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一起上吧【求收藏,求推荐】
    豪华轿车载着周凌宇在城市中快速的穿梭着,路旁的灯火在逐渐减少,车子竟是在向着郊外开去。只是周凌宇心中另有所思,是以并没有注意到。

    车行了许久,直开到一片荒郊野地方才停住。周凌宇下了车,打量着周围:这是一片远离了道路的荒地,方圆数里渺无人烟,就连路灯也没有一根,有的只是恣意生长的杂草。

    载他来的轿车被6辆suv包围在中间,车头的大灯晃得人睁不开眼。三十几号脚蹬军靴,上着黑色t恤下穿战术军裤的精壮男子,从车上走了下来。

    他们一个个面露凶光,看这情形,恐怕周凌宇今晚要遭殃了。

    “臭小子,终于让我逮到你了!”说话的人声音听起来很年轻,看年龄也跟周凌宇大抵相仿,身上穿着名牌运动装,赫然正是赵煦。

    周五那晚,他看见江梓嫣扯着周凌宇走远,两人显露出的亲昵让他怒火中烧。若是旁人,他早就把那对男女一并打杀了。

    可是江梓嫣不同,那可是江家的千金,更是他父母与家中长辈认准的未来儿媳,他可不敢把她怎么样。

    在江梓嫣面前,他需要装出一副恭谨有礼的样子,不然若是有什么举止失宜的被江梓嫣在他爷爷或父亲面前告上一状,他可就要倒霉了。????可是向来被他视作禁脔的江梓嫣居然和别的男人拉拉扯扯的,他可绝不会就这么算了。

    所以今天他带上了家中的保镖打手,要给周凌宇一个狠狠地教训。他命人早早地在校门口等着,然后冒充江梓嫣的管家把他诓来。

    这个埋伏地点是他精心挑选的,这里荒无人烟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有人知道。到时要是周凌宇肯跪在地上磕几个响头、乖乖认错,他宽宏大量也就放了他。

    可若是这小子不识抬举那可就怨不得他了,打断他的手脚让他长长记性,再或者干脆做掉他一了百了。

    赵煦心中对自己的安排无比的满意,转而用怨毒的眼神盯着周凌宇。

    “你是谁?”

    周凌宇对周遭的环境满不在乎,但他还是很好奇是谁设了这个局要来害他,原来那天江梓嫣对他说的话,他竟是一点也没有听进去。

    “臭小子,还在这装傻。好,我今天就让你死个明白。我,叫赵煦,是燕京赵家未来的继承人,当然了像你这样的瘪三估计也没听过我赵家的大名。”

    赵煦的手下一阵哄笑。

    “你只需要知道你周五那天晚上勾引的江梓嫣,是我的未婚妻。我赵家和江家是世代交好的名门望族,是你这样的社会渣滓终其一生都仰望不到的存在。你今天只要跪在我面前磕上十八个想头,再叫我一声爷爷,并且从此在江梓嫣的面前消失,我今天就放你一条生路,懂了么?”

    赵家的打手们笑得更加的肆无忌惮了。

    “你的废话可真多。”

    周凌宇的话中充满了嫌恶,他看向赵煦的眼神冰冷而又不屑。仿佛赵煦就是一只臭虫,他只要轻轻地一抬手就可以将其随意碾死,但只恐弄脏了自己的手而不屑于这么做。

    “小王八蛋,你找死。老虎!给我打断他的手脚,小心些别弄死了,我要让他这辈子都只能像摊烂泥一样的活着。”

    话音未落,一个身高2米开外的壮汉越众而出,身上隆~起的大块肌肉似要将衣裤都要撑爆了,光头无眉,面上透着择人而噬的凶狠。

    被称作老虎的男子也不说话,照着周凌宇的面门就是一拳。势大力沉,迅猛无比。

    赵家一众打手见是老虎出马了,都在心中嘲笑着周凌宇不识时务,这小子恐怕下半辈子都要在轮椅上过了!

    老虎虽然在众人之中格斗技巧不是最出色的那一个,但若单论力量和身体素质无疑是最强的那一个。

    对付这样一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高中生,实在是杀鸡焉用牛刀啊。

    但老虎那排山倒海的一拳,在距离周凌宇面门尚有一寸的地方被一只手轻轻的拦下了。

    只见那只手轻轻一握,五指就插入了老虎那砂砵一般大的拳头里,五指紧握向外一旋,噼啪之声大作,老虎那粗~壮的手臂就整个被拧断了。

    老虎左手捂着被拧断的右臂,疼得口中哇哇大叫,整个人已近癫狂,忽地铆足全身的力气抬起左脚向周凌宇踹去。

    周凌宇只一闪身就躲过了那一脚,还没等那一脚落地,他双臂一错已攀在了袭来的腿上,双臂发力只听得咔嚓一声,一条粗如树干的腿已经倒卷成了v字型。

    老虎再也支撑不住,整个人痛得昏死了过去,庞大的身躯倒在地上时惊奇了大~片的沙尘。

    场中一时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被惊呆了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人高马大的老虎就那样被一个与之相比无比单薄的少年打断了手脚,膝盖骨已经完全粉碎。

