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巨人泰勒【求收藏,求推荐】
    王峰仰头望着高大壮实的泰勒,一动也不敢动。

    他虽然也是习武多年,但何曾与这样的怪物交过手。

    他甚至想不出一丁点自己获胜的可能。

    他正在发着愣,泰勒却已经扑了上来。

    他直接一把抓住王峰,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然后狠狠的摔在了台上。

    他不是一位拳击手么?这也根本不是拳击的技法啊!

    观众们心中一片惊疑。

    原来泰勒在开始混迹地下拳赛之后,就抛弃了原有的格斗技巧。????因为在那里是根本不讲规则的!拼的只有谁下手更狠辣,更血腥,更暴力!

    泰勒在明白了这一点之后便开始研究各种摔跤技法和关节技,他发现这些其实更加适合自己。

    他沉浸于让对手的骨头碎裂所发出的美妙声响,他渴望从对手的断臂残肢里飘散出的血腥味!

    地上的王峰已经被摔得七荤八素眼冒金星,泰勒却似乎一点也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他走上前去,又把王峰拽了起来,倒扛在肩上。

    一只手臂箍住他的脖颈,另一只则压住他的双腿,双臂一用力就爆发出了一阵阵咔嚓咔嚓的声响。

    王峰摔在地上,没了声响。

    他的脊椎已经被泰勒撅折了。

    工作人员上台确认了王峰的死亡,宣布了获胜者是泰勒。

    泰勒却似乎很是不满的啐了一口口水。

    王峰太弱了,他还没尽兴呢。

    …………

    叶啸坤本以为他还有更多的时间可以恢复体力,但没想到他这么快又要上台了。

    格斗赛的规则非常特殊,分成ab两组比赛。

    周凌宇和叶啸坤所在的正是a组,在a组没有决出胜利者之前b组的比赛不会开始。

    第一轮过后将马上开始第二轮,且是从序号较大的先开始比赛。

    叶啸坤上得台来心里也是小小的吃了一惊,他没想到自己第二轮的对手会是这样一个怪物。

    “我的体力还没有完全恢复,而且身上的伤也实在不轻。僵持的时间久了反而对我不利,必须速战速决。”

    心中打定了主意,叶啸坤便抢攻了上去。

    他打算出尽全力,在最短的时间内打倒眼前的这个巨人。

    泰勒见叶啸坤攻来却居然一动也没有动。

    叶啸坤心下大喜,去势更急,一拳印在了泰勒的胸膛上。

    “咣……”

    这一拳如中钢板,两人以肉身相交,却爆发出了金铁交鸣之声。

    叶啸坤一拳击出未见其功,飞速暴推,掠出了泰勒的攻击范围。

    他体力只不过恢复了几分,这一拳自然远不能和之前的那致胜之拳相比。

    可是泰勒居然挡也没挡用胸膛硬接了这一拳,使得叶啸坤心下大惊。

    他这拳再怎么样也是全力挥出的,换作普通人肯定早已受伤了。

    泰勒像没事人一样用手掸了掸胸口,用挑衅的眼神看着叶啸坤,面上又浮现出了那诡异残忍的一笑。

    他朝着叶啸坤冲了上去,打算故技重施。

    叶啸坤又怎会让他如意,足下迈着精妙的步法躲了开去。

    就这样,两人在台上角逐着,一个追,一个逃,但叶啸坤现在远没有之前周凌宇那般轻松写意了。

    叶啸坤终究还是身上带着伤,体力也残存无几,远不像泰勒那般神完气足。

    在经过了一番追逐之后,他终究还是被泰勒逮到了。

    泰勒抓着叶啸坤的脖子将他整个人提在半空中,眼中颇具玩味的笑着。

    叶啸坤的脖子被勒得喘不过气,面成酱红色,双腿不住的踢击着泰勒。

    望着泰勒嘲讽的眼神,叶啸坤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极为珍贵的机会。泰勒身上最脆弱的部位正暴露在他的眼前,伸手可及的地方。

    他鼓足了全身的力气,一拳打像了泰勒的眼睛……

    不管泰勒在抗击打能力上下了多少功夫,可这五官终究是人体极为脆弱的部位。耳朵如是,眼睛亦如是。

    泰勒吃痛,口中哇哇大叫着,可手上的力气却用得更狠了,叶啸坤的脸上已经红得发紫青筋暴露。

    等到眼睛稍微恢复了视力,泰勒将叶啸坤狠狠的摔在了擂台上。

    他高高的抬起了腿,用力地狠狠地踏在了叶啸坤的胸膛上,叶啸坤受此重击一口鲜血从嘴中喷了出来。

    泰勒却还不解气,又是接连几脚,最后又把叶啸坤提了起来,铆足全身的力气像投掷标枪一般照准游轮的舱壁丢了出去。

    看台上的江梓嫣惊得大呼,眼泪夺眶而出,随即捂住了双眼不敢再看下去…………

    叶啸坤早已经昏了过去,虽说习武筋骨强壮,但他毕竟不是铁打的。

    他如今又是去势极快,如果以这种速度撞上舱壁,必定拍成一堆肉泥,再无幸理…………

    成飞驰也惊得张大了嘴巴,他不敢想象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了。

    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却有一个身影跃至了半空中。

    此人正是周凌宇!

