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游轮格斗赛【求收藏,求推荐】
    周凌宇回到家的时候,已然是天光大亮了。

    他原本打算在路上拦一辆顺风车,托人家把他送到市内就好。

    可是那三更半夜又是荒郊野岭的,别说是车了,连个鬼影子都有。

    没办法只能靠着两条腿硬生生的走了回去,也就是他如今身体异于常人,不然就这么走回来还不得被累个半死?

    好容易走回市内,准备打个车回家,可是身上有一点现金都没带,手机也在和赵家的打手们混战的时候被弄了个稀巴烂。

    偏偏他又性格顽固好面子,不愿意蹭车或者找个路人借点钱,就这样从天黑走到了天亮,弄得满身脏兮兮的狼狈不堪,活像个小乞丐。

    走进老旧的单元门,爬上楼梯,他正准备回家,却看见两个西服革履的人站在自家的门外,似乎是在等什么人。

    门前的两个人也注意到了周凌宇,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开口问道:“你是周凌宇?”????“是我。你们是谁?”

    周凌宇微微的戚着眉,他并不认识这两个人。

    当中一人一脸冷笑的说到:“老虎这可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居然被一个小乞丐打成了残废?我说他们该不会是搞错了吧?”

    原来又是赵家的人,真是阴魂不散。

    周凌宇也不答话,眨眼间就来到了说话男子的身前,一抬手抓住了他的衣领,直接扔下了楼梯。

    “嘣。”

    沉闷的撞击声随即传来,那人先是撞在了墙壁上,随即又缓缓滑落委顿在了地上。嘴里伴着痛苦的呻吟声,勉强的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又一头扑倒在地,昏了过去。

    和他同行的男子见到这一幕,被惊得目瞪口呆。

    一个成年男子居然被一个高中生,只凭一只手就丢了出去,这怎么可能?!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那家伙比自己还要壮上几分,都被人一击击倒,换成自己那不是更惨?

    果然沉默是金,话多死的早啊!

    感受到周凌宇投来的冰冷目光,他赶忙摆手,辩解道:“我是新来的,跟他不熟!”

    看他认怂认得如此快,周凌宇心头的火气消了几分,问道:“说吧,你们找我想干嘛?”

    “呃,这个。是我们老板有样东西要交给你。”

    说着从怀中掏出了一个信封,递给了周凌宇。

    周凌宇瞥了他一眼,伸手接过信封,拆开后发现里面是一张游轮的船票。还有一张薄薄的菱形卡片,既不是硬纸板也不是金属做的,看不出是什么材料,上面用古篆体书写着一个“鬭”字。

    “这是什么?”

    “这个是游轮的船票,这个是格斗赛的参赛资格证明。”

    “废话,上面都写着海洋赞礼号了,我还能看不出这是游轮船票?可你们老板给我张船票干嘛?还有格斗赛又是怎么回事?”

    “哦,你可能不知道,这是最近几年突然在华国上层社会里流行起来的,是一种新的聚会方式。船票不对外发售,完全采用邀请制,船上的饮食及娱乐项目都是完全免费的。能被邀请来的无一不是是达官显贵、富商巨贾。聚会的时间则完全由船期决定,游轮一离港会快速的航向公海。”

    他一边说着,一边表情却渐渐地变得不可一世起来,似乎知道这艘游轮的存在本身就代表着高人一等。

    看着周凌宇的眼神也渐渐多了几分不屑,好像在说像你这样脏兮兮的小乞丐根本不配知道这些一样。

    “那格斗赛也正是在这艘游轮上举办的,那可是这艘游轮最大的卖点之一。能参赛的都是有名的好手,比赛没有裁判,没有计分,除了不许使用武器穿戴护具之外没有其它限制,是真正的自由搏击。它最吸引人的就是这比赛不接受认输,除非一方彻底丧失战斗能力,否则至死方休。比赛虽然血腥残暴,但相应的冠军的奖励也高达上千万元,就算只是参赛也足有一百万的奖励。”

    周凌宇看着手中那菱形的卡片,若真如他所说,那这东西的价值就等同于一百万了。

    他并不在乎那一百万,只是有些难以想象竟然有人会为了钱,甘愿冒着下半生残废乃至丢掉性命的风险去做一个取悦他人的工具。

    西装男看着周凌宇不发一言,以为他是犯了犹豫。说道:“我们老板还说了,我赵家的供奉吴老先生知道你父母下落的线索,只要你能在格斗赛上打赢吴老,他就会将他所知道的一切统统告诉你。”

    周凌宇听到这话猛地抬起头,一只手瞬间探向了他的脖子,把他整个人都提了起来,按在了墙上,脚尖只勉强能沾到地面。

    “吴老?他知道我父母的下落?他在哪?”

