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乡野恶霸(二)
    他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见到的景象。

    “这小子简直就他妈是个怪物!”

    众人心中都在惊呼着同一个声音。

    赵三更是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他根本想不通,这糟老头从哪找来这么一个硬点子。

    更关键的是对方看起来也就十七八的样子,出手却这么狠辣,自己带的这点人根本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一阵阵钻心的剧痛再次传遍全身,他也没有力气再去思考眼前的状况了。

    一众打手再也不敢轻易上前,只是虚张声势的摆开着架势,一边盯着周凌宇,一边不断地瞟着胳膊被拧成了麻花状的的赵三。

    只盼着他想个主意出来,不然让他们和周凌宇硬拼,他们还不得个个挂彩。

    “小子!我劝你少管闲事!你保得了这老头一时,保不了他一世!我们老板那可不是好惹的!”

    赵三感受着众人的目光,心里很清楚他们的想法,可他平日里就嚣张惯了,此刻嘴上还是不肯服软。

    他打量着三个人,心里已经有了盘算。看着周凌宇这两男一女,各个穿着打扮都分明是大城市里的人,平日里他也从没见过。大概也就是个路过的,决计不可能在此处久留。

    也就是他们今天运气不好,撞上了周凌宇这爱多管闲事的硬茬,但周凌宇他们总归不会一直在这里的。

    话语中挑明了这一点,又搬出自己的背景,赵三巴望着周凌宇能够知难而退。

    可周凌宇又岂是会被这一两句话就轻易唬到的,但他并没有继续的动作,反而是装出了有些犹豫的样子。

    “你们老板?是谁?”

    赵三听周凌宇如此问道,以为他话语中的一番恫吓起了作用。

    当下心里大喜,面上又现出一副嚣张跋扈的样子来说到:“哼,小子现在知道怕了?我不妨告诉你,我们老板叫庞天虎!”

    “你也不去打听打听,这十里八乡的哪一个不知道,我老板那可是跺跺脚整个锡山省都要震上三震的人物!”一个小喽啰也跟着补上了一句。

    赵三对抢话之人似有不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小子,我告诉你不仅我们老板厉害,他哥哥庞天龙更是你招惹不起的人,庞家兄弟在锡山省的能量可不是你一个小毛孩子能够想象的。”

    他的话语中充满了自傲,似乎能够为庞家兄弟效力,就连他自己也变成了个有头有脸的人。

    “今天的事情我可以放过你,只要你乖乖的滚到一边去我就既往不咎。但如果你还是不知好歹……,嘿嘿,我们老板想要的东西可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哦?东西?是什么东西?”

    周凌宇听着他的话,心中明了了几分,听他话里的意思他渐渐把整件事情都想通了。

    他原本就很好奇,这样一群人要是想讹人钱财,也断不至于盯上这家徒四壁的张老伯。

    如果庞家兄弟真如他所说,是极有分量的人物,那这事情就更加的说不通了。

    可他既然说到了想要的东西?

    “也许,他们是看上了张老伯的什么东西,才费尽心机设下了这么一个局。”

    事实也确如周凌宇所料,庞氏兄弟根本不在乎那么一点点钱财,而是为了他家中的一件宝贝。

    赵三眼见自己说走了嘴,心下一时间慌得不行。

    自己好不容易有了个飞黄腾达的机会,若是把这差事办砸了岂不都成了梦幻泡影。

    赵三自幼丧父,母亲也改了嫁,在新的家庭里很不受待见,自幼多亏了村里的乡亲们照拂着才没有饿着肚子。

    而张老伯更是心善,没少把他往家中领。

    待到他长至成年,自觉在村里待着也不会有什么出息,就想着去大城市里搏一搏。

    大城市里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自然让他花了眼,再也不肯回到村里过那穷苦日子。

    他没念过书,可偏偏又身无一技好逸恶劳,外面那些辛苦的工作他也看不上眼,便整日里和些个狐朋狗友厮混着,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就这样过了好几年,许是时来运转了,半年前他竟然机缘巧遇之下攀上了庞天虎这根高枝。

    后来不知怎的,庞天虎竟开始四处搜罗起一些古物,赵三在他手下干了大半年一直连庞天虎的面都没资格见,一听就觉得这是个机会。

    他清楚地记得张老头家有这么一件形制古朴的八宝琉璃盏,还是张老头祖上早年间在田里挖出来的,当成了传家宝宝贝的不行。

    他献宝一样,添油加醋的把这件事跟庞天虎说了。

    庞天虎原本也不甚在意,一般的古物他也见的多了,但听到赵三描述了那盏的形状后却是两眼放光。

    他很清楚的记得,庞天虎仔细的叮嘱过自己,不管他用什么手段,一定要把这件宝贝弄到手。

    但是这件事一定要做得隐秘一些,不能让旁的人知晓,好像生怕消息走漏出去。

    最后好像还是不放心一样,亲自跟着自己来了县里。

    但庞天虎为了掩人耳目,并没有亲自出面,而是把事情全权交给了自己,而他则在暗中等待消息。

    他最擅长的自然是明抢暗偷,但老板既然说了不能声张,明抢自然是行不通了。

    可是偷恐怕也不容易,那张老头把那东西宝贝得看的比自己的命都重,连睡觉都死死的搂着。

    要不是又一次喝醉了酒,他想好好的看看那宝贝东西都不行。

    这么一来赵三却是犯了难,自己想不出个完全的法子,但是头一回办差他也不好说自己没辙去问庞天虎。

    便找来了几个以前相熟的朋友当自己的狗头军师,俗话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

    可是他们几个凑在一起还是没想出什么好办法,一番绞尽脑汁的苦思之后才想出了这么一个蹩脚的法子。

    他本来以为这法子万无一失,张老头欠下巨债,肯定会拿那琉璃盏来抵债。

    可谁曾想到,那老头子倔的跟头驴似的,自己暗示了好几次都无动于衷,宁可欠着自己慢慢还也没有半点那方面的意思。

    赵三按耐不住了,想来想去还是用上了自己的老办法。

    这才有了今天这一幕。

    d看 小说 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