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依依惜别
    坐在返程的大巴车上,三人心中各怀着心事一时间寂静无言。

    江梓嫣对于马上就能回到家见到父母自是喜不自胜,她和周凌宇又都是一中的学生一路上有周凌宇的陪伴自己的安全自然不需要担心。

    只是一想到接下来两人之间的独处,一张俏脸上不知何时多了几许绯红。

    艾丽却似乎对即将返家提不起多少兴趣,一想到即将要与周凌宇分别她的心里就五味杂陈。

    她现在甚至有点希望自己就那样和他被困在孤岛上该有多好,那样自己就不用再去面对那些迟早会到来的纷纷扰扰。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有些舍不得离开这个身世与她有几分相似的的男子了。

    在艾丽如今的心目当中,周凌宇早已不是一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少年,而是一个可以让自己依靠信赖的男人。

    对于这种心境上的巨大转变,就连艾丽自己似乎都没有察觉到,她只知道自己现在对周凌宇是如此的不舍。????可周凌宇现在却没有将心思和注意力放在两女身上,是以并没有察觉到两人此时那复杂的神情。

    他淡淡地回想着与张老伯依依惜别时的场景,以及张老伯在临别时对他所说的一番话。

    …………

    “小娃娃,谢谢你啊,真是多亏了有你出手相助俺这传家宝才能失而复得。俺家里也没什么之前的物件,老头子我无以为报就把这琉璃盏送给你吧。”

    周凌宇听到这话自然是惊讶无比,张老伯竟然要将他视若生命的传家宝送人?

    周凌宇自然是一番推却,他之所以出手一来是感念张老伯的恩情,二来也是因为看不惯赵三等人的胡作非为才挺身而出,并非是盯上了这八宝琉璃盏啊。

    可张老伯却是打定了主意铁了心非要将琉璃盏送人不可,周凌宇这才勉强收下了。

    不过以他的机敏自然也很快就明白了张老伯的用意,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像他这样一位平凡无奇的农民拥有这样一件流光溢彩的宝物本身就是一件祸事。

    今天有周凌宇帮他,可下一次呢?

    周凌宇不可能永远守在他身旁啊。

    周凌宇其实也想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才饶了阿彪的性命,还把他带回了张老伯的家里养伤,为的就是想让阿彪念在张老伯收留他的恩情的份上,将功补过保得张老伯的安全。

    但张老伯对于阿彪终究还是不放心的,再者说即便阿彪愿意一直守着他保护着他,可这世上又哪里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留着这样一件宝物,日后终究难免惹上杀身之祸。

    失了宝物总比失了性命要好,他并非一个视财如命的守财奴。所以他才打定了主意,要把这自己珍视无比的传家宝送人。

    与其来日丢了宝物失了性命,张老伯宁愿把它送给对自己有恩的周凌宇。

    一来报了周凌宇的恩情,二来自己守着这琉璃盏也没多大用处说不定送给周凌宇能派上更大的用场,他能看得出来周凌宇绝不是普通人。

    虽然他只是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庄稼汉,可他自认还是有几分识人之明的。

    虽然他与周凌宇相处的时间很短,可是从周凌宇的言语谈吐和举止气度,以及他年纪轻轻就已经具有的非凡身手中就可以看出,此子定非等闲之辈。

    可既然打定了主意要把琉璃盏送人,那自然是要把这东西的来龙去脉说个清楚的。

    “这琉璃盏说来其实也算不上是俺张家的东西,还是俺祖上从附近的深山里刨出来的。村子里从古时候起就流传着一个传说,一位手持八宝的神仙曾经驾临此地,而他手中所持的一宝的形状像极了俺那老祖发现的琉璃盏。所以他就把那盏带了回来藏在家中,成了俺张家的传家宝。”

    张老伯一边说着,一边脸上竟带了几分神神秘秘的色彩。

    “只是这盏除了好看些,形制古朴些这些年来倒也从没听说发生过旁的什么古怪的事情。或许正是因为它是神仙的宝贝,所以在俺们这些凡人手里派不上大用场,不过这盏对你兴许有用也说不定。你带了回去之后也尽量莫要给旁人看,需得小心保管着才是。”

    对于珍视多年的琉璃盏张老伯自然是不舍的,这才难免多唠叨了两句。

    周凌宇自然也理解他的心情,面上并无不耐连连点头应允着。

    …………

    随着长途大巴车缓缓地停住,周凌宇也收回了心思。

    车上的乘客们一个接一个的提着随身的行李下了车,他们三个反倒是不着急不着慌的拖到了最后一个才缓缓站起身。

    站在奔流不息人来人往的高铁站大厅内三人一时间相顾无言,那种将要和与自己共同经历过生死患难的好友分别的滋味,非得是经历过的人才能懂得其中的酸楚。

    连日来的多番变故,使得周凌宇竟是从未思考过三人终究还是会有分别的那一天,而如今分离已然近在眼前。

    他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言语去道别,他的心里是那样的难舍难离,有无数的话想要倾诉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就像八年前父母的突然失踪一样,那股难以名状的无力感再一次的袭上了心头。

    他的双手无力地垂落,原本自信高昂的头颅也不自觉的低下了几分。

    江梓嫣心中自然也是十分的难过,眼圈早已泛红,她紧紧的扯着艾丽的双手不愿放开。

    艾丽终究是三人中最年长的,对于离别之事相比起周凌宇和江梓嫣二人多了几分坦然。

    她的脸上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给了两人一个大大的拥抱,随即说道:“你们不要这样子嘛,搞得好像我们以后也不会再见面了一样。”

    她俏皮的眨了眨眼睛继续道:“不要难过了,等有时间我会去看你们的,除非你们把我给忘了,要是那样的话我可真的要难过了。”

    周凌宇这才重拾了神采,是啊,如今交通便利,通讯科技发达,从燕京到山海不过几个小时的事情而已。

    想要见到艾丽并没有多难,他无须如此啊。

    江梓嫣也是破涕为笑:“怎么可能,艾丽姐,说好了啊,有时间一定要来看我们啊。”

    “嗯,一定,我保证。”

    艾丽抬步远去,直走到身影即将消失的地方才又回身向着两人扬了扬手。

    两人也向她挥手作别,只是不知为什么,周凌宇看着艾丽眼中那似有若无的泪光,竟是生出了一点细不可查的不安之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