    周凌宇已经近乎发狂了,这么多年了他一直在打听父母的下落,却渺无音讯。如今有人说能够提供线索,他怎能不激动。

    “吴老是赵家的供奉,他的行踪只有我们老板知道。平日如果不是出了什么大事,就连我们老板也请不动他。我们老板说了,这次除非你在格斗赛上打败吴老,不然就算你杀了他,也休想知道你父母的下落。哦,还有,要是我不能安然无恙的回去,你也别想知道了。”

    这后半句是他自己加的。

    他两只手拼命地想要挣开周凌宇的手,却是怎么也挣不脱。他很怕,怕周凌宇盛怒之下会把他也揍得和老虎一个下场。

    周凌宇两只眼死死地盯着他,似是思忖了一会,旋即松开了手。

    西装男骤然得释,一双脚终又着了地,却还在轻轻地发抖,几粒汗珠顺着鬓角淌进了领口,弯着腰在大口的呼气。

    “滚回去,告诉你们老板,我会参加格斗赛。他说的最好是真的,不然他会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西装男如蒙大赦,奔下楼梯,扶起受伤的同伴就走,再不敢停留。

    直到奔出老远,回头张望见周凌宇没有跟来,这才驻足长出了几口气。

    狡黠而又得意的笑容渐渐在他脸上浮现,事成了,这对他来说可是大功一件。

    他想起昨晚老板和吴老之间的谈话:“那小子年纪轻轻就已经初窥灵韵门径,少不得年少气盛。昨晚又以一己之力打伤了我手下几十人,现在恐怕自以为是天下无敌了。井底之蛙根本不晓得吴老您的厉害,我再拿他父母的下落来诱他上钩,我敢肯定他一定会来。”

    若是说起这揣度人心的本事,他跟赵高比起来真是自叹弗如。

    周凌宇打开门,回到家中,他的双腿有一些微微的颤抖,用手扶着沙发缓缓地坐下。

    他连身上脏兮兮的衣物都没有换,就那样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双眼盯着地板一阵出神。

    左手紧紧的抓着右拳,干裂的嘴唇在轻轻的翕动着。

    “爸,妈,你们一定还活着对不对!”

    8年来他从没有放弃过寻找自己父母的下落,他始终坚信他们还活着。可是这些年来查到的消息,不过是捕风捉影。

    他一次次的燃起希望,换来的却是一次次的失落。

    他很激动,很兴奋,同时也很害怕。他怕这一次又和以前一样,最后等来的仍是失望。

    周凌宇的眼眶有些湿润了,牙齿紧紧地咬着下嘴唇。

    他猛然抬起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脸,眼中的痛苦茫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如往日的坚定眼神。

    匆匆洗漱一番,换上了整洁的衣物,出门上学去了。

    今天的一中仍如往日一般,高三的学生们在紧张的备考,为即将到来的一模考试做着准备。

    课间的嬉笑打闹声仍是不绝于耳,可这一切似乎都跟周凌宇没有关系。

    今天的他比起往常更加的沉默寡言。

    “那个叫吴老的赵家供奉不知道有多少实力,但是赵高既然费尽心机诱我去格斗赛,那他至少该不会比老虎弱才对。可是为什么非是游轮上的格斗赛呢?他想为他儿子报仇不需要这么大费周章啊。”

    周凌宇在仔细思忖着,却是越想越糊涂。

    “凌宇,你没事吧?”

    发问者正是同桌李盼娣,她看周凌宇这一整天都魂不守舍的,似乎是有心事的样子。虽说她这个同桌平时就不喜与人言,但今天却格外的反常,她有些担心他。

    “哦,没事,昨晚没睡好而已。”

    思绪被李盼娣打断了,他索性也不再去想那些。当务之急还是要先确保自己能够打赢才最重要,不然别说是问出父母下落的线索,恐怕他能不能活着下船都是个未知数了。

    周凌宇突然想起,昨天在梦境中那个神秘的老人给了他一卷叫做《造化元灵诀》的功法。

    “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用,可也没别的办法了,不如今晚回去试试吧。”

    周凌宇暗暗想到。

    “那个,凌宇你今晚有时间么?”

    李盼娣怯生生的问着,这副小女儿家的作态却是头一回见到。

    周凌宇回道:“今晚?有事。干嘛?”

    “哦,没什么。薇薇她们打算今天晚上去唱唱歌,放松一下,我就想着问问你要不要一起去。”

    “你还会唱歌?”

    “滚!老子就是没出道,要不然那些歌星们早都失业了。”

    “呵呵,好好好,你牛笔行了吧。”

    周凌宇笑骂着,他很感谢李盼娣,正是因为有她这样一个快言快语的朋友在,他才能时常感觉到自己在这世界上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