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不打不相识【求收藏,求推荐】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却是弄得周凌宇有点懵了,心想这人是不是脑子有毛病?

    前一秒还下着重手和自己搏斗,下一秒就要和人交朋友?

    叶啸坤见周凌宇不答话,又接着说到:“这样吧,你要是答应了,今晚的事就此揭过,怎么样?”

    “你威胁我?”周凌宇挑了挑眉。

    “小子,别给脸不要了啊!我们叶少愿意和你交朋友那是看得起你,你还摆起臭架子了!”

    听了周凌宇的话叶啸坤也愣了一下,却又很快抬手止住身后众人,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小子你真是对我胃口,说得好!我改主意了,只交个朋友可不行,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兄弟!”

    叶啸坤一边说着,一边眼中透出坚定的目光。????看起来他是认真的。

    “这家伙脑子确实有病!十足一个抖m。”周凌宇心里已经为叶啸坤做了诊断。

    叶啸坤也不等周凌宇回答,径直朝他走了过去,扯起他的胳膊就走。

    “走走走,兄弟,咱们去好好喝上几杯。我可是有好多话想问问你。”

    “唉,叶少,那您看今晚的事…………?”陆远征满面堆笑的问道。

    叶啸坤指了指还倒在地上的冯浩说道:“我不想再看见他,很倒胃口。至于其他人么,那是我兄弟的朋友,你知道该怎么办吧。”

    周凌宇回身看了看五班众人,见李盼娣投来担忧的目光,对着众人说到:“你们还是早点回去吧,明天学校见。”

    听到这话叶啸坤又是一阵开怀大笑,不再理会陆远征,扯着周凌宇向着自己的包间走去。

    李盼娣看着周凌宇远去的背影,感觉他似乎离自己又远了一些,表情变得有些落寞。

    “我们走吧,我也没心情再玩下去了。”

    “可是盼娣,凌宇他…………”

    说话的人正是余薇薇,她的声音还有些颤抖。

    “放心吧,他既然说了明天在学校见,就一定不会有事的。”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李盼娣竟对周凌宇说出的话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怀疑,报以绝对的信任。

    五班众人听李盼娣这么说了,也稍稍的安下了心。

    “薇薇……,我……”冯浩从地上爬了起来。

    余薇薇却快速的转过身,仿佛再也不想看他一眼。

    …………

    周凌宇被叶啸坤扯进了他的包厢,落了座却又不知道要说点什么,显得有些局促。

    叶啸坤却笑了笑说道:“兄弟,这架都打完了,我却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好了,我叫叶啸坤。”

    “周凌宇。”

    惜字如金。

    “凌宇,我给你介绍介绍。这些都是我的朋友,这是瘦猴,那是小六、棒槌、胖子,还有耳环…………”

    叶啸坤为周凌宇一一介绍着房内的众人。

    “凌宇,我先给你陪个不是,自罚三杯。我刚刚也是气昏了头,看那姓冯的小子不地道,以为你们也是一丘之貉。那个叫薇薇的姑娘是你朋友吧,看样子被吓得不轻,对不住啊!但我还是得多说两句,那姓冯的不是什么好东西。你看他那样,被人唬一唬,就吓得让自己女朋友给人陪酒。你还是劝劝她,离这种势力小人远一点。”

    发话的是瘦猴,当时就是他出手去拉扯余薇薇的。

    周凌宇听了这话倒是深表认同,那冯浩确实不是个东西。

    “算了,就当是一场误会。况且这话头也是他起的。”

    周凌宇瞟了叶啸坤一眼,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叶啸坤面色赧了一下,说到:“嘿嘿,这个……,其实我对可爱型的不感兴趣。好了,好了,咱这也是不打不相识哈。以后大家就都是朋友了,这篇就揭过去吧。”

    “叶少,您就别抬举我们了。当初要不是您给我们哥几个找了点正经营生,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在哪瞎混日子呢。您是堂堂的叶氏长孙,您舅舅更是年纪轻轻就授了少将衔,听说最近还要升迁,哪能整天跟我们这些下九流称兄道弟的。”

    发话的是小六,看着一副精明的样子。听他话里的意思,这几个现在衣着得体的人,以前过得竟甚是不堪。

    “聊得好好的你说这些干嘛?再说,你说我就说我,提冯卫国干什么?”

    叶啸坤似乎很不喜欢听人提起他这个了不起的将军舅舅。

    “叶少您还在为上个月的事生气啊?说来也是,明明是您好心把那摔倒的老头送进了医院。可谁知那老头居然就这么死了,他那家人更是狼心狗肺。居然恩将仇报,楞说是您给撞倒的才害死了老头。您那舅舅也真是的,也不问清楚,大庭广众的就数落您一通。”

    小六有些为叶啸坤抱不平。

    “你懂个屁。他那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

    小六被弄得哑口无言,一时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周凌宇却是听明白了个大概,这种恩将仇报的事他在新闻上可没少看到。这种唯利是图的小人可不管什么仁义道德,在他们看来钱比什么东西都重要。

    叶啸坤的舅舅身居高位若是百般维护他这个外甥,对方肯定要想尽下作法子搞出个大新闻。

    相反的,冯卫国对叶啸坤越是严厉,那么对方可以讨价还价的筹码就越小。

    “好了好了,不说这些烦心事。喝酒喝酒!”

