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艾丽的担忧【求收藏,求推荐】
    老者正是那位赵家的供奉,吴仁义。

    他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竟在暗中目睹了整场比赛。

    依他话中所言,周凌宇居然已经达到了小成灵韵武者的境界。

    只是,周凌宇本人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他现在有些发呆,毕竟这是他第一次亲手杀掉一个人。

    但此时的他并没有太多的感觉,就连心跳也不过是比平时快了几分而已。

    眼见比赛已经结束,他也没有过多的停留,自顾自的走下了擂台。

    比起在意一个已经死去的对手,他现在更加担心的是叶啸坤的伤势。????但台上的观众们仍然沉浸在他那一拳之威的恐怖中。

    直到工作人员们费尽力气才好不容易把泰勒的尸体取下,他们仍然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像泰勒那样一个巨人,居然被比他瘦小了无数倍的周凌宇一拳打飞了!

    而且还是一击毙命,嵌进了钢铁铸成的舱壁中,抠都抠不下来!

    这还是人么!

    江梓嫣手捂着嘴巴,她心中的惊讶之情不亚于任何人。

    江茂轩的脸上则多了几分赞许,但也仅此而已。

    他觉得想要配得上自己的女儿,只有这点程度还是不够。

    …………

    周凌宇急匆匆的奔进了更衣室,他没有找到叶啸坤的身影。但却发现艾丽出现在了更衣室里,似乎在等候着什么人。

    “艾丽?你怎么在这里?”

    “我在等你。你是来找叶先生的吧?他已经被太晚医务室接受治疗,你放心,他并没有生命危险。”

    周凌宇心里的一块大石总算落了地,如果叶啸坤出了什么事的话,他不会原谅自己。

    毕竟叶啸坤是为了自己才来参加这个危险的格斗赛的啊。

    现在得知了他没有生命危险,周凌宇的自责感才稍稍的减轻了一些。

    “你等我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

    回过神来转念一想,周凌宇疑惑地问道。

    如果只是为了告诉自己这件事,艾丽并不需要专程等在这里,随便让人转达一声就可以了啊。

    “当然不止是这件事。凌宇,我有件事情想问你,能请你如实的回答我么?”

    “你想问什么?”

    “你……,你是灵韵武者么?”

    周凌宇心里有不小的震惊,他没有想到艾丽居然会对灵韵武者也有所了解。

    “这个我也不是非常确定,也许大概算是吧。”

    他确实并不清楚自己达到了何种境界,就连话里也连用了两个不确定的词语。

    周凌宇低着头,盯着自己的拳头。当他刚刚挥出那致命一击时,他分明的感受到了自己运用上了身体里那股神秘的力量。

    “那应该就是灵韵错不了,不然只凭我自身的力量不可能达到那种程度,只是不知道算不算得上是灵韵武者。”

    “那我能请你不要再继续参加格斗赛了么?”艾丽突然张口问道。

    “为什么?”

    “这个……,当然是有些原因的,但请你相信我再比下去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

    她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几次三番的破坏规矩,来劝阻这个可以说和她毫不相干的男孩。

    或许是怕他在比赛中受伤,又或许是怕自己背后的组织会盯上他。

    想到自己身在的那个神秘组织接下来要做的事,艾丽就有些不寒而栗。

    那件大事已经到了紧要的关头,组织上目前急需像周凌宇这样的灵韵武者。一旦知晓了他的实力,一定会想法设法去招揽他。

    不管周凌宇愿意或是不愿意,那都可能会让他付出生命的代价。

    也许是因为知道了周凌宇的身世与自己有几分的相似吧,她看到他就像看到了当初的自己。

    所以,她不忍心让他经历伤痛,只希望他能像一个平凡人一样生活下去。

    那正是她所渴望的,但事到如今她不可能抽身离去了。是组织救自己脱离了苦海,是兄弟们将她抚养长大。

    为了回报组织的恩情,她早已决心要把自己奉献给那伟大而崇高的事业。

    只要那个梦想实现了,这个世界上将再不会有人经历像她曾遭受过的痛苦。

    只是,她绝不愿在这个过程中有无辜的人受到牵连。

    “抱歉,我也有我的苦衷,这个比赛我必须继续参加。”

    “为什么?!你还这么年轻,你根本不缺少金钱,也不渴望声名,这个比赛根本给不了你任何东西啊!”

