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九龄老祖【求收藏,求推荐】
    回到班里,周凌宇被五班的人团团包围起来,一个个眼中闪烁着愤怒的火焰,恨不得将他烧成灰烬。

    他又哪里晓得江梓嫣的杀伤力,在整个五班学生的心目中江梓嫣就是不容亵渎的女神。

    五班这群人若说起学习那也只是表现平平,但论起男女之事、追星、谈八卦却比谁都早熟,平日里彼此传阅八卦杂志、言情小说,课间传言学校里的小道消息互通有无更是家常便饭。

    像江梓嫣这样的校园之星更是他们谈论的焦点,若是有谁机缘巧遇能和江梓嫣说上几句话都要洋洋自得好几天,而更多的人则只盼能多看到她几眼便心满意足了。

    可今天周凌宇却和江梓嫣有说有笑,似乎很是熟识,怎能不让他们心生嫉妒。

    “臭小子,快说你怎么和江大校花认识的!看你们有说有笑的,那叫一个亲昵的劲,你们该不会是在交往吧?你小子平时不声不响的,没想到是扮猪吃老虎啊。”

    说到这,又有人谈起周五晚上,远远地看到他被一个女生拉着走在一起,看背影像极了江梓嫣。

    这一说不要紧,五班众人却顿时炸开了锅。????走在一起?去哪了?还被拉着?

    一个个发挥着自己无穷的想象力,却是越想越气。

    五班众人的内心在咆哮着:这个混蛋究竟对我的女神做了什么!!!直恨不得把这家伙现在就拖到操场上活活烧死,枭首示众。

    “只是帮了她一个小忙而已,随便聊了几句没什么特别的。“周凌宇淡淡的回到,好像与江大校花谈笑几句,对他来说只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而已。

    五班的众人已经近乎癫狂了,这小子居然还满不在乎的,今天非得烧死他这个异类不可。

    他们这边聊得火热,却没有人注意到坐在周凌宇身旁的李盼娣。从升旗仪式结束她就一言不发,现在更是紧抿着嘴唇,没有一丝一毫的兴趣参与这场盛大的异端审判。

    要知道平时她可是班里闹的最凶的那个,更是江梓嫣的忠实拥趸,可今天却不知是怎么了一反常态。

    李盼娣偷眼朝周凌宇看去,仔细端详之下却突然发现这小子长得竟是这般英俊:星眉剑目,鼻梁高~挺,肤色白~皙却不失阳刚之气,棱角分明的面庞透着说不出的坚毅。

    上初中时周凌宇就已具中人之姿,只是彼时年幼尚显稚~嫩,而今已近成年稚气尽消,整个人变得是英武非凡。

    只是自从那个神秘的夜晚之后,他似乎得到了一个神奇的能力,旁人若非极力分辨竟难以看清他的面貌。是以一年多来,李盼娣竟是头一次发现自己的同桌居然是个帅哥!

    就像是发现了一个从未有人知晓的秘密一样,李盼娣的心中泛起阵阵惊喜,可是这惊喜却转瞬间又变成了深不见底的失落。

    李盼娣的心中怅然着,心中竟是从未有过的盼望着自己能出落成一个美丽的女子:“或许,也只有江梓嫣能配得上他了吧。我要是能变得更有用些,能帮他做点什么该有多好。也许那样他有朝一日也会注意到我,而不只是把我当成哥们。”

    上课的铃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孙大白抱着一摞试卷走进了教室。

    “这节课做随堂测试,都赶紧回自己座位上坐好。”围拢的众人一哄而散,纷纷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互相传递试卷。

    周凌宇接过试卷,看也不看直接翻到背面平铺在了桌子上,双手抱头趴在课桌上,竟然睡起了觉来。

    孙大白在教室内巡视着,不时在几个得意门生身旁驻足瞧上一会,对几个成绩稍差的学生却是看贼一样的眼神。

    不一会转到的周凌宇身前,却发现他根本未动笔居然在呼呼大睡,孙大白脸都被气绿了,偏又发作不得,被气得整个人身体都在微微发抖。

    周凌宇却没有察觉,他早已沉沉的睡去,如今更是身在一个奇异的梦境中。

    他漫步在云海里,上不见日月星辰,下不见山川湖海,只有一片白茫茫的无边无际的云彩围绕着他。

    他向四方极力地奔走着,却好像从未移动过,他渐渐地有些乏了,便停下来蜷在地上,不知不觉竟又睡了。

    再睁开眼时,云彩不见了,代之以一片黑暗,他能感觉到自己在坠落,伸出手想要攀住些什么,可这黑暗中空无一物。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一天,也许是一个月,也许是一年,又或者只是一刹那,一个光点出现在他眼前,他伸出手想要碰一碰那光点,指尖将将触及,眼前光彩大盛。