    听叶啸坤这么说,众人也不再继续刚刚的话题。推杯换盏间,交流着最近一些有趣的见闻。

    “凌宇,你真的不是灵韵武者?”

    叶啸坤饮了几杯,心情有些好转,凑到周凌宇身边问道。

    “真的不是。灵韵武者到底是什么?你好像很在意啊?”

    听了之前众人的交谈,周凌宇对叶啸坤的印象有了很大的改观,说起话来也不那么寒冰带刺了。

    “看起来你是真的不知道啊。嗯,怎么说呢,灵韵武者也可以简称叫灵武者,是一种修武的方法,只是修习的不再是拳脚功夫而是灵韵。灵韵武者依据对灵韵的掌控程度分为四个等级:小成、大成、圆满和化境。小成者开碑碎石,大成者刀枪不入,圆满者可以摘叶伤人,到了化境更是可以弹指杀人。”

    “怎么听着那么像气功呢?”

    叶啸坤听了苦笑一下回道:“灵韵可不是那种骗人的把戏,你看好了。”

    说着屏气凝神,手上发力,拿起一个玻璃杯。

    只见他这么轻轻一握,就在玻璃杯外壁印上了五个指印。

    “我现在还差的远,不过是初窥门径,只能算是半个灵韵武者,勉强能做到这种程度而已。”

    瘦猴等人看叶啸坤露了这一手,都被惊到了。

    虽然他们以前也听叶啸坤说起过灵韵武者,但是从来没见过,可今天却是大开眼界。

    想把一个玻璃杯弄碎他们倒是有很多种方法,但像这样不见发力,就留下五个指印还不弄坏却殊无可能。

    “我确实不是灵韵武者。徒手捏碎倒是可以,但是像这样我可做不到。”

    见叶啸坤露了这一手,周凌宇也有些佩服的说到。

    “凌宇,你的手臂没事吧。我之前酒上了头,下手没了分寸带上了几分灵韵,没伤着你吧?”

    叶啸坤发觉了自己那记扫踢带上了几分灵韵,暗暗思量下对于修习灵韵似乎多了几分感悟。

    心头暗自惊喜的同时,却是突然有些担心周凌宇会不会受了什么暗伤。

    确实,他那一脚已经有了五分小成灵韵武者的火候。别说是人的胳膊,就算是混凝土建筑中最为坚固的墙角部位都能扫出个窟窿来。

    “就是感觉有些麻痒,其他倒是没什么了。”

    周凌宇这么说着,可叶啸坤却仍有些担心。他让周凌宇将衣袖挽了上去,要仔细看看到底受伤了没有。

    周凌宇倒是浑不在意,依言露出了自己那条挡下了惊人一击的手臂。

    叶啸坤仔细的查看着他的手臂,外表没有任何异常,骨骼肌肉虽不算粗~壮倒也还算结实,确实是一丁点伤也没有。

    叶啸坤的眉头锁得更深了,口中啧啧称奇。

    “你看,我就说没事吧。”

    “嗯,确实没事,可你个大小伙子,胳臂长得白白~嫩嫩的,怎么活像个大姑娘。”

    叶啸坤确定他没有受伤,倒也安心了,此时竟开起玩笑来。

    瘦猴他们听了也跟着哄笑起来。

    “我……,我那是因为平时要上学,晒不到太阳,才……”

    周凌宇被这一笑,却有些羞红了脸,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最怕人说他们不像男人了。

    “好了,好了,我说着玩的。你害什么臊啊,再说了你这样的最招漂亮姑娘们喜欢了,棒槌都快要羡慕死你了。”

    叶啸坤开始越发的喜欢自己这个小兄弟了,也只有他这个年纪才会被人三言两语就臊个大红脸了。

    众人一阵说笑玩闹着,彼此间渐渐地熟络了。

    时间总是在眨眼间匆匆飞逝,不知不觉的竟然已是深夜了。

    周凌宇看了看表,准备起身回去了。

    众人心知周凌宇还是个学生,明天还要上课,都恼火自己怎么光顾着喝酒忘了时间,纷纷表示要送他回去。

    周凌宇却是一一婉拒了,这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相聚,倒是也让大家都大概摸透了周凌宇的性格,便也不再勉强。

    和众人道了别,周凌宇叫了一部车回家去了。

    周凌宇走了,叶啸坤却是在阵阵出神。

    “不是灵韵武者却能毫发无伤,我这个小兄弟可真是神秘啊,这事回去一定要好好问问师父。‘’

    叶啸坤低下头盯着自己的手掌,猛然用力攥成了拳头。

    “但不管怎么样,只要是我的兄弟就绝不能让任何人伤到分毫,我要变得更强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