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四章 炼狱之行
    凡川灵机一动,想起当初自己所来冥界的目的,一是为了寻找苏卿和琼姬的线索,二是为了打探关于冥王一事,以防止魔界花将的预言,如今无用王主动提出,倒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然凡川刚刚也主动提及过,想要去见冥王,但却被无用王给拒绝了,凡川知道,无用王的意思乃是在说冥王的能力如何之强,恐有去无回,但如今却又主动提及,想必还是因为自身为冥界渡生界之王,无法安然自若。

    凡川表示理解,便回声道:“去见冥王?好啊。”

    无用王有些踌躇的出声道:“凡川,你要知道,我是想保全你,这出于我欣赏你的个性,但是,我是渡生界的界王,我不能……”

    “我明白,我已经说过了,这些话就不用再说了。”凡川打断道:“还有,我刚刚也主动提及过,让你带我去见你们的冥王,至于结果是生是死,跟你不会有任何关系。”

    “可是你……”

    “行了,无用王,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在此谢过。”凡川再次打断道:“就请带我去见你们的冥王吧!”

    凡川深感这种敌对和友好的尴尬之境,有些难以处理,但不知为何,凡川对无用王也是恨不起来,哪怕先前无用王曾助过无冕王,但总而言之,无用王毕竟是冥界之人,所以无论对方做下怎样的决定,凡川都会接受。

    只不过眼下还有一事让凡川头疼,那便是关于苏卿和琼姬的线索。凡川深知去见冥王此行必将危难重重,凡川不怕危难,但若是见了冥王之后,还是没有苏卿和琼姬的线索的话,多少还是心中不安。

    “你真的不会怪我?”无用王突然语气低下的出声道。

    凡川楞道:“你这说的什么话?我怎么会怪你呢?”

    无用王皱着眉头道:“可尽管冥王大人眼下还未重生,但其的冥魂已然可以行动自如,你此行怕是九死一生了……”

    凡川没再冷笑,而是苦笑道:“无妨,只不过,在去见你们冥王之前,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请求?”

    听到凡川的话,无用王顿时来了神采,仿佛像是得到了自我救赎一般,继而出声道:“好啊!你说吧!我答应你!”

    “呃……”见到无用王如此模样,凡川深感何德何能,继而出声道:“你还记得我先前曾跟你说过的吧?我来冥界,是为了找两个女人……”

    “恩,我记得。”无用王抢先出声道:“你放心,我会尽快安排下去,帮你找人!”

    “可……”

    “我知道,若是找到了人,我也会放她们回仙界!”无用王再次抢先道。

    “呃……”凡川深深的摇了摇头,回想起自己先前对无用王冷漠的态度,有些自责,于是便再次躬身施礼道:“谢谢……”

    “凡川,你别这么说……”无用王竟然有些羞涩,可能身为一个女人,感性终究多于理性罢。

    紧接着,只见无用王开始对着洞穴内剩下的不多冥界之人出声道:“本王刚刚说的,你们也听见了吧?快去找人!找到了第一时间通知本王!”

    众冥界之人面面相觑,但终于还是点了点头,齐声道:“是,遵命!无用王!”

    紧接着,剩下为数不多的冥界之人也都相继离开了洞穴,很快,整个洞穴内只剩下凡川和樱白,以及无用王。

    这时,无用王再次出声道:“放心,这些人全是我从渡生界带来的,他们不会告密。”

    “多谢……”

    “行了,我们去面前冥王大人吧?”无用王依然有些踌躇不自然。

    凡川点了点头,继而紧握住樱白的小手,樱白并没有反抗,就这样跟着无用王走出了洞穴。

    临踏出洞穴之时,凡川又刻意的停留了一瞬,转身再次看了一眼洞穴内,记下了这个地方,因为在这里,凡川失去了自己的师尊言慕岸。

    也就是在这刻意停留的一瞬,凡川这才注意到洞穴之上竟然悬挂着一块干瘪的匾幅,上面模糊的写着四个字:归去之洞。

    归去?凡川暗暗的想着,不禁的有些唏嘘。

    由于体内仙气的纵横交错,且源源不断,以至于凡川后背上的伤口逐渐自动愈合,鲜血已经不再流出,而樱白先前为凡川绑上的黑色布条,此时已经凝结在了凡川的后背上。

    无用王走在前面,背对着凡川,忽然幽幽的出声道:“凡川,你想好了吗?”

    “啊?想什么?”凡川不解道。

    无用王继而停下脚步,此时三人正走在直梯上。

    无用王转过身看着凡川道:“此行凶多吉少,你还有一个办法……”

    “噢?什么办法?”

    “杀了我!”无用王果断道:“杀了我,你大可自行离开,就不会趟进冥王大人的险境之中!”

