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查坤vs叶啸坤【求收藏,求推荐】
    台上的两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有动。

    台下的观众看着两人半天功夫一动不动,极为不满,又是嘘声一片。

    两人面露苦涩,再不情愿,这比赛也得继续下去。

    成飞驰先动了,随即两人插招换式身影混在了一处,打得甚是精彩热闹。

    这也难怪,两人实力本在伯仲之间,这一交起手来都是使出了浑身解数。

    在这样的比赛想要留手,那可是要冒着身受重伤,甚至丧命的后果的!

    两个人都将平生所学尽数使出,奇招妙招层出不穷。斗了半天两个人心里都有了点火气,出手也更是越来越重,不一会脸上都已经挂了彩。

    斑斑点点的血迹,开始泼洒在了擂台上。????台下的观众们却很是满足,爆发出一阵阵的喝彩声。

    时空仿佛回到了千年前的古罗马竞技场上一般,武者们浴血奋战,观众们为之发狂的呐喊着。

    就连一些平素端庄稳重的女性,都站起身来振臂欢呼着。

    成飞驰的自信并非没有来由,他的实力确实很强,此刻已然隐隐占了上风。

    相信用不了多久,这场比赛就将分出胜负。

    …………

    更衣室。

    “唉,凌宇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我叫你尽量隐藏实力的话,你这是全不记得啊。”

    叶啸坤叹了口气,埋怨的说到。

    “啊?我是照你说的做的啊。我都没还手,一直在避开啊。最后还是因为那个家伙不要命似的扑上来,我才出手的。”

    周凌宇一脸的无辜,他觉得自己分明隐藏的很好。

    叶啸坤听了一愣,却是一脸的苦笑,面上充满了无奈。

    “那你还是别隐藏实力了。史钧那也是数得着的高手,被你像逗狗耍猴一样溜得满场跑。最后还一巴掌抽倒在地,一脚给踹昏了过去,我都已经想不出比这更嚣张的法子了。”

    “啊?那怎么办?我是不是应该站着不动,让他打到这样会好一些?虽然也不会痛,但是很烦啊。”

    叶啸坤很无语,周凌宇愣是想出了一个更嚣张的法子。

    不会痛?看来那晚周凌宇和他交手根本没有用出实力,自己还是小瞧了这个兄弟。

    “算了,算了。你还是当我没说过吧,恐怕这比赛也没人能让你使出真正的实力了,自然也就谈不上什么暴露了。”

    “啊?哦,那好吧。”

    周凌宇撇了撇嘴,心里很是无辜。自己明明是照他说的做的啊,难不成已经暴露了?

    …………

    两个人各怀心事的交谈着,另一边的擂台上却已经分出了胜负。

    成飞驰胜了。

    但却是惨胜。

    观众们却心满意足,与上一场不同,这是一场真正棋逢对手精彩绝伦的比赛。

    成飞驰沐浴在众人的喝彩声中,心里充满了胜利后的快感。

    但刚走下台,心里的喜意就被担忧所代替了。他在心里打着盘算,思考着下一场对上周凌宇该怎么办,却是一个答案也没有。

    但好在那是第二轮的事了,他还有些时间想对策,调整状态。

    …………

    接下来出场的便是叶啸坤了,而他的对手则是“碎岩查坤”。

    成飞驰还没等回到休息室,听着台上的两人互报姓名,内心却又一次被深深的震惊了。

    “我的妈!‘碎岩查坤’怎么也来了!那可是泰拳界的顶尖高手啊!”

    “碎岩查坤”成名已有十载,他的名字之所以能让成飞驰吓成这个样子还要从十年前那件事说起。

    十年前,查坤还只是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跟随着一位老师傅学习泰拳。他可以说是天赋异禀,年纪轻轻就已经具备了非凡的实力。

    有一次,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一群同样修习泰拳的拳手找到了他的师父,双方爆发了冲突,他的师父被人打伤在地。

    查坤平日里就对师父孝敬有加,对他来说他的师父比他的亲人还要亲,眼见自己的师父受了伤他又如何能忍。

    盛怒之下全力出手,竟然一记肘击将用花岗岩制成的武馆门柱打得粉碎,事后前来挑事之人无一幸免住进了重症病房。

    虽说泰拳本就以招式精炼破坏力十足而著称于世,但是一记肘击就打碎了花岗岩仍是太过耸人听闻。

    此战之后,查坤就得了这“碎岩”的称号。

    事后他的师父才告诉他,他所修习的正是古泰拳旁支的一种秘术,而那些挑衅之人也正是为了这种秘术而来。

    查坤知晓之后为了保障师父的安全,携着师父隐没于世,此后十年再没有人听到过他的消息。

    可今天他却出现在了格斗赛上,如何能不令人心惊。

    台上的查坤面容平静,他自幼苦练,心性坚韧非常,一心沉迷于武道,对于功名利禄从不曾放在心上。

    不然以古泰拳秘术修炼方法之残酷,他怎么可能在20多岁的年纪便已有小成。

    他今天来参赛,实是有不得已而为之的苦衷。

    “师父,您一定要等着我,我一定会拿到冠军,请最好的医学专家治好您的病。”

