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去而复返(二)
    周凌宇一路狂奔,大约半盏茶的功夫就已经回到了村里。

    回来时的路早已打听清楚,这回并没有绕远,再加上他发足狂奔的关系是以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

    他匆匆忙忙的奔进张家老宅的院内,眼见已经破损得撒了一地的葫芦架,一颗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他赶紧进到了屋内,叫喊着三人的名字,但却没有人应答。

    最后,他终于是在厨房的灶台边找到了昏迷的张老伯,却始终没有见到江梓嫣和艾丽两人的身影。

    他轻轻地扶起张老伯,想要叫醒他。

    老人好一会功夫才苏醒过来,像是废了极大地力气才分辨出眼前的人是周凌宇。

    他的额角上一片青紫,说话也是有气无力,甚至有些带上了哭腔。

    “小伙子,你回来了啊……,快……,那两个女娃娃被赵三那混小子给掳走了!”

    周凌宇听了,心情瞬间沉入了谷底。虽然他早就猜想到了这一点,但当老人亲口说出确认了之后,仍是受了不小的打击。

    他很自责,他不是没有想过赵三去而复返的可能。

    只是他认为,自己白天展露的武力足以震慑住他们。

    他千不该万不该,留下两个女孩子和一位老人去面对那伙凶徒。

    将老人安顿好之后,周凌宇心中怒不可遏的再一次向着县城进发了。

    …………

    车内,赵三正自洋洋得意着。

    掳走江梓嫣和艾丽两女自然是他的主意。

    白天的时候他把事情办砸了,如今掳了两个如花似玉的娇滴滴小娘子回去,就是为了献给庞天虎。

    以两女这天仙下凡一般的姿容,赵三非常确定庞天虎一定会非常的高兴。

    兴许他这一高兴,就忘了自己办事不利的罪过,说不定还能给他不少好处。

    但可惜的是没有找到周凌宇那臭小子,白天就是他害自己丢尽了颜面,还被庞天虎一通臭骂。

    可没想到自己回去的时候,那小子竟然已没了踪影。

    他这一路上向着阿彪说了不少恭维的话,还把周凌宇描述的如何如何厉害。

    就是想让阿彪给周凌宇一个狠狠地教训,可却扑了个空。

    他把自己的一腔怒火尽数发泄到了张家老宅的身上,毁了葫芦架,把屋内的东西砸的砸摔的摔。

    发泄了好一会,才又逼着张老汉说出了那传家宝的位置。

    原来他竟把那琉璃盏砌在了灶台一个隔层里,难怪自己几次三番趁夜偷摸进去也没有找到。

    望着如今被阿彪捧在怀中脏兮兮的琉璃盏,赵三脸上堆满了笑意。

    “唉,还得是彪哥您出马啊。那小犊子准是知道了您的厉害,怕了,自己一个人跑了。”

    赵三没话找话的瞎掰着,周凌宇又怎么可能事先知道他们会去而复返还带上了阿彪。

    阿彪听了也不答话,他对赵三这种人一点兴趣也没有,对他的话更是当成了放屁一般。

    赵三自觉没趣地嘿嘿干笑了两声,笑得更殷勤了。

    但他的心里早已经把阿彪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

    “嘈,装什么装。一路上竟让我热脸贴冷屁股了,真把自己当个玩意了。”

    “哼,这一次我不仅把琉璃盏带回去,还捎上了这么两个美人,老板肯定要对我另眼相看的。”

    “等我做大了,你就是给我提鞋都不配,到时候看我不把你使唤的跟条狗似的。”

    他在心里做着美梦,想象着自己飞黄腾达后的风光。

    车子很快回到了县城内,但此时天色已然黑了。

    他们没有在宾馆门前停下,而是又开出了很远的路在一间荒僻的仓库门前停下了车。

    一行人趁着夜色,在没有人注意到的情况下将江梓嫣和艾丽带入了仓库内。

    仓库内间一间办公室内庞天虎正窝在一个宽敞的沙发内品着美酒,阿彪走上前去小心翼翼的将怀中的琉璃盏递了过去。

    庞天虎兴奋无比,虽然盏上布满了灰尘,但他非常确定那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件宝贝。

    他极力的克制着自己,不想让其他人看出太多的欣喜之情。

    赵三见庞天虎没有注意到正在呜咽中挣扎的江梓嫣和艾丽两人,赶忙凑上前去。

    “虎哥,怎么样,我跟您说的没错吧,这是件稀罕宝贝吧。我不光把琉璃盏给您带回来了,还给您带了个惊喜。”

    赵三言语上套着近乎,不遗余力的为自己邀功,打了个手势,就有人把两个衣衫已经凌乱的女子提到了且近。

    庞天虎闻言抬起了头,打量着赵三口中的“惊喜”。

    这倒确实称得上是惊喜,庞天虎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但江梓嫣和艾丽的花容月貌与往常那些胭脂俗粉又怎可同日而语。

    庞天虎挑起了眉头,眼睛微微地眯着,脸上的笑意更加的浓了。

    “嗯,三儿,这件事你办的确实不错。白天的事就算揭过去了,以后用心做事,亏待不了你的。”

    赵三听了这话,一时喜笑颜开眉飞色舞的。

    “那是!虎哥,您放心,您交代给我的事一准儿差不了。”

    一边说着,他竟然在庞天虎身边坐了下来。

    庞天虎瞬间敛去了面上的笑意,冷冷地盯着赵三。

    对这样一个给他三分颜色就敢开染坊的货色,庞天虎刚刚升起的一点好感瞬间又消失不见了。

    赵三感受到那冰冷的目光,打了一个激灵,顿时生出了浑身的冷汗,顺着背脊滑落进腰间。

    他知道自己唐突了,赶忙站起身,站到一边陪着笑。

    “行了,把这两个女人带下去,等下带回宾馆。现在,先给我打些清水来。”

    庞天虎出言吩咐着,赵三赶忙照做,不敢再说半句话。

    很快一桶清水摆在了庞天虎面前,庞天虎拿起一条干净的毛巾仔细擦拭着那布满灰尘污渍的琉璃盏。

    阿彪看着他的动作有些疑惑,不明白这东西有什么特别竟会让庞天虎亲自打理。

    但他也不出言多问,只是默默地守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赵三一群人却没有兴趣在一旁候着,三五成群出了里间,跑到仓库内用废旧轮胎搭起一个桌子打起了牌。

    时间就这样不知不觉的流逝,庞天虎专心致志的清理工作也终于结束。

    他满意的看着眼前容光焕发流光溢彩的琉璃盏,脸上再次扬起了笑容。

    可此时仓库大门爆发出的一阵巨大的震动声,却是让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