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五章 冥王之影
    “冥王就在这里?”凡川惊讶道。

    “是的。”无用王点头道:“这里称为炼狱,前方不远就是龙渊池,冥王大人就在龙渊池重生。”

    “龙渊池?”

    “对,那里的温度会更热,你最好先用你的仙气护体。”

    “好的,谢谢。”

    凡川连忙抽出仙气隔开外界的温度,这才感觉到了凉意,瞬间便舒适了不少。

    终于,在涌现出了火光之后,四下里的样貌才出现了变化,先前的昏暗已经被火焰所映照的红色所取代,地面上的沙石更是被烧得通红,就像是身处在一片火海之中。

    而紧接着,凡川便注意到,在前方不远处的一块空地上,竟筑起了一个像是牢笼一般的诡异建筑,此时,正有一窜黑烟,在牢笼之内上下跳动。

    待走近之后,凡川这才惊愕的看到,这块空地竟然是悬空的一块巨石,四面八方皆是空洞,而空洞之下,正是缓缓流淌着的熔浆,而四条腿粗一般的铁链,正分四个角落扣在巨石上,而铁链的另一头则是扣在布满沙石的地面上。

    从上往下看,就像是四条粗厚的铁链硬生生的捆住了一块巨石,悬浮在熔浆流之上,而这块巨石上,还有一个诡异的牢笼,困着一窜跳动不停的黑烟。

    “噗噗……”

    地面之下的熔岩流传来声响,像是有沙石掉落了进去,接着又瞬间融化,上升起了一小股灰色的烟雾,很是刺鼻,而那红中泛白的熔岩流温度极高,若是有人掉进去,恐怕会瞬间灰飞烟灭。

    无用王顿了顿,继而看向了凡川,出声道:“这里就是龙渊池了。”

    凡川早就猜到了,于是点了点头道:“恩,那冥王在哪里?”

    无用王随即指了指那被四条铁链悬挂的巨石上的牢笼,出声道:“冥王大人就在那里!”

    “那……是一个牢笼?”凡川错愕道。

    “对。”无用王点了点头道:“早在万年之前,神界来了神人,将冥王大人封禁在了这里。”

    “原来是这样……”凡川疑惑道:“可是,冥王没有真身吗?”

    无用王摇了摇头道:“万年之前是有的,但你也看到了,这下面是万年不断的熔岩流,真身早被焚化了,不过,近日,冥王大人就要重生了,也将重新拥有真身!”

    “恩……”凡川沉重的点了点头道:“那……我是要飞过这熔岩流,去到那里吗?”凡川指了指那被四根铁链捆住的巨石。

    “恩,这个……”无用王皱了皱眉道:“冥王大人他……”

    “是谁在打扰本尊!”

    就在这时,突然,一声空灵的像是从远处传来的怒吼声,瞬间刺入凡川三人的耳中,与此同时,还有一股黑烟强势的向着凡川三人飞来,致使凡川三人不自觉的向后倒退了数步。

    也是与此同时,只见无用王立即双膝下跪,对着那悬挂巨石的方向,额头触地,磕头行礼。

    “属下拜见尊敬的冥王大人!我是您的子民,我是来自渡生界的无用王。”无用王虔诚的出声道。

    然而凡川和樱白并没有行此大礼,凡川也不想行此大礼,更不会行此大礼,只是茫然的看着身边的无用王。

    无用王的话音落地,对面的巨石上再次飞来一道黑烟,接着又是一声刺耳的声音道:“是无用王呀?怎么?带个仙人来见本尊,有何见教?”

    凡川骇然,没想到自己什么都没做,身份却早已被对方知晓,但从对方这声音之中,以及那一股气息来感觉,凡川也认出了这个冥王,正是之前在魔界附体在离湮魔尊身上的诡异之人。

    凡川还在想,为何对方没有认出自己,可就在此时,又一道黑烟飞来,抵至在了凡川的身前,那黑烟竟幻化出来了一个模糊的人影,只见这人影在凡川的周身环绕了一圈,继而出声道:“哟!这不是本尊的老朋友嘛!魔界一别,怎么?想念本尊了?”

    看来还是被识破了,凡川有些慌乱了起来。

    而无用王则是惊恐的看着凡川,眼神中仿佛多了一些猜疑,似乎越发的看不透凡川了。

    但没等凡川回声,此时依然在双膝跪地的无用王却插话道:“尊敬的冥王大人,是这样的,此仙人擅闯冥界,因无冕王杀了他的师尊,他便杀了无冕王,属下办事不利,只能将他带给您来处理。”

    无用王又补充了一句道:“只……只是属下没想到,此仙人与您是旧识……”

    “旧识?哇哈哈哈……”那黑影飘来飘去,仿佛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继而出声道:“这个旧识好啊!竟然还杀了本尊的无冕王,倒是出乎了本尊的意料。”

    “啊?冥王大人,您是什么意思?”无用王不解道。

    那黑影再次跳动了一瞬,继而飘向了无用王的身前,出声道:“噢?无用王,看来你很不舍将他交给本尊呀?”

