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一代宗师
    墨临扯去了头上戴的假发和胡子,将手里的拂尘撇在了身旁,正在动手解去身上刚刚穿好才没多大一会的衣衫。

    叶啸坤站在下首撇着嘴,对于墨临刚刚对他的控诉完全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

    很快,墨临就动作利落的将解下的衣服规规矩矩地叠好,连同假发胡须还有那柄拂尘一起统统放入了不远处一个看起来颇有年岁的古旧木箱中。

    木箱虽然古旧,但上面的包浆依旧圆润,所刻的花纹图案也是依旧生动如许,一看就知道平日里是十分爱惜的。

    墨临一番整理完毕,这才回转过身,又走回了座位上一屁股坐下。他用左手撑在蒲团上,右手则搭在竖起的膝盖之上。

    这样一副坐态,活像个窝在墙角下晒太阳的老乞丐一样,哪还有半点刚才那身为传承千载的古老宗门的一阁之主、仙风道骨的模样。

    墨临此时正臊眉搭眼的看着叶啸坤,似乎对于叶啸坤没能为他招徕一门好生意而略显不快。

    “说吧,又是什么事啊。你这个臭小子,没事从来不知道来看看你师父我。有事来了也都是些没油水的破事,从没让你师父我赚上个半毛钱,你说我要你有什么用啊?”

    墨临嘴里一边抱怨着,一边伸着根指头在掏着耳洞。

    “师父,我都跟您说了多少次了。您好歹也是墨云阁的一阁之主,能不能别老是跟社会上那些招摇撞骗的算命先生似的。”

    叶啸坤苦着一张脸,略显委屈的回答道。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什么狗屁一阁之主,这就是个受苦的破差事,你要是愿意我现在就让给你。再说了我几时招摇撞骗过?”

    墨临极为不满的反驳着,话语中对于自己墨云阁阁主的身份竟是全不在意,甚至连半点好感都没有。

    “这还不算招摇撞骗?墨云阁传承上千载,什么时候有过替人摸相批骨的时候?再说您置办的那些假发服装又是干嘛用的?”

    叶啸坤眉头微皱,他真的是拿自己这个屡教不改的师父没有一丁点办法。

    “呸呸呸,这算什么招摇撞骗。以前没有过,现在就不让人拓展一下经营范围啊。照你那么说,以前没有过的东西现在就不能干,那科技还怎么发展,社会还怎么进步啊!

    人家既然大老远的辛苦跋涉而来,自然是遇上了难解的事情。其实他们心里也并非没有解决之道,不过是有些时候难以抉择罢了。

    到我这里无非是求个心安,得些宽慰。我要是穿得邋里邋遢的,看着像个看大门的一样,人家还怎么安心?

    我这叫做职业道德,收人钱财与人消灾。人家花了钱财得了心安坦然离去,我动动嘴皮收些酬劳,大家皆大欢喜两情相愿。怎么就成了招摇撞骗?”

    墨临这一番话说得叶啸坤哑口无言,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旁边的周凌宇听得是啧啧称奇,心想这墨云阁阁主果然不凡啊,无理辩三分,得了理还不得把人活活用唾沫星子给淹死啊?

    只是他这么贪恋钱财却是让周凌宇有些不屑,在他的想象中像墨临这样身份地位的人本不该把这种身外之物看得这么重的。

    他心里想着,却听得叶啸坤再次说道:“师父,我知道您这么赚钱不是为了自己,这许多年来您的每一分进账都用来接济穷苦人,还兴办了许多的学校做的都是善行。

    可您毕竟是墨云阁阁主啊,这么纡尊降贵的干这些……,这些‘生意’,被人听了去实在是不太好听,于墨云阁的名声有损啊。

    再说您每年不都募集到了许多的捐款吗,您又何必如此自折身份呢?”

    叶啸坤这一番话说得有些痛心疾首,在他心里对自己的师父其实是十分敬重的。可偏偏墨临行事总是出人意料,每每都会做出些令门人们无比头疼的举动。

    搞得整个武者界时不时的都有些关于他的风言风语,门人们听了打也不是骂也不是,毕竟人家说的大多都是属实,别提有多窝火了。

    周凌宇听在耳中,却是对于墨临又有了别样的看法。像墨临这样不惜自身羽毛,不怕折辱了自己的身份去做善行的人,他由衷的感到钦佩。

    墨临听了叶啸坤的话并没有马上回答,只见他正了正自己的身形,恢复了端坐的姿势。

    不过一瞬间,之前那副懒散的模样彻底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磅礴的气势,眼中凝而不露的精光点点绽放。

    面上的表情也是说不出的威严高大,令人远远地看上一眼就会不自觉的低下头去,再不敢多看上一眼。

    一代宗师!

    墨临此时所展现出的气势才是一位传承了上千载的古老宗门的话事人该有的威严!

    叶啸坤连忙低下了头,不敢去接墨临的目光,并非是因为惧怕,他也从没怕过什么人。而是因为敬佩,在他的师父面前他从未敢心生半点轻蔑。

    无论是武道的实力,抑或是人格性情,墨临都是他仰望的存在。

    周凌宇同样也对墨临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吃了不小的一惊,时至如今,墨临终于和他想象中的那高高在上的形象合二为一。

    墨临盯着叶啸坤半晌,默然不语,他的目光像是盯着叶啸坤,可又好像什么都没在看,直直的穿透了叶啸坤的身体,也穿透了那一望无际的崇山峻岭。

    终于,墨临还是开口说道:“啸坤啊,你这一点正是我最喜欢,同时也是最担忧的一点。你心中有善恶,可辨是非。但有时是非太过分明,终会苦了自己。

    功名利禄,身份地位,不过是过眼烟云。千载之后,即便是为人所传诵又能如何,不过尽归黄土罢了。

    为师并不在乎这些,若是连这等身外之物都看不透,岂不空活了百余载?只是你……,唉……你啊!

    你性格洒落本是最合我意,我有心将墨云阁交托于你,可你偏偏有时候又会钻进牛角尖里不肯出来,现在看来你终究还不是不到时候啊。”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