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田园野趣【求收藏,求推荐】
    周凌宇苏醒过来时,正置身于一片农田之中。

    他极力的想要睁开眼睛,以分辨出自己目前的处境,但却是被阳光耀得刺眼。

    他的手在四下里胡乱的摸索着,感觉身上好像被什么重物压着,却触手摸到一片柔软之处。

    搞不清楚那是什么,他手上用力摸索着那柔软之物的轮廓,却是随之传来了一声吃痛的惊呼。

    “啊!”

    周凌宇闻声惊得打了个激灵,眼睛再也顾不得耀眼的阳光,猛地睁开了。

    可这一睁开,却是被眼前的景象弄得面红耳赤。

    只见江梓嫣和艾丽两女倒伏在他的身上,两女俱是被他拥在怀里,而他的一只手正在江梓嫣身上……

    江梓嫣赶忙站起了身,转过身去,整理着自己的衣物,一张俏脸上却是遍满了绯红之色。

    周凌宇这才猛然间想起,在被黑洞吸入的同时,他确实将两人搂紧了怀里。

    那时的他早已没有了旁的想法,只想着要尽力的保护他们。

    是以,当他们醒来时,才会有这样一番场景。

    艾丽闻声也渐渐地苏醒了过来,她站起身望着一言不发的两人。

    “他们两个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两个人的脸都通红的?”

    艾丽有些不明所以的思索着。

    三人一时寂静无言。

    艾丽对两人的沉默有些不耐,四下打量着三人如今的所在。

    “我们不是被石室里的黑洞给吸进去了么?现在又是在哪?这看着不像是那座孤岛了啊。”

    她爆发出了一连串的疑问。

    最近所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让人难以接受。

    “嗯,看起来我们确实已经离开了那座岛了,只是不知道现在我们又在哪里。”

    周凌宇终于借着话头,从刚刚尴尬的场面中走了出来。

    “唉,我发现自从遇见你以后,奇怪的事情一件接一件的。不过还好,总归现在还活着,而且这一次我们应该不会再饿肚子了。”

    艾丽抱怨地说道。

    确实,自从遇见周凌宇之后,她真是把从前只能在影视剧里看到的事情,彻底亲身经历了一遍。

    周凌宇觉得自己有些无辜,毕竟这一切的发生也并非他所能左右的啊。

    不过艾丽有一件事却是说对了。

    望着身下的这片田地,各种作物正茁壮的生长着,分明是有人精心照料过的样子,他们再也不用忍受那食不果腹的痛苦了。

    “那边有间农舍,应该就是这片农地的主人,我们过去看看好不好?”

    江梓嫣面色也终于恢复如常,望着就在不远处的一间农舍提议道。

    “嗯,去看看吧。我想这一次应该不会有危险……了吧?”

    周凌宇话说到一半却是顿了一下。

    想起不久之前的种种过往,他也不禁少了几分底气。

    …………

    三人来到农舍之前,抬眼打量着眼前的所见。

    黄泥与石块砌成的低矮围墙将农舍环抱当中,形成了一个不算太大却十分别致的小院。

    院子中一座葫芦架上爬满了蔓生的枝条,别具一番田园风味。

    从田里种植的蔬菜瓜果,再到这座精心打理过的葫芦架就不难看出,这农舍的主人,定是十分陶醉于这田园之趣。

    周凌宇走上前去,轻轻地叩响了门扉。

    没有人应答。

    他再一次加重了手上的力气,发出的敲门声更大了。

    难道没有人么?

    不,周凌宇很确定这农舍之中是有人在的,他敏锐的五感无比肯定的告诉了他这一点。

    眼见还是没有人应声,他却仍是不甘心放弃,第三次的叩响门板。

    可这一次力气却是大了些,竟将无数的灰尘也震落了下来。

    “别敲了,别敲了。不就是催着我还钱么?小三儿,我上次不都说了,我现在没钱还你啊!”

    周凌宇这一次的尝试,终于有了反应。

    听那嗓音可以分辨得出,答者是一位极为年长的男性老者。

    原来他老早就听到了周凌宇的敲门声,只是不敢搭话,却是把他们当做了上门讨债的人。

    “老伯,我们不是要账的人。我们只是路过这里,想跟您要口水喝。”

    想通了其中的关节,周凌宇出声向着屋内大声的说着。

    过了一会儿,门吱呀的一声打开了。

    一位脸上布满岁月斑驳的痕迹的老者探出了头,眼神中带着深重的警惕之意。

    “路过的?这深山老林的乡下地方,你们怎么会跑到这里来?该不会是小三儿找来的人吧?”

    老人似乎仍有些不愿相信他的话。

    周凌宇却是一脸的苦笑,若是把真实的情况说出来,只怕这世上没有人会相信吧。

    “老伯,我们真的只是路过的,不认识您说的那个叫三儿的人。”

    他很快的思考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们……我们是迷了路了,现在又饿又乏的,您看您能不能给我们点吃的?”

    江梓嫣和艾丽两女此时极为配合的,同时从腹中发出了一阵饥饿的叫喊声。

    老者有些狐疑的打量着三人,见他们都很年轻,又各个打扮入时。两女又都生的花容月貌,还有一个似是个异国女子,怎么看着也不像是会和三儿扯上关系的。

    他这才放下了心中的警惕,将三人让进了屋中。

    酒足饭饱之后,三人又都恢复了精神,与老者攀谈了起来。

    他们这才发现,原来距离赞礼号事发之日不过过去了短短数日而已。

    而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正是华国锡山省境内的一个偏远乡村之内。

    三人却是出乎意料的没有感到惊奇,现在不管再发生什么,他们也都见怪不怪了。

    一番交谈之后,他们了解到,原来老者姓张,独居在此处。

    他老伴去的早,只育有一儿一女,儿女又都在外面打工,是以家中就只剩下了张老头一个人。

    老人今年已经68岁了,但好在身子骨还算硬朗,拾弄起农活倒也不输年轻人。

    他日子过得虽不算富裕,但守着这一亩三分地,却也自得其乐。

    三人正好奇,打算询问老人为何会被人上门讨债。

    按理说他如此安分守己,断没有可能欠下巨款的道理。

    但话还没问出口,就被屋外传来的一阵吵嚷声打断了。

    “张老头!你个老不死的老东西,今天再不还钱我烧了你的狗窝!”

    d看 小说 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