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血继秘法【求收藏,求推荐】
    台上的周凌宇见一击未能得势,心里有了不小的震惊,但这震惊一晃即逝,他很快稳下了心神。

    他定住身形,脚下暗暗发力,又是挥出了一圈,就这样又是一轮猛攻,接连挥出了上百拳。

    吴仁义却也不惧,似乎对周凌宇这样的猛攻很有兴趣。

    他不退也不挡,学着周凌宇的样子沉腰发力,与周凌宇对攻了起来。

    一波又一波的冲击从擂台上猛烈的奔出,一声又一声的爆裂在观众们的耳边炸开。

    他们很想再继续观赏下去这平生仅见的精彩对决,但是他们的身体却似乎发出了抗议的悲鸣声。

    终于有人坚持不住了,逃出了观众席,这股退势就像瘟疫一般在观众席上蔓延开来。

    观众们一个接一个的在工作人员们的引导下退出了观战,原本几乎座无虚席的观众席如今已是空荡荡的只剩下了遍地的狼藉。????但还有一个人似乎不愿退去,他正是赵高。

    赵高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太久了,他看着台下担忧不已的江梓嫣心里一阵阵的得意。

    他之所以能耐着性子等到今天,就是为了要看到这一幕。

    在看到周凌宇死去之前他绝不会离开,敢伤害自己疼爱的儿子就必须付出血的代价!

    更何况他心里还有一个秘密,这格斗赛可是有外围的。

    作为一个精明的商人他自然不会发过这大好的时机,因为他对吴老有着绝对的信心。

    在今天的外围盘上他已经调动了集团内九成以上的现金流,他不仅要周凌宇死,更要用他的死为自己狠狠的赚上一笔。

    像这样十胜无败的盘面他怎么可能放过,虽说集团的负债率已然极高,现金流更是不可轻动。但只是一天的时间而已,他自信很快就可以赚得盆满钵满了。

    …………

    擂台上的这一轮对决很快分出了胜负。

    两人的身形分开,周凌宇的身上又添了不少的伤痕,但反观另一侧的吴仁义却是神完气足,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

    这就是小成境界与大成之间的差距!

    周凌宇的衣服已经被染红了,嘴角更是淤青一片挂着丝丝血迹,整个人看上去狼狈不堪。

    看到这一幕的赵高再也按捺不住,站起身来放声狂笑。

    台下的江梓嫣和艾丽二女,更是已被泪水打湿了娇美的脸庞。

    周凌宇口中呼呼的喘着粗气,心中竟是从未有过的闪现出了一个念头。

    “难道……我要败了?”

    吴仁义转过头瞥了眼正在狂笑不已的赵高,又转回头看着周凌宇,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玩味的笑容。

    “小子,你一开始的气势哪去了?不是还大言不惭的说要杀了我么?”

    说完一步踏出,这一步看似迈得并不大,但是他整个人却仿佛瞬移了一般,突然出现在了周凌宇的身前。

    吴仁义一拳挥出,裹挟着骇人的声势直直的打在的周凌宇的小腹上。

    周凌宇没能做出任何的反应,生生的受了那一拳。

    腹中如中炮火,周凌宇捂着小腹跪倒在地,一口鲜血喷洒在了擂台上。

    吴仁义俯下身去,在周凌宇的耳边轻声说着:“这就是你和我的差距明白了么?”

    …………

    吴仁义乃是一位实打实的大成灵韵武者,但他这份功力是怎样得来的却很少有人知晓。

    他之所以能取得今天的成就,一切都离不开他的那本功法——《血继秘法》。

    这《血继秘法》那是他多年前,毒死了自己的师父才偷来的。

    他的师父也是一位了不起的大成灵韵武者,于数年之前机缘巧遇之下得到了这本《血继秘法》。

    据传这《血继秘法》记载着一种神奇的修炼方法,可以将灵韵武者的实力在数日之内从小成提升至大成境界,而且不会留下隐患。

    但他的师父却不知道为什么,在参阅了这秘法之后将这等远超灵丹妙药的奇书束之高阁。

    不仅不教给门下弟子,更是严厉的嘱咐门下众人不得靠近一步。

    众弟子没有人敢于违抗师命,只得继续日夜苦练。

    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像这样一等一的宝物小成灵韵武者们自然是趋之若鹜。

    但或被他的师父婉言劝退,或被打下了山门,竟是未有一人得见《血继秘法》的真容。

    正是从那以后,吴仁义明白了,自己的师父是绝不会让任何人碰这本秘法的,他这才起了杀心。

    师父死后,门中众人竟然全无所察。吴仁义也怕日久生变,在得手之后便借故飘然远遁。

    他则靠着这门秘法在数日之内提升至了大成境界,从此声名鹊起,武道界都道是他师父后继有人,竟然也没有人察觉到异样。

    直到数月之后,同门中人才发现事有蹊跷,但此时的吴仁义早已不是他们能够奈何的了。

    可吴仁义生怕自己事迹败露,竟然杀回师门,行了那同门相残之事,连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

    事后吴仁义的恶名传遍了武道界,为人所不齿。

    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吴仁义仍然是停留在大成境界,未有寸进,只怕那秘法也并非没有隐患。

    …………

    看着倒在地上的周凌宇,吴仁义似乎是玩心大起,又对着他说到:“你不是想知道你父母的下落么?那好我告诉你。”

    倒在地上的周凌宇闻言身体抖了一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是怎么也做不到。

    “我告诉你他们的下落,他们早就死了,而你也很快就会下去陪他们了。”

    说罢,放声大笑,那笑声说不出的难听刺耳。

    他这话自然是假的,他根本不知道什么周凌宇父母的下落,这一切的一切从头到尾都只是个谎言罢了。

    但地上的周凌宇却不动了。

    “死了?”

    他的希望又一次破灭了。

    原本跪倒在地的周凌宇突然站了起来,双拳紧握。

    他仰天怒吼着,那吼声如有实质竟连舱壁都被震得变了形。

    就连吴仁义也被这吼声逼退了数丈,抬起手臂保护着自己不受伤害。

    等他再抬眼朝周凌宇望去时,却是心中震怖。

    周凌宇漫步的朝着他走了过来,每一步都像踏在了他的心脏上,使他心神巨震。

    而周凌宇的目光则是一片冰冷,看着他的眼神仿佛是在看一具尸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