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吴仁义的底牌【求收藏,求推荐】
    再下一步踏出时,周凌宇已经到了吴仁义的身前。

    吴仁义没有料到,周凌宇受了自己那重重的一击竟还能有力气反击。

    他很快又收束了心神从最初的震惊中恢复了过来,嘴上又挂满了不屑,正要再出言讥讽一番。

    可他的话还没有出口,周凌宇已经发动了,抬腿一脚朝着吴仁义的面门踢去。

    那一脚实在是太快了!吴仁义根本来不及看清他那一脚是怎样击出的。

    但他毕竟是一位大成灵韵武者,习武多年经验丰富,此时身体已经自发的反应,伸出双臂挡住了那一脚。

    真的挡住了么?

    并没有!????吴仁义整个个人被那一脚踢飞了,狠狠地撞上了舱壁,但去势仍未止住。接连撞破了数间舱室的舱壁,他才将将停住。

    从一片残破不堪的废墟中,吴仁义狼狈的站了起来。

    但他心里的震惊却比身体所受到的伤害来的更加猛烈。

    “这小子居然在这会突破到了大成境界?而且他体内的灵韵好像比我还要充沛!这怎么可能!”

    吴仁义不愿意相信此时在心中闪过的念头。

    “不可能的。那只不过是回光返照罢了!”

    吴仁义心中这样对自己说着,为了证实自己的判断他朝着周凌宇凶狠的扑了过去。

    口中呀呀怪叫着,吴仁义攻到了周凌宇的身前,并指为爪正准备故技重施。

    但他的攻击再也没能像之前一样奏效,只是在周凌宇的胸膛上刮起了一连串的火花。

    吴仁义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可能有人在战斗中而且又是受了重伤的情况下突破到大成境界。

    其实这一切都要归功于那卷《造化元灵诀》。

    但按理说,虽然元灵诀是卷无上真法,但也不可能在短短几天内就让周凌宇就提升到这个境界。

    但周凌宇偏偏就化不可能为可能了,他似乎与这卷元灵诀极为契合,就像是为他量身打造的一般,不过才修习了几日就有了今天这一日千里的飞速提升。

    周凌宇毫不理会吴仁义的攻击,在吴仁义瞠目结舌的当口,他伸出手臂一把掐住了吴仁义的脖子。

    吴仁义死命的挣扎着,他使出了浑身的解数朝着周凌宇卖力狂攻着。

    可是没有用,周凌宇就那样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没有收到一丝一毫的影响。

    “打够了?”

    周凌宇冷冷的问道。没有等吴仁义回答,已然一拳击出打在了他的脸上。

    像是许久才反应过来,吴仁义的脸瞬间变了形,重重的倒在了擂台上。

    擂台再也支撑不住了,被携着巨力倒下的吴仁义彻底的催垮了,冒出了一阵阵的烟尘。

    许是那一拳实在太快了的缘故,空气的爆裂声知道现在才随着擂台的垮塌声一起爆发出来…………

    烟尘渐渐散去,周凌宇不慌不忙的踱到了吴仁义的身前,他准备好要给他致命的一击了。

    “等……,等一下……,你不是想知道你父母的下落么!杀了我你就再也不会知道了!”

    吴仁义吐出了几颗牙齿,嘴中伴着鲜血含糊不清的说到。

    周凌宇闻言止住了动作,他很简短的思考了一下,原本冷漠的面庞又染上了一丝怒火。

    “不需要了。你根本不知道我父母的下落,今天的一切不过是你们的谎言罢了。”

    他终于想通了所有的事情,看透了今天这场骗局。

    “臭小子!这可是你逼我的!”

    吴仁义听了周凌宇的话,知道自己再也骗不了他了。他的身形暴退,与周凌宇拉开了不小的距离。

    只见他他起手臂伸出右手拇指放进了口中,随即牙关用力,竟是咬破了自己的手指。

    “血!继!秘!法!”

    吴仁义口中噙着鲜血,一字一顿的喊道。

    随即右手在空中画着从未见过的古怪符号。

    鲜血从他的手指中不断涌出,凌空飘荡却又凝儿不散。

    直到他将那符号书写完毕才停住了身形,身体上却突然泛起了血色的光芒,看起来诡异至极。

    “想不到,我竟然也会有被人逼得动用这秘法的一天,此后修为散尽便与常人无异了。”

    吴仁义恨恨的想到。

    “但也无妨,这么多年也算积攒了不少的财富。事后隐姓埋名,余生亦可乐得逍遥。”

    …………

    《血继秘法》,与其说这是一门秘法,倒不如说是邪术来的更恰当。

    当年吴仁义盗走秘法开始修习时,也是被书中所载吓得吃惊不已。

    这门秘法之所以能让人在数日之内提升修为,靠的乃是牺牲至亲血脉的性命换来的。

    书中所载,欲得大成修为,需以至亲之人之鲜血,浸泡己身七日,再以秘诀催动方可生效。

    七日之内,需得亲手割破至亲之人脉络取得鲜血,期间血主不可死亡。

    浸血七日,法成。催动秘诀可将血主之生命精魂化为灵韵,收归己用。

    看到这样字里行间都透露出浓浓的血腥味的秘法,当时的吴仁义忍不住的一阵阵干呕。

    整整七天啊!要连续取血七天才可以!而且必须是至亲血脉之人!

    吴仁义甚至不敢想象,在那七天里至亲之人会经受怎样生不如死的痛苦。

    不知道这修炼之人与亲人之间,哪一个会先承受不住而崩溃。

    能够想到这种残忍至极的邪术的人又该是怎样一个心里扭曲的变态。

    他终于有些明白了,明白了自己的师父为什么将这样一本通往大成灵韵武者的捷径束之高阁。

    因为即使他肯传授给他人,又有几个人敢去修习?

    但这样巨大的诱惑摆在面前,又有几个人能够忍住不心动呢?

    这门邪术的存在无疑是对人性的拷问。

    然而,人性从来都经不起拷问。

    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没有几个人能够抗拒诱惑。

    吴仁义当然也不能。

    他终究还是做了那令人目不忍视,耳不忍闻的事。

    惨绝人寰。

    但他的师父既然已是功至大成,更是早早看透了这一切,为什么不将这邪术付之一炬,反而还留在这世上害人?

    只因为,这《血继秘法》还有一重惊人的功用。

    一个可以让人突破到圆满境界的方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