    一节腿骨支楞出来斜插在地面上,泃泃流淌的鲜血染红了四周,看得人倒吸一口凉气。

    照他的伤势来看,即便是医好了,下半生也离不开拐杖了,这对一个武者来说比要了他的命还难受。

    “你们一起上吧,别浪费我的时间。”

    周凌宇抬手轻轻拂去飞溅到脸上的血渍,眼中露出无边的杀意,仿似地狱中走出的恶鬼杀神一般。

    可是没人敢动,今天出来本以为是赵煦在学校和人起了冲突,料想是小孩子打架吓唬吓唬也就是了,所以连家伙都没带。

    他们都不是蠢货,看了老虎的那副下场,再掂掂自己的斤两,若是现在冲上去不过是在医院里多加张病床罢了。

    “都给我上啊,做了他。你们几十个人一起上,还摆不平他一个人么!”

    赵煦有点慌了,他大声嘶喊的命令着。

    所有人都明白赵煦的命令是违抗不得的,况且今天的事已至如此局面。除非一方彻底倒下,否则绝不可能善了。

    “这小子没有三头六臂,不过是力气大,兄弟们一起上,废了他!”

    其中的一人当先喊到,众人一听才如梦方醒,克服了心中的恐惧,一起向周凌宇冲来。

    “哼。”

    周凌宇冷笑一声,身形闪动也发起了攻击。他妙至巅豪的躲过众人的攻击,随即发起反击,每一拳击出便有一个人倒下。

    虽也有人能偶尔击中他三拳两脚,他却不痛不痒的浑不在意。

    只一会功夫,三十几号打手尽数倒在了地上,每一个都是筋断骨折的,再没有人能爬起来。

    周凌宇慢步向赵煦走去,眼中寒意大盛。他今天本就心情不好,早上委屈求全的念了个检讨,一群不知感恩的家伙又盘问他和江梓嫣的事情,好好的睡个觉凭空多了个老头让自己喊他师父,最重要的是终于有一丝渺茫的希望可以知道自己父母的下落却错过了。

    偏偏又是今天,赵煦好死不死的来招惹他,冒充江梓嫣骗他,设圈套埋伏他。周凌宇竟是平生从未有过的,心中有杀意闪现。

    赵煦虽说是赵家的大少爷,平日里作威作福惯了,但哪曾见过这等场面:所有的保镖打手们都浑身浴血,一个个筋断骨折,痛苦的哀鸣声充斥于耳,浓郁的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

    他不敢想象身为始作俑者的自己,又会是如何下场。

    周凌宇走到他跟前,抬起拳微微的发力直中他的腹部。赵煦痛得面孔都扭曲了,胃内翻涌,竟从口中喷出了一大股不明液体。

    他的双~腿再也不听使唤,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周凌宇,不,周爷爷。我错了,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这一次吧。我有钱,很多很多钱,您想要多少我都可以给。哦对,还有江梓嫣,我再不敢和您争了,只要您喜欢我可以找到大把比她还漂亮的女人送给您。”

    赵煦的脸上涕泪交流,头深深地埋在地上竟是不敢看周凌宇一眼。

    周凌宇看着他,无比的厌恶,心中的杀意渐渐地消了,像这样一个无耻的人杀了他未免太便宜他了。

    周凌宇伸出手轻轻地拍着赵煦的头,赵煦的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像一只宠物要讨好自己的主人,他抬起头看向周凌宇。

    只是当他抬起头时,脸上谄媚的笑容凝固了。他看到周凌宇拿着手机,拍摄着自己的一言一行。

    周凌宇俯下~身,在他的耳边淡淡的说到:“你说,那么厉害的赵家会不会让一个跪地乞怜的废物做继承人呢?”

    说罢,周凌宇按下播放键,刚刚录制的视频里传来了赵煦那低头乞怜的声音。

    若要毁掉一个人,必先令其疯狂。

    若要令其疯狂,莫过于剥夺他所有的自尊与骄傲,毁掉他所有的未来与希望。

    周凌宇轻易地做到了。

    赵煦的一双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左手狠狠地掐住右手指甲深深地嵌入肉中,有鲜血流出。

    可他的挣扎没有任何意义,很快整个身体都像筛糠一般抖个不停。他口中喃喃自语:“那不是我,不是我,不是,不是……”

    周凌宇根本不需要把那个视频发到任何地方,他深知这世间最可怕的事只存在于人的内心。

    其实他给了赵煦一个机会,如果赵煦能坦然的接受如此不堪的自己,那他发与不发都不会有什么分别。

    可惜,赵煦将自己逼入了无底深渊,他不敢想象自己该如何在众人鄙夷的目光里生活下去。

    不再理会已经疯狂的赵煦,周凌宇转身离去。

    现在他正面临着一个巨大的难题:这是哪?我要怎么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