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惩奸除恶(四)
    周凌宇猛地睁开了合上的双眼身上已然惊出了一层冷汗,可他却发现自己竟然安然无恙?!

    刚刚亲身经历的那一切仿佛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他的身上并没有中枪,阿彪也依然保持着之前单膝跪地的姿势,除了自己踢断了他的肋骨,身上并无其它伤痕。

    可刚刚发生的一切却又是那么的真实,真实到他现在也依稀感觉得到那子弹穿透身体时的痛楚,真实到被死亡的恐惧笼罩时惊出的那一身冷汗已然打湿了衣衫。

    他没有再过多的思索刚刚那一切究竟是真是假,似本能的反应一般身体下意识的发动了。他一把扯起地上的阿彪倒向一旁。同时用脚尖踢起掉落在地的军刀,向着仓库内的一个角落疾射过去!

    就在他们刚刚动身的时候,两声枪响已经爆发出来,子弹离开了枪膛以人眼无法捕捉的速度激射而出,随即两个骇人耳目的弹孔出现在他们刚刚所处位置的地面上。

    阿彪看着那碎裂的弹片和地面上的弹孔惊骇不已,他有些想不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目光在仓库内四处逡巡着,想要找出开枪之人。

    终于,在仓库内一个隐蔽的角落内,他发现了庞天虎的身影。

    此时的庞天虎双膝跪倒在地,浑身浴血。在他的咽喉处正插着曾经握在阿彪手中的那柄利刃,鲜血止不住的向外涌着。庞天虎的双眼猛地瞪大着,仿佛眼珠都要被惊得要跳出来了一般,面上透露着难以置信的神情。????他的双手无力地垂落在体侧,一只手中握着一把半自动手枪。显然,那两发子弹正是从庞天虎手中的枪内射出的。

    阿彪转瞬间就明白了一切,狡兔死走狗烹,他不是没有想过自己会有鸟尽弓藏的那一天,他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只是当那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他的心还是彻底的凉透了。

    他很感激周凌宇,他不仅饶过了自己还把自己从庞天虎的枪口下救了出来,这么一算他似乎已经欠了周凌宇两条命。但在他心生感激之余,心里却是有更多的疑问冒了出来。

    为什么周凌宇能够救下两人的性命?

    他很清楚,当时周凌宇全部的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庞天虎藏身在阴暗的角落里,那是周凌宇视线的盲区,他不可能注意到庞天虎的。

    那他又是怎么抢在子弹击中两人之前就间不容发的避开了?还反过来要了庞天虎的性命?

    周凌宇自己也想不通他为什么会有那样奇异的一番“虚拟的记忆”。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他付出实力跌落回小成的代价所换来的不仅仅是五感通灵,同时激发出的还有第六感官。

    只是这第六感尚显稚嫩,又与其它五感略有不同。五感乃是人与生俱来,那是再熟悉不过的了。可第六感并不是人人都能具有,即便拥有也很难像五感那样随心所欲的使用。

    非得是到了性命攸关的生死时刻才会自发而动,救人于危难。

    只是这一点,此时的周凌宇还并不知情。

    江梓嫣和艾丽两人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番变化,也是惊奇不已。她们心中有些抱怨,周凌宇总是这样,在她们刚刚觉得自己对他有了一点了解的时候,马上又给自己披上一层神秘的面纱,使人捉摸不透。

    周凌宇若是此时知晓她们的想法定然会苦笑不已,这一切本非他所愿,对于自己身上所发生的神奇,就连他自己也时常会感到讶异。

    他走到庞天虎的尸身前,确认了他的死亡。又在他的身上摸索了一番,从他怀中找到了张老伯的琉璃盏和不少的现金。

    周凌宇的脸上难得的有了一丝笑意,不仅夺回了张老伯的传家宝,回家的路费也不用再犯愁了。

    他转回身走到两女身旁说道:“张老伯的琉璃盏抢回来了,回家的路费也有了着落,我们走吧。”

    江梓嫣点了点头,艾丽却出声问道:“那他怎么办?”

    周凌宇的目光顺着艾丽所指落到了阿彪的身上,自己刚刚没有多想顺手救了阿彪的性命,此时却是有些为难了。

    阿彪沉默不语,自己现下身负重伤根本动弹不得。不管现在周凌宇打算如何处置自己他都无力反抗,也不想反抗。自己的命是周凌宇救的,而他对于自己所做的错事也是心知肚明。就算周凌宇打算杀了自己,他也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怨言或是不甘。

    周凌宇沉吟半晌,终于开口说道:“把他带上吧,其实他并不是个十恶不赦的人,为虎作伥也是事出有因。”

    周凌宇想起了在那段虚拟的记忆当中阿彪在弥留之际与庞天虎之间的一番话,他似乎有些明白了为什么阿彪会跟随在庞天虎的身旁。如今的他对阿彪却是怎么也恨不起来,终是做了这样的决定。

    听了周凌宇的话,阿彪猛地抬起了头。

    他居然肯放过自己?难道他就不怕养虎遗患么?并非十恶不赦,事出有因?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阿彪望着眼前这个身形有些许瘦削的青年,对他充满了好奇和不解。可他终究无力再想下去了,钻心的痛感袭来,使得阿彪一头昏死了过去。

    周凌宇将手中的琉璃盏交给了江梓嫣,扛起昏迷不醒的阿彪,一行四人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

    当阿彪再醒过来时,正躺在一张床上。他发现自己身上缠满了绷带,虽然伤处仍感疼痛,但已经没有了先前的锥心刺骨。

    他四下打量着如今的所在,发现室内的景物如此的熟悉,分明是之前自己和赵三一伙人打砸的那处农舍。

    “你醒了啊。”一个苍老又带着些许怯意的声音向耳边传来。

    阿彪举目向发声之人看去,一眼就认出了那是他抢夺的琉璃盏的主人,如今额头上还有一片淤青的张老伯。

    张老伯似乎很是惧怕他,隔着八丈远和他说话也不近前。这也难怪,虽然当时他并没有出手,但再怎么说也是参与者之一。张老伯能够愿意收留他,那已经是胸怀宽广莫大的恩情了。

    其实一开始张老伯并不情愿,对着这个恶人,他恨不得一棒打杀了。但碍不住周凌宇的一番劝解,又想想阿彪也确实没有对他做什么,这才勉为其难的收留了他。

    但总归心里还是有些疙瘩,对阿彪还是心怀戒备的。

    “那三个人?”阿彪出声问道。

    “那三个娃娃已经回去了,你可别想再打他们的主意!”张老伯气愤的说着,身体已经做出了戒备的架势,生怕他要恩将仇报。

    阿彪不禁苦笑,他自然不会那么做,不管怎么说也是周凌宇救了自己。其实他现在已经有些明白了为什么周凌宇要留下自己的性命,还把自己安置在这里。

    他是在给自己一个将功赎罪,改过自新的机会。阿彪看着有些冒傻气的张老伯,流露出了一丝笑意。同时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挣扎着站起身。

    “你要干什么去?”张老伯有些狐疑的问道。

    阿彪不禁又是苦笑,语气和缓的回道:“你放心,是他们救了我,我不会伤害他们。只是他们阅历太浅,有些事我要帮他们料理干净。”

    说罢,不再理会张老伯,抬脚出了大门。

    张老伯看着阿彪远去的背影,对他的改变讶异不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