位消逝的仙人,若不是他的魂魄,本尊搞不好还要延缓几日重生。”

    “你……够了!你屠杀了这么多无辜的性命,我势必不会放过你!”凡川顿时怒吼道,只不过凡川对于战胜对方,却没有多大的信心,但为了仙界乃至于诸天万界献身,凡川倒是从不畏缩。

    “哎呀,凡川,不要这么动怒嘛!怒气大了可是伤身体的,本尊刚刚重生,可不想立见血光。”冥王介谛微微笑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