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惩奸除恶(一)
    正在玩牌的赵三一干人等惊恐不已的望着仓库的大门,好似有一只洪荒猛兽正用自己硕大无比的身躯在奋力的撞击着钢铁铸就的大门。

    随着那猛烈的撞击,大门发出了一阵阵的悲鸣刺耳无比。门与墙壁相连接的地方不断地有砂砾石块被扑簌簌地震落,扬起的大片烟尘更是为眼前的场景添上了一抹诡异的色彩。

    一声、两声、三声……

    每一次的撞击都在大门上留下一个脚印,那脚印将门板都踹得变了形,留下的痕迹更是连鞋底的纹路都清晰可辨。

    那究竟是个什么怪物!

    每一个人都在自己的内心深处,极尽想象力的描绘着那恐怖怪物的形象。

    终于,大门的一角再也承受不住那巨力脱离了墙壁。

    仓库内的所有人仿佛都被人握住了心脏,恐慌的情绪在室内蔓延着,一个个的目光中都透露着恐惧。????又是一阵猛烈的踹击声,大门终于再也支撑不住,轰然倒塌了下来。随即,爆发出了一声惊天巨响,宛如晴天霹雳,众人的耳膜似乎都要被那巨大的声响震裂了。

    倒下的大门惊起了无数的烟尘向四下弥漫,在那烟尘的笼罩中,一个略显单薄的身影在月光的映照下伫立在门外。来人那犀利的眼神比月光还要冰冷,而其中更是透着几许直欲择人而噬的殷红。

    来人正是周凌宇!

    他在县城内极力的奔走寻找着记忆中的车辆,这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县城却是着实费了他一番功夫。最后,他终于在这间地处荒僻角落的仓库外找到了那辆车。他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怒火,向着仓库的大门直接发起了攻击。

    没有复杂的计划安排,没有长久的蛰伏,他根本也不需要那些。在他强横的实力面前,那些都显得画蛇添足了。

    赵三等人却是没有什么动作,对于未知的恐怖想象和现实状况之间的巨大落差让他们一时间愣住了,他们需要一点时间来接受这种反差。

    周凌宇却是没有半刻的停留,他的目光在这宽敞的并没有对方多少杂物的废旧仓库内巡视着,很快的就发现了江梓嫣和艾丽两女的所在。

    此时她们两人正倚靠在一起,团坐在地上。但她们的目光中却没有赵三等人流露出的恐惧,而是满满的期盼,她们似乎早就预料到了周凌宇的到来。

    周凌宇抬腿迈步,转瞬间就已经到了两人的身前。他轻易地扯去了两人身上的束缚,轻轻地搀起了她们。

    “你们没事吧?”周凌宇出口问道。

    “没事。凌宇,他们把张老伯的琉璃盏抢走了,还打伤了他。”

    江梓嫣摇了摇头,表明自己并没有受到伤害,随即向周凌宇说明着眼下的境况。

    “你应该已经回去过了吧?张老伯他还好么?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艾丽活动着被束缚已久已经有些酸麻的手腕,出口问道。她相信既然周凌宇出现在了这里,那么想必他已经清楚了事情的经过。

    她现在唯一担心的是被打伤的老人,和对周凌宇在没有丝毫线索的情况下就轻易找到她们的惊奇。

    “嗯,已经回去过了。张老伯他没事,只是受了点皮外伤,不用担心。其他的事情,我们回去再说。”

    周凌宇淡淡的回答着,让两人安下心来。眼下并不是说话的时候,他还有些人有些事要去处理。

    他转过头盯着就守在不远处的赵三,眼中充满了说不尽的厌恶。

    赵三见他看向自己,莫名的恐惧自心头升起。他转身便逃,一边逃一边口中呼喝着:“还发什么愣!都打上门来了,动手啊!”

    一干人等被这呼喝声一惊,如梦方醒,他们纷纷抄起手边的家伙向着周凌宇冲了上来。周凌宇连看也懒得看他们一眼,一拳打断了当先一人手中所持的粗壮木棍,紧接着就是抬腿一脚,将他踹出了老远。

    其他的人也是同样的下场,手中所持的武器在周凌宇面前就像纸糊的一般纷纷折断、碎裂。转眼之间,一众打手们已经各个瘫倒在地,昏迷不醒。

    只剩下了一个人,他一直躲在远处不敢上前。如今见到只剩自己一人,双腿无法自已的颤抖着。他丢掉了手中的武器,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指着赵三说道:“不关我事啊!都是赵三的主意,我什么都没干!”

    周凌宇却哪管这些,就算他说的话是真的,那他也是助纣为虐的帮凶之一。只是听了这一番话,他手上的力道还是放轻了一些。一掌拂过,将他扇飞了3米远,同众人一样昏死了过去。

    但赵三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作为所有事情的始作俑者,周凌宇断没有手下留情的道理。

    正在赵三惊恐的当口,周凌宇已经闪身到了他的面前。他还没来得及有任何动作,就听见“咔嚓”一声,他的左臂也落得了和右臂一样的下场被拧断了。

    断骨之痛瞬间袭上了心头,使得他整张脸都变得扭曲了,原本就不堪入目的五官此刻更显丑陋。

    这样的一个人留在世间也只能是个祸害,想起他的所作所为周凌宇心中再也没有半点的怜悯。他抬起手掌就要向着赵三的脖颈探去,准备终结掉这个无耻之人的生命。

    但就在这时,一道耀眼的寒光闪过,那是一柄锋利的军刺向着周凌宇袭来。时机的把握是如此的完美,寻常人定然无法躲开。

    可周凌宇又岂是常人,他在间不容发之际躲过了那突如其来的攻击,身形暴退与来袭者来开了距离。

    他如今只有小成的实力,还做不到刀枪不入。更何况那柄利刃打磨的如此锋利,他如果硬接难免要受重伤。

    周凌宇冷冷地盯着偷袭者,那人正是阿彪。

    他之所以出手并不是要为了救赵三的性命,那对于他来说根本无足轻重。他只是为了等一个机会,一个出手的绝妙时机。

    在周凌宇准备对赵三下手时,他终于等来了自己期盼已久的机会。当一个人以为自己胜券在握时,一定会有瞬间的破绽。多年来刀口舔血的日子的磨练下,使得他已经将战斗变成了一种本能。

    他并没有错过那个瞬间,他出手的时机很完美。

    只是可惜,他的对手是周凌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