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叶啸坤【求收藏,求推荐】
    来人正是陆远征。

    只见他身穿笔挺西装,目光炯炯有神,虽然因为年纪的关系,发际线高耸,但头发却打理得一丝不乱。

    他举手投足间自有一派雍容气度,一看便知乃是久居人上。

    “小浩,你来怎么也不跟叔叔我说一声。我要是早知道你来就给你准备个大一点的房间,窝在这里多憋屈。”

    “陆叔叔,好久不见了,您身体还好吧?我今天是带几个朋友过来玩玩,也没多少人,这里刚刚好。再说我哪好意思因为这点小事,就去惊动您。”

    “还好还好,我这身体也就这样了,比不得你们年轻人。这五十多年摸爬滚打的,能活到这把年纪都算是烧了高香喽。”

    “陆叔叔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呵呵,希望能承你吉言吧。你爸爸最近还好吧,我可是听说他最近又收购了一家公司,好像还是个行业独角兽,估计用不了几年就能赚的盆满钵满了吧。”????大伙听了都是心里一惊,陆远征口中一句简简单单的摸爬滚打,里面却不知道藏了多少血雨腥风。

    他手上那触目惊心的疤痕,即使是特意抻长了衣袖也难以掩盖。

    陆远征外表看起来最多也就四十岁出头,却没想到已经年过半百了。

    虽然听他嘴上说着像是活够了,但是保养的如此好,肯定是花了不少心思的。

    而且他听到冯浩那样一句简单的恭维,却好像很是受用,整个人眉开眼笑的,怎么看也不像是个不惜性命的人。

    听着两人的交谈,能感觉得出两家交情匪浅。

    冯浩一阵寒暄过后,趴在陆远征耳边,压低了声音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陆远征。

    陆远征的面色渐渐变得不善,看来今天这场风波,陆远征应该不会置身事外。

    也确如众人所料,有人敢在他的地方闹事,欺负的还是自己好友的孩子。

    这事若是传了出去,他陆远征今后也不用在燕京混了。

    他微眯着眼,目光在场中逡巡着,口中缓缓说道:“刚刚是哪个要我给他提鞋啊…………”

    话才说了一半,他目光落到被人称作叶少的年轻人身上,剩下的那半句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陆远征原本就不算挺直的背脊,此刻好像又弯了一点。

    他身量不高,刚刚又是在五班众人身后,根本没有看清对方是什么人。

    此时见对方竟是叶少,竟不再理会冯浩,排开众人快步走到叶少身前。

    “叶大公子,你来了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我要是早知道你来就给你准备顶楼的房间了,那里一整层都是独立的,也不会弄出现在这么一场误会了。”

    这套说辞听着是何其的耳熟,和刚才他对冯浩的说辞如出一辙。

    也许曾经的陆远征确实不畏生死敢打敢拼,但年少时的锋芒终究会被岁月所磨平。

    他再也不是那个年少轻狂的毛头小子了,如今的他坐拥亿万家产,已是以为地道的圆滑商人。

    他希冀着自己能够长命百岁,又岂会为了不相干的人出头,而去惹怒一个可以威胁到自己身家性命的恐怖存在?!

    “哟,陆远征。刚才那一嗓子挺牛笔啊,怎么着,我的事现在也轮得到你来管了?”

    他一张嘴就满是烟酒气,还打了个嗝,险些吐出来,吓得众人都往后退了一步。

    语气中充满了不屑,只不知他往日里是不是也这么目中无人。

    “不不不,我绝没有这个意思。只是今天这事实在是场误会,我这侄子不明事理,我替他给你道个歉。”

    陆远征又转身对着余薇薇说到:“余小姐,叶少也说了,你陪他喝上几杯这事也就了了。你们大家都是年轻人,在一起玩玩闹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陆叔叔!”

    冯浩听了陆远征这话急得不行,这陆远征怎么竟帮外人说话。这叶少又是个什么来头,竟能让陆远征也俯首帖耳。

    “住口!”

    陆远征把冯浩拽到一旁,小声的说着:“侄子,你可别犯傻。这叶少不是你我能惹得起的人,叶啸坤的名字你总该听过吧。”

    “他……,他就是叶啸坤?!”冯浩如遭雷殛。

    “就是他,我原本听说他上个月和人起了冲突,闹出了人命,后来躲去了美利坚避风头。这才过去几天,人家现在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在这花天酒地了。这叶家在军警两界都有势力,他舅舅那可是肩膀上扛着金色松叶的!”

    冯浩虽然对军队了解的不多,但是肩章上刻着金色松叶意味着什么他可是清楚的,那可至少是将官级别了!

    陆远征看他晓得了其中的厉害,又说到:“听叔叔一句劝,如今是民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你以后的日子还长着,犯不着为了一个女人去招惹一个***。而且他那要求在我看来也没多过分,不就是让你的小女朋友陪着喝两杯酒么。你看他醉的那个样子,做不了什么出格的事。”

    “小子,我可告诉你,今天这事不是我不帮你,我若是帮你,搞不好连我都要跟着倒霉。你自己好好想清楚!”

    看冯浩似乎还是有点犹豫样子,陆远征真的有点急了,说起了狠话。

    “薇薇……,嗯……,要不你就陪人家喝两杯?”

