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自由的味道
    一中的操场上。

    周凌宇和江梓嫣两个正肩挨着肩并排在操场上散着步。

    “凌宇,你刚刚不会是真的要让他吃……,吃那个吧……”

    江梓嫣对于刚刚发生的事依然心有余悸。

    “嗯,是有这个打算。”周凌宇点了点头。

    “啊?!他虽然是可恶了些,可这也未免太……”

    “你不知道,我气倒不是因为别的,就是一想起打赌的时候他看你的那个猥琐的眼神我就来气。今天要不是你拦着,我非把他顺着下水道冲下去不可。”

    话一出口,周凌宇自己也有点愣神了。他直到现在才意识到,自己如此生气竟是因为这个。????可这话听在江梓嫣的耳朵里却是暖洋洋的。

    “原来他那么生气是因为我的原因,在他的心里我是这么重要的么?可是不知道我在他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角色。这家伙跟个木头一样,真是急死个人了。”

    江梓嫣一个人在心里胡乱的思索着,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周凌宇看她突然这副模样赶忙焦急的问道:“你没事吧?我看你面色不太好,是不是生病了啊?”

    江梓嫣听了这话被气得翻了个白眼,满含怨念地说到:“你呀你!木头都该开花了,你简直就是个石头!不理你了!”

    说罢,她怒气冲冲的独自走进了教学楼里。

    只留下傻愣愣的周凌宇独自一人石化在了操场上。

    “我又说错什么了?”

    女人心海底针,直到多年之后,他才明白了这句话的真实含义。

    回到了班级里,周凌宇仍是苦苦思索着江梓嫣生气的原因,可却一直想不出答案。

    他本有心问问身旁的李盼娣,可却发现身旁的李盼娣没有半点想要搭理他的意思。

    周凌宇刚刚只注意到了自己身在榜首头名,完全没有发现进步的不只是他还有同桌李盼娣。

    半个月的时间,她逼着自己刻苦用功,将成绩提高到了大榜39名的位置,何其惊人!

    一方面她想借着埋头苦读来让自己忘掉周凌宇,另一方面她又希冀着自己若是能像江梓嫣一样成绩优异,说不定周凌宇会对她多在意几分。

    多么的矛盾!

    可她实在是太高看了周凌宇了。

    就像江梓嫣说的一样,周凌宇现在就是个还没开悟的顽石。

    她的这一番心思完全就是对牛弹琴了。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李盼娣又是早早的就走了,江梓嫣也没有像往常一样等在五班的门口。

    周凌宇突然觉得心里有点空落落的。

    可是转念一想人家一个要备考,一个为了帮自己连第一都丢了。

    如今打赌也赢了,自然就没有必要再来拉着他一起复习的道理。

    可他却不知道,江梓嫣只是在生他的气而已。

    此刻的江梓嫣正坐在班级里,等着周凌宇来哄哄自己。

    可她干等了半晌也没见有人来,终究还是忍不住了。

    江梓嫣来到了五班的门口,才发现五班早已经是人去屋空,哪还有半点周凌宇的影子。

    她气得狠狠地顿了顿足,心里咒骂着这颗不通人情的“石头”。

    …………

    宽敞的大街上,车辆依然在川流不息的来往着。

    周凌宇正优哉游哉的在马路上闲晃着。

    夜晚的习习凉风伴着淡淡的花香袭来,周凌宇心中无比的欢欣雀跃,他正在尽情的享受着这失而复得的自由的味道。

    但他的这份安宁也就到此为止了。

    突然之间,一辆全黑色的彗星h6suv像一头发了狂的公牛一般猛地冲上了人行道,向着周凌宇所在的位置扑了过来。

    如今的周凌宇感官之敏锐异于常人,他很快的反应了过来,噌噌两步急退已经和那辆车拉开了数米的距离。

    他才刚刚闪过身,那辆车就已经狠狠地一头撞在了旁边的低矮却又十分坚实的墙壁上。

    巨大的冲击力使得车头部分已经变了形,凹陷下去了一截,引擎盖在冒着淡淡的烟。

    副驾驶位的车门也早已不见了踪影,旁人可以很轻易地将车内的情景一眼看到底。

    坐在驾驶位上,身穿黑色皮衣的男人已经瘫在了张开的气囊里,没有了声息。

    虽然是相隔了数米的距离,但周凌宇依然可以清晰的看到有着鲜红的血液顺着驾驶员的手指低落。

    他的呼吸也渐渐的微不可闻,看来多半是活不成了。

    正当周凌宇打量着车内的情况时,数量形色各异呼啸着警笛打着爆闪的警车正尾随其后急速追赶而来。

    像是集体出动疯狂在追赶着猎物的狮子群一般,声势无比浩大。

    当先的几辆由于速度实在太快,在发现追捕的目标已经停止了活动时才猛然刹车,横向漂移了出去。

    一时之间,轮胎与柏油路面剧烈的刺耳摩擦声响彻夜空,路面上布满了漂移后留下的深色轮胎印记。

    路面上白色的烟尘四起,甚至能够闻到橡胶烧糊的味道。

    不过在转眼之间,警车已经将事发地点团团堵住,围了个水泄不通。

    数名或着制服或穿便衣的警员动作利落的下了车,在警车的掩护下摆开了阵势。

    此时的周凌宇却是小小的吃了一惊,在燕京这么多年了,看到如此大的阵仗还是头一回。

    像这样的场面恐怕只有在电视屏幕和影院里才能够见到,可今天居然实实在在的在他的眼前上演了。

    他不禁对撞毁车辆里面的人的身份多了几分好奇。

    究竟是什么人能让燕京警方几乎倾巢而出?

    他正在脑中思索着对方的身份,是以并没有注意到在撞毁的suv里面还有一个人。

    正当警方屏气凝神严阵以待时,suv的车门已经打开。

    一个身型壮硕的成年男子从车内跳了下来,男子的穿着从头上到脚下全是清一色的黑色。

    他的动作有着些许的踉跄,脚尖方一触地竟险些摔倒了。

    可当众人都以为他要扑倒在地进而束手就擒之时,男子的动作却是令人惊讶不已。

    只见他伸出一根食指在地面上轻轻地点了一下就已经稳住了身形,然后竟然手脚并用像一只野兽一样奔跑起来。

    他的速度是如此之快,活像是一只在发足狂奔的猎豹。

    而在他前进的方向上,正是仍然有些走神的周凌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