    查坤看着自己手上缠着的绷带,他有绝对的自信和绝对要赢的理由。

    他的师父早年间因为强行修行秘术,伤了根基。饶是以他筋骨之强健,在经年累月的积攒下,伤情终究还是爆发了。

    岁月不饶人,英雄莫奈何。

    查坤带着师父走遍了当地的医院,但他们隐居的小地方哪有什么名医,一个个却都束手无策。

    他们师徒二人这些年来始终醉于武道,并没有什么积蓄,想要治好师父的病就得找世界顶级的医疗专家才行,但这钱却成了最大的难关。

    是以,查坤这才为了不菲的奖金来参加了格斗赛,这是他能想到的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一大笔钱的最好方法,毕竟师父的病拖不起了。

    “碎岩查坤”的名字,叶啸坤自然是听过的。但他有着自己的骄傲和坚持,怎会听了对方的名头就轻易言败。

    两人的目光交接,之间似乎有火星迸出,一时间擂台上充满了紧张感。

    …………

    “台上那个是你朋友吧?你最好还是劝劝他弃权吧,虽然拿不到钱总比丧了命要好啊。”

    成飞驰对站在台下的周凌宇说到。

    “我大哥不会输的。”

    周凌宇对叶啸坤充满信心。

    “我这可是好意,那‘碎岩查坤’可不是靠自信就能打败的。”

    成飞驰见周凌宇不为所动,心有不甘,心里却是对这兄弟俩越发的好奇了。

    “我说了,我大哥他不会输的。”

    周凌宇转过头,盯着成飞驰一字一顿的说到。

    成飞驰吃了瘪,也不再说什么,站在周凌宇身边打算好好的看看这场比赛究竟是何结果。

    他很想弄清楚,周凌宇为什么对他这个口中的大哥这么有信心,难不成他比查坤还要强?

    他们这边说着,台上的两人已经交上了手。

    叶啸坤不敢直缨其锋,他也曾系统的学习过泰拳,他很清楚正面与查坤抗衡的后果是什么。

    才刚刚交手,叶啸坤就已经确定了,查坤是一位已晋小成的灵韵武者,只是他没能想到泰拳居然对灵韵也有所研究。

    查坤的每一拳每一脚都精炼到了极致,没有一丝一毫多余的动作,所有的力量都包含在了打出的每一击当中。

    凌厉的攻击配上无坚不摧的灵韵,查坤挥出的每一拳,踢出得的每一脚都像将空气撕裂了一般,带着刺耳的呼啸之声。

    叶啸坤全身关注的躲避着查坤的攻击,不时瞅准空隙发起反击。

    只是他的反击并没能奏效,反倒是他自己被查坤的拳风刮到,脸上身上,到处都是细密的伤痕。

    一丝丝细密的血珠,从伤口中流出,跌落在擂台上,染红了他的衣衫。

    观众们也早已顾不上欢呼,一个个都屏气凝神,两个人的动作都实在是太快了,他们生怕错过每一个精彩的瞬间。

    周凌宇的一颗心也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他能看的出来叶啸坤渐渐有些不支了,这样守下去终究不是办法。

    正在他为叶啸坤担心的当口,台上突如其来的变化却让他瞪大了双眼。

    叶啸坤一个不留神,被查坤的拳头扫中了肩膀,他现在正用手抱着受伤的臂膀大口的喘着粗气,看起来似乎是肩膀脱臼了。

    成飞驰看到这一幕张口说到:“看来比赛要结束了,获胜的会是查坤。”

    台上的查坤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停下了攻击对着叶啸坤说到:“你的实力很强,但不是我的对手。你的手臂已经脱臼了,我不想伤你,你自己弃权吧。”

    周凌宇听到这话恨不得立刻冲上台去,但他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

    不是因为比赛规则,那些他根本不在乎。

    而是因为叶啸坤,他太了解他了,自己的这位大哥是一个无比自傲的人。

    如果他现在冲上去,叶啸坤不仅不会感激他,反而会怨恨他,甚至从此一蹶不振,所以他不能这么做。

    精神上所有到的伤害,往往比**更加残酷。

    叶啸坤的脸上有汗珠滑落,他捂着自己受伤的手臂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弃权?!我可还没输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