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乡野恶霸(三)
    赵三见自己说走了嘴,赶忙想着有没有什么法子补救。

    “能是什么东西,钱呗。行了别废话了,张老头赶紧还钱!”

    他不敢再和周凌宇交谈下去,生怕自己一个不注意又说出什么不该说得来。

    可这时张老伯却似恍然大悟一般明白了什么,用力地拂了拂自己的眼眶。

    “好啊!感情你小子搞出这么多事图的是我那八宝琉璃盏!”

    他不说还好,一说却是火气更大了。

    “我还纳闷,你怎么三番五次的跟我打听那宝贝的事情,原来是设了个套想骗走我张家的传家宝!”

    他说着说着,眼眶不知不觉又有点红了。

    “你个丧尽天良的玩意,我当初好心收留你在家里。没想到你这白眼狼,现在居然帮着外人打起我的主意来了!”

    周凌宇一行三人此时已经彻底听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心里不禁对赵三又多了几分的厌恶。

    赵三眼见自己的事情败露,气恼不已,既然话已经挑明,此刻也只剩下强抢一条路了。

    他脸上现出阴狠之色,似已打定了主意。

    周凌宇一直警惕的观察着他,又怎会看不出他的想法。

    “怎么?龌龊的伎俩败露了,又想明抢了是么?”

    周凌宇冷哼一声,眼神死死地盯着赵三。

    “你觉得就凭这些货色办得到么?”

    听了周凌宇的话,赵三像被寒冬腊月当头浇了一盆凉水一般。

    他掂量着周凌宇的身手和自己手下那点斤两,他很清楚自己今天是断没有可能从他手上讨到半点好处了。

    他脸上现出惶急之色,心里已经没了主意。

    “行!臭小子,我们走着瞧!”

    赵三回过头,看着自己带来的这一群酒囊饭袋气恼的招呼了一声。

    众人如蒙大赦,随即搀扶起两个受了重伤昏迷不醒的打手,钻进车里就跑远了。

    周凌宇没有追上去的打算,他很清楚,即便今天解决了这些人也没有什么用。

    罪魁祸首是庞氏兄弟,只要他们贼心不死,就会一直纠缠着张老伯。

    随着赵三一行人的离去,张老伯终是受了很大的惊吓,身体再也支撑不住,踉跄了一下。

    亏得江梓嫣和艾丽眼疾手快,一把搀住了他,他才没有倒在地上。

    周凌宇也赶忙回过身,探寻起张老伯的状况。

    “唉,没想到啊,我这引狼入室也就罢了,还连累了你们这些娃娃。”

    张老伯一声叹息,首先想到的竟是自己连累了周凌宇他们。

    “那庞天虎的名字我也听过,可不是什么好人啊。你们赶快动身,不能再留在这了。不然等他们再带人来,你们也会跟着遭殃的!”

    张老伯劝说着周凌宇他们尽快离去,但三人却似乎无动于衷。

    江梓嫣和艾丽对周凌宇很有信心,即便是赵三再带着更多的人来,也绝不是周凌宇的对手。

    只是她们确实也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总要想个万全的法子才好。

    这老宅子肯定是不能再待下去了,得给老人找个新的安身之所。

    她们三人不管是哪一个,像安排个老人寻个住所都不是什么难事。

    可这主意刚一说出来,就被老人回绝了。

    “今天你们为了我惹上那等恶人就已经是老大不过意了,这非亲非故的我哪好再麻烦你们。”

    “我儿女都在城里面,我去找他们就是了,到了城里他们肯定不敢在这么胡作非为了。”

    张老伯心中打定了主意,他原本就是个倔脾气,此时的语气更是斩钉截铁。三人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便没有再劝。

    老人总归还是要和自己的儿女在一起,他们能帮的也不过一时,终归不是长久之计。

    “唉,只是可惜了这老宅子和我那一亩三分地啊。”

    老人心有不舍,这么多年他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即将到来的改变,令他有些无所适从。只想着既然要投奔儿女,便把眼下这些家当都带上,等自己到了城里应该也就不会感觉那么陌生了。

    此时若说他是逃难也不为过,可老头偏偏舍不得这些老物件,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可他既然说了,周凌宇他们自然也不会反对,只是这样一来就是个大工程了。

    “嗯,张老伯,村子里有车么?您家里这么多东西,一辆小车放不下吧。”

    “唉,这穷乡僻壤的哪来的车,有辆拖拉机那都是顶富裕的人家了。这车子怕是要到县城里,才能找得到了。”

    “那不如我们去县城里找车吧,今早动身,也可以早点摆脱他们的纠缠。”

    “说的是,可村子里离县城好几里地,走过去要几个钟头咧。我这眼下腿脚不听使唤,怕是没法带你们去喽。”

    从村里到县城的路途极为遥远,即便老人现在腿脚利落,周凌宇也是不忍心让他带路的。

    “没关系的,我腿脚快,一会就能回来了。您告诉我路怎么走,我再找人打听就是了。”

    张老伯听了他的话有些犹豫,这孩子看着虽然年轻,但身体还有些单薄。而且他人生地不熟的,若是迷了路岂不是又害了人,心里很是担忧。

    江梓嫣似乎看出了老人的担心,宽慰他道:“老伯,您放心,凌宇他顶厉害着咧,不会有事的。”

    她俏皮的眨着眼睛,学着老人说话的腔调。

    江梓嫣本就生得俏丽可人,令人见之而心喜,此时更是特意的安慰着老人家。

    张老伯原本愁云惨淡的面庞却是被她逗得笑出了声,一时间内心安定了许多。

    “好吧,但你可千万不要勉强啊。”

    说罢将通往县城的路途方向详细的讲给了周凌宇。

    周凌宇听后默默地记在心里,便也不再过多的停留,拔足向着村口的方向走去,老人则在两女的搀扶下回到了屋里。

    周凌宇将将走到了村口,却又犯了难。

    老人虽然说的很细,但免不了口音极重,使得周凌宇只听明白了个大概。

    如今到了村口,却是被那错综复杂的羊肠小道弄得头晕目眩。

    努力地回想着老人的话语,才终于选定了一条去县城最远的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