    余薇薇难以置信的看着冯浩,自己敬慕的冯浩哥哥居然说出了这种话。若不是亲耳听到,她是怎么也不肯相信的。

    “冯浩你王八蛋,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

    卢元亮再也憋不住了,他冲过去一拳打在了冯浩的脸上。

    冯浩丝毫没有防备,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拳击中,整个人都倒在了地上。

    “哟呵,可真是精彩啊,这唱的哪出啊?小子你刚才不是挺牛鼻的么,走路连人都不带看的还故意撞我身上?这会是怎么了?还真让自己女朋友给人陪酒啊?”

    叶啸坤低头嘲笑着冯浩,接着半转过身不再倚着墙壁,抬起手背抹了把嘴角。手肘拄在墙壁上,伸出一根手指指着卢元亮。

    “跟他唱双簧呢?又改玩苦肉计了是吧?行,我也改主意了。小胖子,来,你不是有两下子么,我陪你练练。”

    众人此时恍然大悟,原来根本不是叶啸坤无事生非,仗势欺人,居然真的是冯浩撞了人。

    虽然叶啸坤刚刚当众调戏余薇薇很是过分,但终归是自己这边理亏在先,要是现在还和人动手那就更说不过去了。

    “怎么着?还得后发制人啊?行,那我先来。”

    话声未落,叶啸坤已如离弦之箭般窜了出去,抬手一拳直奔卢元亮面门。

    身手如此矫捷,哪像个喝醉酒的人!

    见叶啸坤出手了,周凌宇也动了,他能感受的出来叶啸坤拳上的力道,比之老虎的那一拳也不遑多让。

    这一拳若是打实了,卢元亮必定受伤无疑。

    眨眼之间,周凌宇已踱到了卢元亮身前,一抬手就挡住了叶啸坤击来的拳头。

    有理无理他不管,是不是权门显贵也不重要。只要是有人敢对自己的朋友出手,他就绝不答应!

    叶啸坤见自己的攻势被阻住,身体本能的做出了反应,快速收拳的同时翻转身体,垫步拧腰,足下发力,使出了一记扫踢。

    扫踢和鞭腿不同,虽然二者都是弧线腿法,但鞭腿更大的优势在于速度快、突然性强,难于防备;而扫踢不同,通过胯部将全身旋转的力量传递到腿上,是一种追求极致的破坏力的腿法。

    叶啸坤击出的这记扫踢更是势大力沉,隐隐间竟似有破空之声,带起的劲风刮得人面孔生疼。

    这一脚要是踢中了头部,周凌宇的脑袋还不得像个西瓜一样爆开?!

    几个女生根本不敢再看,已经捂住双眼扭过了头去。

    就在众人以为他定无幸理时,却见周凌宇竟抬起手臂轻松挡下了那致命一击。

    他的动作实在太快,竟是没有人看到他的手臂是何时抬起,仿佛凭空出现的一般。

    叶啸坤也有些惊诧,他原本以为可以一击制敌,但没想到周凌宇居然只靠一条右臂就挡了下来。

    虽说是挡了下来,可这边周凌宇却也是心头暗暗震惊。他的右臂竟然被震的有些麻了,这是多久未曾有过的感觉了。

    回过神来,他见叶啸坤不死心,竟然还要故技重施,一时心头火起,有些恼了。

    叶啸坤才刚刚提膝,下一击还没来的及击出,就被周凌宇抬起一脚,蹬了出去。

    这一脚是周凌宇在恼火中出手,用上了五分力道,又是正中叶啸坤胸口,是以叶啸坤整个人都横着飞了出去。

    叶啸坤的随从赶忙上去接住,可是却没能阻住颓势。反而被连带着撞倒,像保龄球一般躺了满地。

    “妈的,臭小子,兄弟们一起上废了他!”叶啸坤的随从们从地上狼狈的爬了起来,怒吼着。

    “都给我滚开!谁敢动手别怪我对他不客气!当我叶啸坤输不起么!”叶啸坤恶狠狠地说道。

    他的随行者们听了这话,竟是一个个硬生生止住了自己的动作。

    他们深知叶啸坤的性格,说一不二,是以从没有人敢违背叶少的话。

    “小子,你是灵韵武者?”叶啸坤被那一脚正蹬踢了个结实,浑身疼痛不已,酒瞬间醒了一大半,思索了一下出口询问着。

    他很清楚自己的扫踢有多大的破坏力,他曾经靠这一招踢飞了一个50公斤的拳击沙袋。虽说他喝醉了酒准头差了一些,但力量理应更强才对。如果不是灵韵武者,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地就接下自己全力的一击。

    “我不是什么灵韵武者,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如果你还要打的话,我奉陪到底。”

    叶啸坤面上现出了疑惑,他暗暗思忖着:“不是灵韵武者?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说谎,他似乎真的对灵韵武者一无所知。可他又是怎么接住我那一击的?难不成真是我喝多了变成了个软脚虾?”

    他又打量了周凌宇几眼,微微摇了摇头:“也确实没听说过有这么年轻的灵韵武者,看他的样子也还是个学生。而且如果他是,那刚刚那一脚我非得受伤不可。难不成这小子靠的全是筋骨之力?那也太耸人听闻了!”

    “喂,我说你还打不打?”对方又是打量他,又是摇头的,半天也不说一句话,周凌宇有些不耐烦的撇了撇嘴问道。

    “嘿,你倒是比我还好战啊。不打了!小子,交个朋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