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六章:神弓之说
    看到凡川的样子,冥王的幻影再次跳动,继而出声道:“是不是觉得本尊说的很对?”

    凡川一时头脑发热,不知何以应答,但当想起妖界被袭的惨剧之后,便立即冷声道:“可笑,这算什么对?就因为别人的异样眼光,你就要报复诸天万界?”

    没等冥王的幻影回声,凡川接着出声道:“妖界的这笔账,我会算在你的头上!”

    “哈哈哈!”冥王幻影放声大笑道:“妖界?小事一桩,不如本尊再告诉你一个劲爆的消息吧?”

    “有屁快放!”

    “记得照月神弓吗?”

    “怎么?”

    凡川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紧接着,只听冥王幻影继续出声道:“其实那把照月神弓,乃是本尊故意丢在魔界的,只不过魔界让本尊很失望,并没有发挥出它的作用,不过如今看来还好,魔界无风波,仙界却起涟漪,这倒是出乎了本尊的意料。”

    “什么?你……你!”凡川一时间气愤的有些说不出话,只伸手指着冥王幻影,却不知该说些怎样指责的话。

    冥王幻影看到凡川的样子,继续放声笑道:“哈哈,怎么?是不是觉得本尊的这一招很好用?只一把神弓就可以掀起波浪。”

    “卑鄙无耻!”凡川吐了一口道。

    想起照月神弓的渊源,凡川几乎从未往冥界这方面来想,再说了,之前也是神人瑾花带走了照月神弓,还说照月神弓是她的,然而没想到冥王的这番话却将之前的所有预言都给推翻了。

    魔界因为照月神弓出现了改朝换代,仙界因为照月神弓,致使珠玑异变,西宫陨落,无不都是大事件。

    “卑鄙无耻?哈哈,随你怎么说,本尊只觉得这是一出高招,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吸纳这么多魂魄,啧啧啧,这滋味……”

    “什么?你……你是在借用照月神弓的反噬力,从而吸收别人的魂魄?”凡川怒不可遏。

    “对啊,不然呢?难道本尊还真的就从了那些神人,永远的被封禁在这里吗?”

    “无耻!下三滥!”凡川怒吼道。

    冥王幻影接着跳动一番,继续出声道:“只可惜神弓被神人带走了,不过还好,那些神人平时这么懒,神弓现世了这么久才发觉到,本尊已经知足了!”

    凡川想起来了珠玑因为照月神弓的反噬而异变,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不言而知,甚至可以说,仙界的战争,也许就一把照月神弓所点燃的*,这背后的伤害不是一言两语便可以说得清楚。

    但片刻之后,凡川瞬间便想通了,不再为此愤怒,毕竟眼下再多的愤怒早已晚了,事情已经确确实实的发生,一再的沉浸在愤怒之中,恐怕是会乱了心智。

    而且凡川还想到,如若没有照月神弓导致珠玑异变,自己对于仙界一统,并没有多少信心,从一方面来讲,冥王的所作所为,倒是在侧面的帮助自己报了杀父之仇。

    但凡川并没有因此庆幸,因为在凡川的内心中,始终都是正义凛然,对于这种下三滥的手法,始终看不上眼,哪怕付出代价的会是自己的身家性命。

    接着,凡川冷笑出声道:“你做下这些事,还不准他人说你下三滥?呵呵,真是可笑。”

    “不不不不不……”冥王幻影连忙出声道:“本尊丢下照月神弓的时候,是在那些神人将要封禁本尊的时候,懂吗?那些自以为是的神人或嫉妒或反对本尊建立冥界,但他们杀不死本尊,所以他们就想偷偷的封禁了本尊,以来成全神界是诸天万界中最高尚的存在,你懂吗?”

    凡川想起了瑾花救治自己,帮自己接上了双腿之事,继而回声道:“胡言乱语!信口雌黄!”

    “你不信?”

    “可笑,你不做下坏事,神人为何会封禁你?”

    “因为本尊之前也是神人!”冥王幻影的情绪似乎有些浮动,语气中略显强硬。

    但尽管冥王幻影的语气再怎么强硬,凡川依旧是冷言冷语的回声道:“你还想着如何报复诸天万界?你这样只会自取灭亡!”

    “哈哈,本尊有何忧?真身都被焚过一次了,难道本尊还害怕不成?”

    “痴人梦话!”

    “无所谓了,本尊马上就要重新拥有真身,本尊失去的那些,要全部拿回来!”

    “你这样只会越陷越深!”

    “哈哈!无妨!”冥王幻影再次跳动,接着出声道:“倒是你这个小仙人,可以助本尊早日拥有真身!”