    只见无用王顿时慌乱了起来,连忙出声解释道:“冥王大人,不……不是这样的!”

    黑影发出了渗人的笑声,接着出声道:“你慌什么?”

    “没有,没有,冥王大人,您误会了……”无用王还在勉强的解释。

    “误会?好吧,本尊相信你。”那黑影继而闪身而动,接着出声道:“本尊的这个旧识差点杀了本尊,先前在魔界,若不是他半路跳出来,本尊早已吸收了整个魔界的魂魄!啊!那滋味,别提多美了!”

    “啊?怎……怎么会这样?”无用王显得很是吃惊,看来其所想的“旧识”与冥王所说的幻影有着天差之别。

    黑影紧接着对无用王叮嘱道:“所以呐,可爱的无用王,你要相信本尊的话,这个仙人可不是个好东西,你可不能对他有好感呢!”

    无用王似乎像是被窥破了心思一样,只见其猛然间再次对着黑影磕头,与此同时紧张的出声道:“冥王大人说的哪里话!属下不……不会!您千万别误会……”

    “行啊,本尊不误会,可你不要再慌了,看的本尊心烦。”

    “是是是……属下这便退去。”说着话,无用王便缓缓的站起了身,继而走向了樱白,轻轻的牵住了樱白的小手。

    可就在此时,冥王的黑影再次出声道:“慢着!”

    “怎么了?冥王大人。”

    “她是谁?”黑影跳动了一下,来到了樱白的身边。

    只见无用王的眼珠一转,继而点了点头道:“噢,回冥王大人,这是咱们冥界渡生界的一个子民,常跟随在属下身边。”

    “噢?子民?亡灵,长相倒还可以。”

    黑影跳动着,将樱白吓得东躲西藏。

    “那冥王大人,没什么吩咐的话,属下就退去了?”

    “恩,没事了,走吧,本尊要好好的陪这个远道而来的仙人玩会儿了。”

    “是,属下告退,冥王大人!”

    无用王深深鞠躬,继而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凡川,神情中略显担忧,却更多的是遗憾和无奈。

    终于,无用王便带着樱白离开了远处,向着凡川三人来时的方向而去。

    直至无用王和樱白的身影彻底的消失不见,凡川这才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继而看向了那跳动不停的黑影,饶有趣味的出声道:“我很好奇,你为何要滥杀无辜?”

    “噢?有意思,死到临头了,你竟然还这么执念?”黑影并没有表现出凶神恶煞之意,反倒像是在轻声诉说。

    凡川摇了摇头道:“我执念与你无关。”

    “噢,那本尊杀人也与你无关咯。”

    “你……”凡川一时气的说不上来话。

    黑影发出了渗人的笑声,继而紧接着出声道:“本尊本来打算最后再动仙界,谁曾想,你们倒是却主动跳出来了,真是有意思。”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到底图的是什么?权力?”凡川继续问道,并不慌乱。

    本来跳动的黑影,在听到凡川的这句话之后,突然悬停在了半空中,一动不动,片刻之后,这才缓缓的出声道:“你想听?”

    “废话。”

    “那好,本尊已经万年之久没有说过话了,今日倒不妨多与你聊上几句。”黑影微微颤抖,接着出声道:“本尊不为权力,不为物力,不为人力,不为世间万物,只为一口气。”

    “什么?一口气?你开什么玩笑?”凡川搔之以鼻,越是到了危难之时,人反倒越发的冷静。

    “不信吗?”

    “不信。”

    “好,本尊告诉你,本尊也是神,原是生活在神界的神人,你懂吗?”黑影的情绪似乎有些高涨,不停的颤抖着模糊的幻影。

    “我听说了,既然是神,为何做起了冥王?为何被神人封禁在这里呢?”凡川戏虐道。

    黑影似乎听出了凡川的语气,便赫然出声道:“怎么?你看不起本尊?”

    凡川冷笑道:“我没有这么说,但我就是这个意思。”

    “哈哈哈……”冥王的黑影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接着出声道:“你这个仙人还是蛮有意思的嘛,本尊甚至有些不想夺取你的魂魄了。”

    “有话快说。”凡川催促道。

    “噢?”黑影愣了愣,接着出声道:“好,本尊继续说,所谓诸天万界,无奇不有,什么样的人都会存在,包括神界在内,更不用提你们的仙界了吧?你难道说,仙界里都是严格意义上的好人吗?”

    凡川理会到了冥王的意思,同时想起来了珠玑,便摇了摇头道:“不,仙界里也有坏人。”

    “那好。”黑影点了点头道:“既然这么说,那为何你们又认定冥界里都是坏人呢?为何在主观意念上就一定要区分神界和冥界呢?为什么神界就是正统,冥界就是下三滥呢?”

    凡川瞪大了双眼,没有回话。

    黑影继续出声道:“本尊创造冥界,是为了挽留那些游魂和亡灵,让他们有个去处,或者说,有个家,这是什么举动?可以算是善举吗?可为何你们认为冥界不应该存在呢?”

    凡川顿时哑口无言……

    …………凡川之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