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 去而复返(一)
    县城内,一座最为豪华的宾馆之内。

    赵三脖子上挂着一条肩带,下面正吊着他打满石膏的右臂,左手捂着通红的脸站在一位中年男子的身前。

    他之所以红着脸倒不是因为事情办砸了而感到惭愧,像他这样的人也早就谈不上什么礼义廉耻了。

    红透的脸乃是被人扇肿的,下手之人似乎毫不留情,就连巴掌印在脸上都清晰可见,可想而知当时是花了多大的力气。

    “虎哥,这真的不怪我啊,谁能想到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我们这才……”

    “闭嘴!你他嘛唬傻子呢?那么多号人让一个小屁孩给办了?还有我跟没跟你说过,这件事不能声张?当成耳旁风了是么?”

    被称为虎哥的人正是庞天虎,他出言喝骂着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赵三,愤怒已极。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这件事你办了多久了?再瞅瞅你找的这帮废物,你还能办成什么事啊?”

    赵三的手下们听着却有些不乐意了,他们是和赵三从小玩到大的。

    听说给庞天虎办事又有钱拿他们自然是高兴地,可是被人这样指着鼻子骂却也一个个心里都冒起了火气。

    庞天虎的名号他们自然听过,但是强龙不压地头蛇,跑到了自己的地面上骂自己,那也是决不能忍的。

    “你他嘛骂谁是废物呢?三儿喊你声老板,你还真把自己当个物件了?信不信我……”

    他话刚出口却是再也没能说完,一柄闪着寒光的利刃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只是将将触及脖颈上的肌肤,竟然已经有一粒血珠顺着锋刃自刀尖上滑落。

    何其锋利!

    但最让人惊奇的并不是那把锋利的军刀,而是持刀的人。

    一身精壮的肌肉只是看上一眼都好像有雄浑的力量喷薄而出,更为骇人的则是持刀者那仿佛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惊人的杀气,令人望上一望都不寒而栗。

    所有人都没能看清他是何时出手的,动作无比快速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这是只有经过无比艰苦的训练,在枪林弹雨中搏杀出来的特种兵才能办到的。

    精壮男子不发一言,看了看庞天虎似乎在等待着他的指令。

    “阿彪,废了他那张嘴就是了,别搞出人命,我不想横生枝节。”

    被称作阿彪的精壮男子闻言点了点头,手上用力掐住了刚刚出言不逊之人的嘴巴,使他的舌头暴露在了空气中。

    随即手起刀落,竟然已经将那人的舌头割了下来。

    被割舌之人痛苦的呜咽着,口中满是鲜血,画面狰狞而又恐怖。

    阿彪却似事不关己一般,在自己黑色的外套上擦拭着染血的军刀。

    原本心生不满的几人,不自觉的都咽了一口口水,在阿彪冰冷目光的注视下纷纷低下了头。

    赵三默然不语,他太清楚庞天虎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虽然跟他的时间算不上有多久,但他十分清楚庞天虎有多么的心狠手辣,而他的哥哥庞天龙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从没有过半点想要反抗庞天虎的念头,此时只是想着如何挽救自己办砸了的差事。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今天之内,把你说的那琉璃盏给我弄来。如果这一次再失败,那么你也不需要回来见我了。”

    庞天虎淡淡的说着,他还是没有自己亲自露面的打算。

    虽然事情被赵三办砸了,但现在倒也还说不上事迹败露的地步。

    只要他的动作够快,他依然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把那宝贝弄到手。

    赵三闻言,心中大喜。他没有想到,庞天虎竟然还愿意再给他一次机会。

    “老板,您放心,我这次绝不会让您失望,就算是活埋了那老东西我也一定给您弄到手。”

    可是一想到自己剩下的时间寥寥无几,面上又开始犯了难。

    “但是,那个硬点子我实在是打不过。要不……?”

    说着眼睛瞟向了阿彪。

    庞天虎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心里有了些许不满。

    但是又琢磨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阿彪,这次你跟他们一起去。如果还有人敢从中作梗的话……”

    庞天虎嘴上说着,手中攥拳比出一个大拇指在自己的脖子前缓缓地划了一下。

    阿彪闻言点了点头,眼中的杀意更盛了。

    庞天虎并不是信了赵三的话,而是他觉得阿彪出马定然十拿九稳。

    这荒僻地方也没有人会认得出他来,才做了如此的安排。

    赵三领着一群人,架起了舌头被割掉的同伴,尾随在阿彪身后步出了宾馆的房间。

    庞天虎站起身,点燃了一支古巴雪茄,眼神望向窗外这破败的县城街景。

    要不是为了那八宝琉璃盏,他又怎么会跑到这样一个鸟不拉屎的乡下地方来。

    但一想到得到那宝贝之后的情景,他倒也少了几分焦躁。

    “如果真是那件宝贝的话,大哥会怎么感谢我呢?等到将来会内的大事一成,这就是我们兄弟俩一份天大的功劳。”

    想着想着,居然乐出了声来,到了最后已是狂笑不止,笑声中充满了疯狂与恐怖。

    此时周凌宇也已经来到了县城内,正在寻找着租车的地点。

    可他社会阅历太浅,出来的时候又匆忙,身上连一点押金的钱都没有带,人家又看他长得年轻以为他胡闹根本不搭理他。

    他没了办法左打听右打听,才好容易找到了一位开私家车的师傅愿意帮忙联系,但也必须等到明天才能去到村里。

    但就算是这样周凌宇也已经很满意了,他向人道了谢,约定好了时间,便再次踏上了返回村内的路途。

    他出来时还是日头高悬,可回去的时候却已经是傍晚了。

    他倒也不着急,此时没有什么挂心的事情,他倒也不用着急赶路。

    这乡野的风景对他来说很是新鲜,平日里在学校总是被课本环绕,之前又是流落孤岛食不果腹。

    此时能有个放松心神的机会他自然不会放过。

    可恰在走到了一半的时候,迎面开来了两辆面包车。

    车开得极快带起了大片的烟尘,呛得周凌宇赶紧的捂住了口鼻。

    可不知怎的,望着疾驰而去的两辆车,他心里却生出了不祥的预感。

    向着村子,发足狂奔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