    他速度极快,来不及眨眼的功夫,他已经抱住了叶啸坤的身体。

    随即几个转身卸去了叶啸坤身上的力道,抱着他向地面落去。

    “轰”

    一阵巨大的声响传来,整艘游轮仿佛都被震得摇晃了一下。

    周凌宇半蹲在地上,怀中抱着叶啸坤。

    还有呼吸。叶啸坤还活着!

    见到叶啸坤平安无事,江梓嫣这才稍稍放下了心,手捂着胸口,紧紧地抿着嘴唇。

    “幸好有他在…………”

    看着自己相熟的叶哥哥为周凌宇所救,江梓嫣的心里又多了几分感激。

    …………

    台上的泰勒见到自己痛下杀手的叶啸坤居然为人所救,心中怒不可遏。

    他面色凶狠的呲着牙,伸出手朝着周凌宇勾了勾。

    怀中的叶啸坤被医护人员抬走,周凌宇缓缓地站起了身。

    他整个人的身体都因为暴怒,而发出着微不可察的颤抖。

    看着泰勒朝自己挑衅的招手,他再也忍不住了,转眼间人已经奔到了擂台上。

    刚要抬手痛击泰勒,衣袖却被人拉住了。

    “您这轮的对手是三号选手,您需要先觉出这一轮的胜负才能开始下一轮的比赛。”

    一位工作人员劝阻到,心下其实倒是一番好意。

    周凌宇盛怒之下这样冒冒失失的冲上去,搞不好就会像叶啸坤一样惨败。

    成飞驰闻言,不情不愿的上了台。

    可他的一只脚才刚踏上擂台,还没站稳脚跟,就被一脚踹出了场外。

    整个人翻着白眼,昏死了过去。

    周凌宇哪有什么兴趣再和人慢慢磨上一轮,他现在非常火大,他要让泰勒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沉重的代价。

    现在!立刻!马上!

    “可以开始了吧?”

    周凌宇愤怒的问道。

    “当……,当然。”

    工作人员十分知趣,看到周凌宇这么快就分出了胜负,他再也不敢阻拦下去。

    泰勒没想到,自己还没走下擂台,周凌宇却这么快就分出了胜负,拿到了和自己一较高下的资格。

    此时他正抱着膀子,充满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人。

    台上的江梓嫣食指交叉,抱在胸前,似乎在祈祷着什么。

    “天啊,那个人太恐怖了,连叶哥哥都被伤成了那样,凌宇他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江梓嫣本就有些为周凌宇担忧,现在叶啸坤负伤退赛也算是没有了危险,所以她把所有的担忧都投注在了周凌宇一个人的身上。

    周凌宇却并没有感受到江梓嫣担忧的目光,他此时盛怒已极哪还有时间注意到这些。

    比赛才刚一开始,他就已经携着一腔怒火朝泰勒冲了过去。

    他也不再管什么对方会不会受伤,只是全力出手,唯有这样才能发泄他心中的愤怒。

    可没想到泰勒看着魁梧笨拙,动作却丝毫不慢。

    周凌宇怒火攻心,全力出手没有留下余地,被泰勒一个闪身躲过了攻击。

    泰勒躲过周凌宇的攻击,随即捉住了他的手腕,居然就势使出了一记背摔,将周凌宇狠狠的摔在了台上。

    又是砰的一声巨响。

    泰勒也不给他任何的喘息之机,扬起手臂整个人侧着倾斜了下去,将所有的力量和他巨大的体重全都集中在了自己的手肘上。

    周凌宇才刚一落地,就见泰勒的肘击已经到了自己胸前,连忙抬手去挡。

    可泰勒这记肘击不仅力道极重而且来势极快,他手臂吃痛没有挡住,撞在了自己的胸口上。

    这一撞却是有一口气没有喘上来,整个人的动作都滞住了。

    泰勒没有停手,又是接连一番踩踏,连出数十脚,整个擂台仿佛都要被催垮了!

    他还不甘心,像要把周凌宇打成肉泥一般,俯下身又铆足全力挥出了上百拳。

    最后把周凌宇提了起来,丢向了防护壁。

    他这一次可是学聪明了,不能把人丢出场外给他逃命的机会,自己要将他在擂台上怒殴致死!

    “哗啦啦……”

    周凌宇的身体撞击在防护壁上,这一下撞得太狠了,防护壁上现出了一个缺口猛烈的摇晃着。

    泰勒漫步朝着周凌宇走去,他相信这一通连击之后,那个臭小子再也没有站起来的可能。

    可他才刚抬起脚,就止在了原地。

    周凌宇已经站了起来,只是低着头似乎在酝酿什么。

    瞬间!他动了!

    一拳爆出朝着泰勒的胸口打来,印在了他的胸膛上。

    他实在是太快了!

    飞掠的身形,在与空气的摩擦中带起了尖锐的呼啸声!

    泰勒根本来不及反应!

    他低下头看着自己被打中的胸口,他本以为如此迅猛的一拳会让自己受伤,可没想到自己似乎一点事也没有。

    他面上露出嘲讽的笑容,但那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

    胸口突然塌陷了下去,那庞大的身体像被重型卡车撞到了一般飞了出去。

    他冲破了护壁,嵌入在了钢铁浇筑成的舱壁上,刻下了一个深及寸许的巨大人形印记。

    眼睛仍然瞪大着,却早已没有了呼吸。

    选手通道的阴影内,一个年长男子模样的人背负双手盯着这一切。

    “居然是个小成灵韵武者,没想到我还看走了眼。”

    略微惊讶的神情转眼间又化作了狠毒的笑意。

    “但是,你终归还是会死在我手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