    “你什么意思?”凡川提防道。

    冥王幻影颤抖了一瞬,紧接着飞回到了四条铁链捆着的巨石上的牢笼之内,留下了一句空灵的声音:“在你魂飞魄散之前,不妨见见你的朋友。”

    听到冥王幻影的这番话,凡川的神经立即紧绷了起来,一种不好的预感越发的浓烈了起来,甚至让凡川有了一种想要窒息的感觉。

    紧接着,只见困住冥王幻影的牢笼开始微微的颤动了起来,随着黑烟的弥漫,巨石之下的熔岩流竟然开始略微沸腾了起来,接连不断的浆泡“噼里啪啦”的响起,四下里的温度也在陡然上升。

    凡川即使用着仙气护体,但还是不禁的流出了些许的汗水。

    就在这气氛紧张的一刻,忽然,一声震响传来,随之大地为之震动,散落的沙石频频掉入熔岩流之中。

    凡川不明其里,但紧接着,一道黑烟顺势涌现,就在凡川所站的位置的左侧,竟突然凭空从地底之下凸出来了一个牢笼,与冥王幻影所在的牢笼相差无几,只不过凡川感受到的却是有仙气波动。

    凡川的担忧终究还是发生了,只见凭空从地底窜上来的牢笼内,此时正关押着琼姬和苏卿,以及让凡川有些错愕的浮仙笙怜,只不过此时的笙怜正躺在琼姬的双腿上,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

    再看琼姬和苏卿,两人的脸色很差,略显苍白,嘴角的血迹甚至还未干涸,长长的秀发随意的散落在额头前,一切的表象似乎都在说明,她们刚刚经历过了争斗,而结局很明显,落败了。

    “琼姐姐!卿儿!”凡川立即出声大喊道,接着闪身来到了牢笼边。

    “凡川!凡川!凡川……”苏卿在见到凡川的这一刻,顿时崩溃了,眼泪瞬间流了出来,只见其身在牢笼之中,将一只手伸了出来,似乎想要快些握住凡川的手,寻求一丝安全感。

    凡川根本没有时间心疼,立即便握住了苏卿的小手,第一感觉是特别的凉,苏卿的手很凉。

    “卿儿,别怕,别怕,我来了……”凡川难过的想要落泪,但终究还是忍住了。

    而凡川的另一只手,则是伸向另一边,紧紧的握住了琼姬的手,琼姬起初有一丝抵触,但终究还是将手放在了凡川的手上。

    “琼姐姐,你怎么样?没事吧?”凡川担忧的出声道。

    琼姬轻轻的摇了摇头道:“还好……”

    只不过琼姬的目光却是时不时的看向躺在其双腿上的浮仙笙怜。

    凡川自然也注意到了笙怜的异样,便连忙出声道:“笙怜这是怎么了?他怎么也来了?”

    琼姬面露一丝悲伤,继而出声道:“我们不知道,他偷偷跟来的,就在之前,他替我挡下了一击,就再也没了气息……”

    琼姬越说越难过,似乎也想要流出眼泪,但终究并没有流出。

    凡川深深知道笙怜对琼姬的爱慕之情,其肯为琼姬挡住伤害,并没有出乎凡川的意料,只不过凡川不敢相信,笙怜竟然从仙界偷偷的紧跟到冥界,只是为了保护琼姬。

    这一刻,凡川又想起了自己的师尊言慕岸,他何尝不是一样?偷偷的跟来冥界,只是为了保护自己。

    凡川黯然神伤,并没有将言慕岸之死告知琼姬和苏卿,生怕两人会不安,于是便出声安抚道:“对不起,我来晚了,不过,别怕,我来了,就不会再让你们受到伤害!”

    琼姬抿了抿嘴,点了点头,抽回了凡川紧握着其的手,并没有说什么,只不过其的目光还是时不时的放在笙怜的身上。

    而紧握着凡川另一只手的苏卿,却显得有些惊慌失措,小脸上沾染着不少灰尘,眼泪混合着嘴角的血迹,传来了一种苦涩的味道,凡川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卿儿,不怕了,不怕了……”凡川想要伸出另一只手去抚摸苏卿的额头,却发觉由于牢笼的限制,根本够不到苏卿的额头。

    苏卿止住了眼泪,似乎看到了凡川背后的血迹,便连忙担忧的出声道:“凡川,你怎么啦?背上怎么这么多血?”

    琼姬听到声音,也看将了过来。

    凡川则是笑着摇了摇头道:“我没事,一点点小伤,无碍。”

    苏卿点了点头道:“恩,你没事就好。”说着话,苏卿似乎又想起来了什么,便紧接着出声道:“对了,凡川,你要小心那个家伙,冥界的冥王,别看他现在没有真身,但是力量非常的恐怖,我跟东仙尊二人合力都不是他的对手!”

    凡川点了点头,表示明白,接着回声道:“我知道,我已经与他有过交谈了,不要担心,我会处理好的。”

    说着话,凡川松开了苏卿的手,接着双手放在了牢笼的栅栏上,试图想要将栅栏给掰断,从而解救出琼姬和苏卿,然而尽管凡川再怎么用力,栅栏却是丝毫未动。

    琼姬见状,继而出声道:“少君,别费力了,我们都试过了,打不开的,依我看,这应该是一种上古玄铁所造。”

    “呃……”

    凡川唉声叹气,然而就在此时,一道金芒闪现,只见笙怜的身体,竟然如同先前的言慕岸一样,开始从双脚之处,缓慢的消散……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