    周凌宇没有理会艾丽,径直从她的身旁走过。

    他与这个只有数面之缘的美丽女子,不过萍水相逢,他没有理由向她解释自己参赛的原因。

    接下来的比赛他也并不在乎,现在,他只想去探望一下身受重伤的叶啸坤,那才是和自己有关系的人。

    艾丽转过身盯着周凌宇离去的背影,脸上竟有痛苦的表情浮现,一对美眸中噙满了泪水…………

    …………

    海洋赞礼号,医务室内。

    海洋赞礼号不愧为“海上神殿”之称,船上的医务室内配备的医疗设备也极为完善。

    叶啸坤的伤不可谓不重,不过得益于他常年习武,整个人的体魄已经被捶打得坚固无比。

    在经受过一番治疗后,现在已经苏醒了过来。

    周凌宇在医疗室外焦急的踱着步,不亲眼确认一下叶啸坤的伤势他怎么也无法安心。

    不一会儿,一位医生穿着的人从医疗室内走了出来。

    “医生,我大哥他怎么样了?”

    “你大哥?你是……,叶啸坤先生的家属?”

    周凌宇太着急了,他张口就问到叶啸坤的伤情,要不是医生聪明哪里知道他大哥是谁。

    “这……,我……不是……”

    虽然他唤叶啸坤一声大哥,但两个人毕竟是没有血缘关系的。

    听医生话里的意思,叶啸坤的家属似乎并没有来。

    医务室外也没有其他人在等候,没想到叶啸坤居然是一个人上的船。

    此时却有一男一女朝着医务室走来,赫然竟是江家父女。

    “凌宇,你也在啊,叶大哥怎么样了?”

    “我也不清楚。”

    “医生,叶啸坤的伤势怎么样?我是他父亲的好朋友,我们现在可以进去探望他么?”

    “这恐怕不合适吧。”

    “医生,叶大哥的爸爸和我父亲是很要好的朋友,他的家人今天应该没有跟他一起来。求求您,让我们进去看看他吧。”

    江梓嫣哀求着那位医生,话语中满是真诚让人怎么也拒绝不了。

    医生思虑了一会儿,看这父女两人衣着得体,说的不像假话。况且工作人员也确实寻找了许久也没有找到他的家属,使得他有些犹豫。

    “那……,好吧。但是伤者现在虽然已经苏醒了,可是他身上的伤很重,请不要交谈太长时间。他需要休息,同时也请你们联络他的家人,告知目前的状况。”

    三人谢过医生,一同走进了监护室内。

    叶啸坤浑身被包扎的像木乃伊一般,吸着氧气,不过人已经苏醒了。

    他见到三人走来,嘴角勉强挤出了一丝微笑。

    “江叔叔,嫣儿,你们怎么也来了?”

    “啸坤,你太胡闹了,你看看你怎么把自己搞成了这幅样子。”江茂坤痛心疾首的说道。

    一旁的江梓嫣看到他这副模样,早已经哭的泣不成声,说不出话来。

    “呵……,让您担心了啊。”

    “唉……,你这孩子…………”

    叶啸坤却是没有再说什么,将头转向了周凌宇。

    “凌宇,你没事啊,真是太好了。看来你一定是赢了,我这个做大哥的实在是太没用了。”

    “叶大哥,你别这么说。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周凌宇的眼眶有些红了。

    江茂轩听了这话心中却是惊疑不断,叶啸坤的性子他很清楚,那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和他称兄道弟的。

    而且听他们话里的意思,叶啸坤之所以参赛完全是为了周凌宇。

    这个小子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竟然让啸坤他如此看重?

    “叶大哥你怎么会认识凌宇的?”江梓嫣渐渐止住了悲痛抽泣的问道。

    她问出了江茂轩心中现在最想问的问题。

    “呃,我们两个是打架认识的。”周凌宇抢先回到。

    他知道现在叶啸坤可能每说一句话都忍受着巨大的疼痛,心里有些不忍。

    但话刚出口,却有些羞红了脸,他知道这样和人相识可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

    “你怎么又和人打架?!还有凌宇你怎么会和叶大哥打起来?!”江梓嫣生气的问道。

    叶啸坤有些心虚的别过了头去。

    周凌宇也吞吞吐吐的:“这……,这个……,说来话长,总之是场误会。”

    “你以后再也不许和人打架了听到了没?!还有你凌宇!你也不许!”

    周凌宇缩了缩脖子。

    叶啸坤看在眼里,心里却有些好笑。

    “没想到他们两个认识。我这小兄弟天不怕地不怕的,却会甘心被嫣儿训斥?看来他对嫣儿有点意思。“

    周凌宇倒不是怕了江梓嫣,只是他心里也知道江梓嫣说得对。而且今天的事情也算都因那场误会而起,所以才会是这副神态。

    正在这时一名擂台赛工作人员走进了医务室。

    他对着周凌宇说到:“周凌宇先生,该您上台了。”

    b组的比赛已经分出了胜负。

    “去吧,凌宇,不用担心我。一定要赢啊!”叶啸坤目光灼灼的盯着周凌宇说到。

    周凌宇重重的点了点头。

    “嗯。”

    带着满是坚定的目光走出了医务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