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墨云阁主
    周凌宇被那老者突如其来的动作彻底的震惊了。

    他现在似乎有点明白了,叶啸坤口中所说的让自己亲眼见过就知道墨临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的意思。

    确实,这样的一个人想要用语言来描述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此时的叶啸坤则是面上挂满了苦笑,虽然相识多年可他每一次见到墨临的时候都依然会觉得,那根本就是一个陌生人。

    他的所有行为都是那么的变幻莫测,根本让人没办法猜到他下一秒钟究竟会做出什么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出来。

    今天,墨临也依然没有让他失望。

    他不是没有感受到周凌宇投来的那异样的目光,但他并不想要解释什么,因为他根本无从解释。

    就连他也根本想不通自己的师父墨临究竟在想些什么,以及他刚才的行为背后的意义。

    想知道答案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亲自去问墨临本人,如果他愿意的话或许会得到一个勉强能够令人接受的解释。

    叶啸坤不再多想,迈步向着墨临刚刚消失的地方,墨云阁主阁的大门走去。

    周凌宇见叶啸坤动了,便也不再多想,跟随着叶啸坤的脚步向着主阁走去。

    进得阁中,见到眼前的景象,周凌宇不禁赞叹了一番。

    阁中的布置陈设古意盎然,极为经典的木质结构建筑里灯火摇曳。足有一人高的古铜灯架上也不知那灯盏中盛放的是什么燃料,缓缓飘摇的火光明亮却并不炙热,火光中并没有夹杂着太多的烟彩。

    足须数十人方能环抱的粗大梁柱也不知是用什么样的木料制成的,而且看起来似乎是在近期刚刚漆过。颜色匀称且亮丽,若是仔细看甚至能看出上面隐隐映出的人的面孔。

    周凌宇一想到叶啸坤所说的墨云阁已经传承了上千年,就止不住的啧啧称奇。历久弥新,穿梭了如此跨度的岁月至今却仍能保存得如此完好,但但是这一点就让人不得不佩服起墨云阁中人了。

    此时的周凌宇置身于阁中,看着墙上的雕梁壁刻和那些古色古香的布置陈设,不自觉地生出了一种亲身穿越了时空的奇异感觉。

    叶啸坤倒是要比他平静上许多,毕竟这样的感觉他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了,早已习以为常。

    此时的他并没有太多的心思去注意阁中的变化,反而是盯着团坐于高堂之上的墨临,极力的想要弄清楚这老头到底又在搞什么鬼。

    此时的墨临已经从头到脚完全换了一套装束,不仅仅是装束就连身体的一些体貌特征都发生了变化。

    原本有些灰白的短发此时竟然变成了纯白色的及腰长发,就连胡须也是白色,而且还变得绵密增长了几分。

    他头戴着一顶香叶冠,身上的衣着也换成了一袭月白色的长袍外罩一件玄色对襟马褂。

    左手捻一道诀,右手轻轻的拢着拂尘搭在左臂的臂弯处。

    看上去颇为老成持重,很有几分仙风道骨的世外高人模样。

    如今的这幅模样比起初见他的时候,反倒是更像是墨云阁的阁主了。

    如果不是叶啸坤对他十分的熟悉,恐怕都会把他认错成别人。

    可以周凌宇如今过人的感官能力,只是简单的扫上几眼就发现了墨临身上的违和之处。

    他分明的注意到在墨临的额头以及鬓角依然留有几分初见时的灰白色,就连下巴上的胡须也是同样,在毛发的边缘处甚至隐隐可见残余的少许胶渍。

    这老头居然是换上了假发和胡子,特意扮出的这幅模样。

    叶啸坤很是无奈地抹了把脸,长叹了一口气,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似乎是遇到了一件十分令他丢脸的事情。

    能看得出来,墨临这么干应该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不然叶啸坤绝不会是这么一幅表情。

    “师父。”

    叶啸坤对着团坐在高堂之上的墨临恭恭敬敬的道了一声。

    可墨临却是装模作样的,听到叶啸坤的声音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他好像是刚刚才知晓叶啸坤的到来一样,语做惊奇地问道:“哦?是啸坤啊,你怎么来了?”

    叶啸坤止不住的翻白眼,在心里腹诽着墨临:“也真亏的你能演得下去,这份镇定从容也不枉我叫你一声师父了啊。”

    他心里虽然这么想着,可嘴上还是应承道:“嗯,我这兄弟有些事情需要师父您老人家答疑解惑,还望劳烦师父您指点迷津。”

    墨临听了他的话却是放声大笑着念道:“

    哈哈哈,

    无根树,花正幽,贪恋红尘谁肯休。

    浮生事,苦海舟,荡去漂来不自由。

    无边无岸难泊系,常在鱼龙险处游。

    肯回首,是岸头,莫待风波坏了舟。

    无根树,花正红,摘尽红花一树空。

    空即色,色即空,识破真空在色中。

    了了真空色相灭,法相长存不落空。

    号圆通,称大雄,九祖超升上九重。

    指点迷津我倒是说不上,答疑解惑倒也还勉强行得。

    只不知道小友你此来是问学业啊,还是己身的情缘啊,抑或是父母家人的安康?”

    只听得墨临口中没头没脑的念了几句没有什么关联的诗句,张口问着周凌宇的来意。

    他这一番作态若是被行家看见肯定要被笑掉大牙了,说起来他并非是精于为人批命算卦之人,充其量也就是个票友水平罢了。

    但他却是仗着自己见多识广,在暗中揣测着周凌宇的目的,在他看来以周凌宇的年纪能够遇到的烦恼无非就是这几种罢了。

    为什么他不认为周凌宇是来求财的?

    只因为周凌宇是跟着叶啸坤一起来的,他自然知道自己这个徒弟身家几何,以叶啸坤的身份交往的人那肯定是非富即贵,这般年纪还远不到当家作主的时候,自然不会是为了钱财烦恼了。

    他似乎对自己的睿智判断很是满意,十分得意的捋了捋自己的胡须。

    叶啸坤却是没有好气的抢在周凌宇头里回答道:“师父,别闹了,不是来算命的。”

    墨临一听之下顿住了手中的动作,片刻的思索之后一把扯下了手里的假胡子,冲着叶啸坤怒嚷道:“臭小子!不早说!你看把我弄这一身的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