    他好像又站在了平地之上,他想要看看如今又是什么所在,却又不能。他需得用双手遮着,才能不被那突如其来的光灼了眼。

    “你来了啊。”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周凌宇勉力的睁开眼,朝声音的来处望去。只见一位须发皆白的耄耋老者团坐在石台之上,周身被苍松翠柏环绕,身前有一条溪水潺~潺流过。

    那溪水就像一条分界线,将两人隔开。周凌宇身旁仍是空无一物,只有淡淡的烟尘裹挟着他,老者那边却是好一派仙境气象:但见烟霞散彩,日月摇光。千株翠柏,万节修篁。奇花布锦,带雨半空彤冉冉;瑶草喷香,含烟一壑色苍苍。

    周凌宇被眼前的景色惊得呆了,好一会才回过神,问道:“你是谁?我们认识么?你好像是在等我?”

    “吾乃九龄老祖,修行已近千载。你本是我座下的徒儿,前世因历劫未成,遁入轮回。吾遍寻寰宇,历经十数载,直至今日方才寻到你。”

    “你是我师父?”

    “正是,这里有一卷《造化元灵诀》乃是修炼的无上要诀,今日传授与你,待你修得元灵,便可重入吾门下。”说罢,掌中现出一卷竹简,形制古朴,自老者掌中飞至周凌宇面前。

    “我有问题想问你。我……”

    “因缘至时,自有分晓。去吧。”

    九龄老祖也不理会他,只略一抬手,就见整个空间极速的塌缩,将周凌宇自梦境中丢了出去。周凌宇甫一离开,原本的仙境景色瞬间消失不见,代之以阵阵阴风,森森鬼气,暗红色的岩浆遍地流淌。

    “九老,为何不直接吃了那小子?还要显像化形,做那劳什子灵台仙境,费这许多周折?那《造化元灵诀》乃是至宝,你我二人费尽周折方才得来,怎就如此轻易予了他?”

    一人自九龄老祖身影中显现,身着黑衫面目狰狞可怖,言语中似有不满。

    “你却是心急了些,那小子虽身具先天灵体,但对你我来说不过是一剂大补的丹药,待他修得元灵将其吞了,你我所获又何止千倍?三年前你我二人路经此地,被其灵体爆发出的气息所引,一番探查却殊无所获。在这秽气浊浊的星球上遍寻三载,连修炼的进境都打了折扣,近日机缘巧遇这才寻到了他,若是草草吃了岂不得不偿失?“

    “再说那元灵诀又非你我可以修习,予了他去却是再合适不过。这小子已是盘中之餐,三年都等得,再多些时日怎就等不得?唯有一事,需得小心提防,这小子似有贵人暗中相助,不然以你我修为又何须三载方才寻到他?”

    “九老说的是,也罢,且放他再苟活些时日。至于贵人什么的,我看是九老多虑了,便是真有,以你我的修为将之一并吞了便是。”

    说罢,二人四目相交,竟同时桀桀奸笑起来。

    周凌宇自梦境中醒来,额头上多了一丝细汗,回想起刚刚的梦境似真似幻,他有些拿不准那究竟是真的还是自己的幻想。

    那老者自称九龄老祖,还说他是自己的师父,虽说却是一派仙风道骨,那方寸灵台也是仙家景象,可却不知为何有一股说不出的违和感。

    正在他心中惊疑不定之时,脑海中竟有古老的文字显现,题头几字赫然竟是《造化元灵诀》。

    “原来刚刚发生的一切竟都是真的。那老头说不定真的是个仙人,真该好好问问他我的身体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爸妈,说不定他知道他们在哪。”

    周凌宇心中无比的懊悔,气恼自己没有打听一下父母的下落。

    虽然已经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但他始终认为他的父母并没有死。但是想也该知道,即便他问了也是得不到任何的回答的,九龄老祖根本没有给他问问题的机会。

    整整一天都在懊悔与思索中度过,今天发生的一切对一个高中生来说,信息量实在太过巨大,即便是平日里机敏的周凌宇,此时看上去也多了几分狼狈。

    放了学他就早早地离开了学校,此时正一个人呆呆的站在路口,思考着白天发生的一切。

    一辆豪华轿车停在了他的身前,一个穿着考究的中年男子自车上下来,对他说道:“是周先生吧,我是江小姐的管家,我家小姐有要事请您到府上一聚。”

    “江小姐?江梓嫣?她找我有什么事?”

    周凌宇被来人打断了思绪,略微定神方才醒转过来问到。

    “这我就不大清楚了,何况这也不是我该过问的事情。”

    “好吧。”

    周凌宇点了点头回应到,随即上了车。

    中年男子警惕的四下张望了几眼,确认没有被人看到,这才上了车扬长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