    无用王像是在试探凡川,但是对于凡川而言,是非对错,分的很清楚,怎么可能会对无用王出手。

    凡川立即摇头拒绝道:“快些带我去见冥王吧!你知道,我不会杀你的。”

    无用王的脸上闪现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羞涩,继而点了点头,再次转过身,继续带路。

    凡川带着一脸懵懵懂懂的樱白,紧跟着无用王的脚步。

    凡川注意到,此时去往的方向与自己先前跟着那些黑衣蒙面人的方向截然不同,不仅没有原路返回,反而是向着暗黑的深处走去,越走越远。

    甚至于,在绕过了两处楼台之后,竟然踏上了一片无垠的旷野,这旷野之上没有任何点缀,地面上更是掺杂着灰色的坚硬沙石,踩上去“咯吱”作响,远处的昏暗似乎掩盖不住气息的诡异,黑白两色的压抑使得凡川越来越抵触。

    眼下所走之地,像极了一块从没有人经过的荒地一般。

    “我们是要去往冥界的炼狱,冥王大人就在那里……”无用王边走边出声解释道。

    “噢……”凡川顿了顿,继续出声道:“无用王,我还能求你一件事吗?”

    “哦?可以,你说吧。”无用王背对着凡川出声道,并没有停下脚步。

    凡川看了一眼身边的樱白,继而出声道:“待我见到了冥王之后,你能不能将樱白给安全的带走?”

    “噢?这个女人?”无用王自问了一句,接着出声道:“可以,我答应你。”

    “谢谢……”凡川由衷的出声道。

    无用王叹息了一声,接着出声道:“凡川,你觉得值得吗?”

    “什么值得?”

    “就你来冥界找人呀!你要知道,你一个人擅闯冥界,很是危险啊!”无用王感慨道。

    凡川淡淡的回声道:“我没有觉得不值得。”

    “呵呵……”无用王苦笑了一声,接着出声道:“看来你在仙界的权位不低吧?”

    凡川坦然的回声道:“是的,我如今算是仙界的仙君吧。”

    “我的天,仙君?”无用王惊骇的停下了脚步,转身凝视着凡川,只不过眼神中有些怀疑,继而出声道:“你年纪轻轻,就是仙君了?”

    凡川苦笑着点了点头道:“是啊,我没有理由骗你,当然,我父君是上一代的仙君,只不过他为了救我,仙逝而去了。”

    “原来如此!”无用王眼神中没了怀疑,只不过还是略显震惊。

    凡川没再出声,三人一行继续走着。

    无用王似乎有很多话一样,片刻之后,其又主动出声道:“换做是我,我想,我不会这么做,因为我觉得不值得。”

    “是吗?可你如今不是正在履行你的界王身份的职责吗?”

    “是啊!所以说……”无用王顿了顿,接着出声道:“所以说,我不会因为个人情感,就私自放你离开,所以,我觉得你所做的不值得,换做是我,我不会那样做。”

    凡川若有所思的回声道:“倒也无妨,大家各有各的活法嘛!”

    “活?呵呵……”无用王感慨了一声道:“我已经死去了几千年了……早已忘记了活着的滋味。”

    “呃……我说错了。”

    “你没错,错的是我。”

    “呃……”

    凡川不知道怎么接话了,只觉得两人的交谈越来越尴尬,是一种别样的感觉,令凡川有些抵触,但凡川又不能明说出来。

    随后,只见无用王自顾自的哀声叹息了一番,没有再出声。

    很快,在灰暗的前方,出现了变化。

    地面开始向着下面陡去,地势显得不平,脚下的沙石更是稀稀疏疏向着陡坡下滚落而去,且与此同时,一股股灼烧的感觉扑面而来。

    凡川感受到了那一股浓烈的温度,以及伴随的灼烧感,同时,空气中的味道也开始出现了变化,处处都是一股烧焦的味道,很是刺鼻。

    再行进了片刻之后,凡川明显的感受到,脚下的沙石竟然越发的滚烫了起来,就像是架在烈火上烤了许久一样,行进起来有些困难。

    无用王停下了步伐,转身看了一眼凡川,出声道:“你是不是觉得很热?”

    凡川早已满头大汗,连忙点头道:“是啊!这里怎么这么热?”

    然而当凡川的话音落地之后,凡川却惊讶的发觉到,无用王和樱白竟然和先前一模一样,完全没有任何变化,更不用提及那一股灼烧感所带来的汗水之说了。

    “哎!你们……不热吗?”凡川惊讶道。

    无用王点了点头道:“是,我们不热,因为我们是亡灵,本就生存在这冥界之中,所以这里的一切,对于我们而言,都没有任何触动。”

    “可是你不同,你是生人,所以……”

    “恩,我懂了。”凡川点头道:“是不是就要到了?”

    “是的,马上就到。”……

    …………凡川之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