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新的希望
    叶啸坤在心里揣摩着叶晓蕾的心意,一旁的周凌宇却是全然没有察觉。

    此刻他的心里宛如翻江倒海一般,波澜起伏。

    原本已经对父母的下落不再抱有任何期望的他,此时听到了叶啸坤的话,发觉事情竟然还有转机不禁心潮澎湃。

    他再也顾不得去问叶啸坤关于他和叶晓蕾的关系了,此时此刻他最为关心的就是那一点点的希望。

    “叶大哥,你刚刚说你的师门有可能知道我父母的下落,是真的么?”

    叶啸坤被这番话从思索中拉了回来,他郑重其事面色严肃的点了点头。

    “嗯,确实是有这个可能的。我的师门名唤墨云阁,是一个在华国已经存续了千年之久的古老门派。”

    “墨云阁?我从没听过这个名字。已经上前年了?可墨云阁为什么会有可能知晓我父母的下落呢?”

    周凌宇内心对于这个古老的门派确实是有着几分的好奇的,可他想不明白就算是墨云阁历史悠久,又怎么会知晓他父母的下落呢。

    叶啸坤似乎是看穿了周凌宇心中的所思所想,开口回答道:“你没有听说过这很正常,因为墨云阁的存在离你的生活实在是太远了。

    就像你之前并不知晓灵韵武者的存在一样,墨云阁对于普通人来说也是不存在的。这世上有几个灵韵武者辈出的古老宗门,每一个都有自己独特的修习灵韵的独特法门,而墨云阁便是其中之一。

    至于我为什么说我的师门有可能知道你父母的下落,那是因为墨云阁自身的特殊性。与其他宗门不同的是,墨云阁更为入世。

    自创阁之日起,首代阁主就立下了规矩:墨云阁不可故步自封,应当积极与世人来往联系。而收集世上的隐秘奇闻,便是墨云阁最为重要的一项工作之一。

    许多就连政府也不曾知晓的事情,墨云阁都会一一记录下来,有许多次碰到了难解的特案要案,都是从墨云阁的记载之中找到了蛛丝马迹,这才使得案件顺利告破。”

    周凌宇听到这里依然是有些难以置信,他根本无法想象墨云阁的情报网络究竟发达到了何种程度。

    但如果真如叶啸坤所说的话,那么从墨云阁打听出自己父母的下落也未尝没有可能。

    “叶大哥,那墨云阁在哪里?我要怎么样才可以去到墨云阁打听出我父母的下落?”

    叶啸坤被他一连串的追问弄得有些苦笑不止:“你也是太心急了点,像墨云阁这样的存在又哪里是可以轻易被人知晓的。就算是被你知道了,又岂是那么容易就会放陌生的外人随便入阁。”

    听到这话周凌宇不禁皱起了眉头,心里刚刚升起了一点希望,此时居然又碰见了不小的难关。即便是知道了墨云阁的所在,想必也有人把守。不过若是论起拳脚,如今的他倒也没有什么好怕的。可是自己是有求于人,要是仗着武力硬闯那目的也就没法达成了。

    叶啸坤看着他为难的模样哈哈大笑:“傻小子,自己在那瞎想些什么呢。我既然会对你说这些事,自然会想办法帮你,难不成你以为我告诉你这些就是为了过过嘴瘾么。”

    周凌宇闻言抬起了头,眼中充满了感激的神色。他真的非常感谢叶啸坤,虽然两人以兄弟相称,到说到底也不过是萍水相逢。他从没为叶啸坤做过什么,反倒是叶啸坤一直在帮他。

    可叶啸坤似乎从来也不在乎这些,从游轮格斗赛上的性命相搏,到今日的领周凌宇登墨云阁,叶啸坤从未期望过从他那里得到什么回报。

    今天的事想必本来也是件十分难办的事。墨云阁那可是传续了上千年的古老宗门,即便再怎么入世,阁内的规规矩矩条条框框肯定也是少不了的。像叶啸坤这样尚未争得同意,就带了一个陌生人入阁,也不知他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一方面担忧着叶啸坤会受到墨云阁的责怪,可另一方面又十分迫切的我想要一探墨云阁了解自己父母的下落。此时的周凌宇内心无比的复杂,连面上的表情都随之变得有些扭曲了。

    叶啸坤看着周凌宇复杂的表情,似乎也是猜到了他心里的所思所想,开口宽慰道:“凌宇,不用多想。我好歹也算是墨云阁阁主的亲传弟子,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墨临那老头最是爱才,说不定一看见你这样的青年才俊,一高兴就给忘了也说不定。”

    周凌宇听他这么说才稍稍放松了几分,只是心中又升起了不少的疑问。

    原来墨云阁当今的阁主叫做墨临,叶大哥还是他的亲传弟子。也不知道那墨临阁主今年多大年纪,想必该是位须发皆白的老人了吧。可是怎么听叶大哥他喊他老头,似乎对自己的这位身为一阁之主的师傅没有多少敬意的样子。也不知道那墨临是个什么样的人。

    想到这他突然对墨临好奇不已,脱口向着叶啸坤问道:“叶大哥,你师傅是个什么样的人啊?他有些什么喜好吗?我想早点问清楚也好做些准备,到时候向他打听我父母的下落也能少一点阻力。”

    叶啸坤听了这话看着周凌宇一阵出神,他突然发现自己这个兄弟不光和他一样性格洒脱磊落,做起事情来倒也甚是周全,绝不只是一个空有武力的愣头青,不禁又对周凌宇多了积分好感。

    可一想到自己的那个便宜师傅,叶啸坤的表情却是变得有些复杂了。他突然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用语言向别人描述自己这位师傅是个怎样的人。他甚至曾经几度怀疑过,自己这个师傅是不是一个重度的精神分裂症患者。

    只见叶啸坤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还真的没法子跟你说清楚,至于这喜欢的东西那更是没个准了。或许,等你亲眼见到他的时候自然就会明白了。”

    周凌宇被弄得有些糊涂了,可既然叶啸坤已经这么说了,他到也不打算继续问下去。

    比起这些他现在有一个更为重要的问题:“叶大哥,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动身?”

    “这个……,我倒是没有什么问题,主要是你……”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周凌宇已经再次开口:“那我们现在就出发。”

    “现在?!”

    叶啸坤有些难以置信。

    “现在!”

    周凌宇无比肯定的回答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