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玉石俱焚
    说话的人自然就是周凌宇。

    看着他如此冒冒失失的就凑上前去,田冲急得双目圆睁,一对眼珠都快要从眼眶里蹦出来了。

    他感觉自己现在已经处在了崩溃的边缘。

    先是个不知厉害的女警,不听命令就脑子一热冲上去了。

    现在又有个“傻子”以为是在拍电影,羊入虎口自投罗网去了。

    他甚至不敢想象,如果暴徒自感穷途末路伤害到那两个人该怎么办。

    作为此次行动指挥者的他,谋划了如此之久,费尽了无数心血,才终于把两名嫌疑人逼至了绝境。

    虽然行动中出现了偏差,但只要能顺利的逮捕两名嫌疑人,那也是瑕不掩瑜无伤大雅。????可偏偏事情永远在向他意料之外的方向发展。

    此刻的田冲心中矛盾重重,一方面是无辜的群众和自己的同僚,另一方面是追缉已久的嫌疑人。

    他该怎么选择?

    是优先保证人质的生命安全,还是果断的击毙对方?

    没有答案。

    此时被挟持的女警心中也同样是万分焦急。

    自己如今被制已经是动弹不得了,而且对方在刚刚锁住自己喉咙的同时就已经掏出了刀狠狠地架在了脖颈之上。

    而这当中最为关键的就是暴徒持刀的手法。

    他是反握的!

    用这样的手法持刀,又将自己的身体牢牢地挡在他身前,这一切都说明了这名暴徒绝不简单。

    即便现在可以寻来一位枪法高明的狙击手,再找到一个角度完美的狙击地点,暴徒也会在他倒下的那一刻因为惯性而割破自己的喉咙。

    如果犯罪可以成为一种职业,那对方无疑是顶级的职业选手。

    她早在被反制的那一刻就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心理准备。

    当她看到周凌宇凑上近前的时候,在她心里燃起的不是生的希望,而是无比的焦急。

    如果有人要牺牲的话,有自己一个人就够了。她加入警队的那天就对自己说过,决不让任何一个无辜的平民受到伤害。

    只是如今她似乎做不到了。

    不要说喝退周凌宇,被锁紧的喉咙使得她就连呼吸都是无比的困难,此刻的她更是渐渐的有些失去了意识。

    原本在挣扎的双手已经无力的垂落……

    周凌宇自然早已经将一切都尽收眼底,从暴徒逃跑到反制女警,再到女警被挟持为人质。

    两个人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被他深深地可在了脑中。

    周凌宇非常确定,自己可以轻易地徒手制服这名暴徒。

    但当他观察到暴徒反持利刃,将女警当做了挡箭牌的时候,他还是决定用一种更为稳妥的办法解决眼前的困局。

    所以他才会装作一副傻呆呆的模样,借此来麻痹所有人的注意力。

    事情也正如他所料,借着装傻充愣的功夫周凌宇已经离两人非常近了。

    暴徒依然保持着警惕,但在他的目光中依稀存在着一丝微不可查的轻蔑。

    因为不管是周凌宇的年龄,还是他略显单薄的身形,从任何一方面来看周凌宇都没有可能会对他造成威胁。

    可是当周凌宇走到了一个离他非常之近的位置时,暴徒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周凌宇离他太近了!

    在这样的近距离,又是在自己有些负伤的情况下,如果对方是一名灵韵武者,那自己很有可能功亏一篑。

    可是眼前这个平凡无比的小子又怎么可能是灵韵武者?

    正当暴徒心中有所犹疑时,一道锋利的目光令他突然惊醒。浑身的汗毛根根倒竖,多年来在沙场中锤炼出的直觉告诉他:事情不妙!

    周凌宇在迈出最后一步时,彻底敛去了自己那嬉闹玩耍的表情。

    取而代之的是无边的寒冷杀意,那瞳孔中流露出的目光是一种连地狱的恶鬼见到都会悚然而惊四散奔逃的恐怖。

    可惜暴徒已经没有时间反应了,在这样的距离,以周凌宇的身手和速度,这个世界上恐怕已经没有人能够躲开他的攻击。

    周凌宇的一只手已经探上了暴徒持刀的右腕,瞬间发力之后,传来的是一声仿佛方便面被人蓄力之下一掌拍碎的脆利声响。

    看似无比轻易简单的一击,却在瞬间就将一位强悍如彼的暴徒右腕捏成了粉碎。

    “当啷”一声,原本握持在暴徒手中的利刃已经黯然掉落在地。

    灵韵武者!

    暴徒的心中此时无比的惊诧,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在此时此地碰上一位此等高手。

    时运不济,却也败的不冤。

    不过一瞬间他就已经清晰的判断出两人实力上的巨大差距,自己已然是十败无胜。

    那至少拉上一个垫背的吧。

    暴徒眼中突然流露出了一股凶悍决绝的气息。

    周凌宇锐利的目光捕捉到了他的眼神,只是短短一瞬已然看透了对方眼神中所表达的含义。

    他再不恋战,对于这样的对手继续纠缠下去已经没有意义。

    只见周凌宇狠狠地一脚将那暴徒踢向了空中,随即一把揽住了女警的纤腰将她搂入了怀中向着警车簇拥的地方狂奔而去。

    直奔到一辆警车后才将将停住,把女警员护在了自己身下,将警车当做了掩体。

    一众警员不明所以,但当他们看到周凌宇的动作时,身体还是下意识的模仿着,一齐趴伏在地躲在了车后。

    几乎就在所有人躲避好的同时,原本有些沉静的夜空突然爆发出一声剧烈的爆破声。

    几个胆子稍大一些的警员在趴伏好之后,便抬起头好奇的向着被周凌宇挑飞的暴徒望去。

    他们分明看见,暴徒的身上捆绑着无数的炸药。

    在他跃至最高点时,眼中充满决绝的引爆了自己身上的炸药。

    仿佛年节时分才能看到的壮丽烟火一般,炸药绽放出的光将漆黑的夜幕撕的粉碎。

    自己居然曾经想过要逮捕这样的亡命之徒?

    从天空中飘散而下的血雨,以及难以数清已经碎裂成无数块的尸体洒落在人群之中。

    仿佛是在嘲笑着所有人,对于想要活捉自己的想法是何其的可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