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升旗仪式【求收藏,求推荐】
    周凌宇很纳闷,他并未与人有约,虽然夜色深沉,但来人依稀可辨是个眉清目秀的女孩子。

    “你还发什么呆啊,我们不是约好了晚上一起去我家复习的么,快走吧。”那声音洋洋盈耳仿如黄莺出谷,说不出的悦耳动听。

    周凌宇的脑子一时短路了,搞不清楚现在究竟是个什么状况,就那样被女孩扯着走远了,一时间竟没有言语。

    路旁还有一人,看年纪与他们相仿,长得星眉朗目,发型一看便知是精心打理过的,整个人看上去颇有几分英气。身上穿的俱是名牌运动装,远不是周凌宇身上那种廉价感十足的校服可以相提并论。

    他恶狠狠的盯着二人远去的身影,面上的英气逐渐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怨毒的面孔。

    另一边,周凌宇如被女孩拖死狗一般,被扯出了几条街外的一根路灯下才将将停住。

    女孩回头张望了一会,见没有人跟来似是长出了一口气,这才回过头来仔细打量起周凌宇。

    女孩看着周凌宇被扯得变了形的校服,一脸懵然无知的表情和那渐驱凌·乱的发型,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借着路灯,周凌宇才将身前的少女看了个仔细:一张俏·脸生得无比可人,纤纤玉手轻掩着嘴,眉眼弯弯宛如秋月,明眸莹莹如有星光闪动,笑声清脆似银铃作响。

    莹润而富有光泽的乌黑长发梳着简单的马尾,一缕发丝因为快速的奔走自然地垂落,肌肤如羊脂玉般白腻、细嫩。

    高挑的身型,即便是在周凌宇183的身高前也不显局促。

    臃肿的校服亦难掩那曼妙的身材和笔直修长的双·腿,浑身都洋溢着难以言说的青春朝气。

    “你笑起来很好看。”

    周凌宇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女孩听闻此话止住了笑,她生得如此好看,平日里自是听惯了赞美之词,可像他这样不带半分谄媚与讨好的夸奖,听起来却格外的顺耳。

    “谢谢。”

    女孩轻轻地将垂在脸旁的秀发拢至耳后,挺直了身体,随即俏生生的伸出一只葱白玉手,说到:“我叫江梓嫣,也在一中念书,今天谢谢你了啊。”

    女孩的名字听起来如此的耳熟,周凌宇却一时间想不起是在哪里听过了。

    周凌宇掌握着分寸,轻轻拢住伸来的纤纤玉手,将将只触及指根的部分。即便这样,触手间仍是一片柔软的感觉自指尖袭来,素手芊芊却偏又不失丰腴,让人不得不感叹造物主的神奇。

    “不客气,有帮到你就好。”周凌宇淡淡的回到。他并有打算刨根问底,若不是被逼得紧了,谁会拉上一个素不相识的路人来帮忙。有些事情,人家想说你自会知道。

    “嗯当然有帮到。当时在路边还有一个男生,你应该也有看到。他叫赵煦,是我爸爸好朋友的孩子。他今天是想叫我一起出去玩,只是我有些乏了想早点回家,这才随便编了个借口说约了同学晚上一起去我家复习功课。正巧这个时候看到了你,所以我就拉了你来做挡箭牌。嘻嘻,今天真的是要多谢你啦。”

    江梓嫣这一番话说的举重若轻,但实际上的情况却远比她所说的要复杂得多,江家与赵家远不止是父辈相交那么简单。双方的家族都是绵延数百载的古老世家

    ,在燕京这等豪门显贵遍地云集的宝地,那也是数得着的庞然大物,势力盘根错节。

    两家自古交好,虽也曾有过交恶的时候,但总归还是会重修旧好。到了江梓嫣这一代,两家人更是有意亲上加亲,是以自幼就让江梓嫣与赵煦频繁接触。

    虽说已是新时代了,早已不兴指腹为婚这等古老的陋习,但让两个孩子多多接触,相处日久心生情愫,等到长大了便是水到渠成,也算不得干涉自由恋爱,两家人俱是存的这般心思。

    可这世间偏是有物极必反、矫枉过正的道理。两家都是名门望族,家学渊源,培养出的子女自是出类拔萃、聪颖过人。

    可这赵煦却不能免俗,自幼便染上了颐指气使的骄矜之气,虽然随着年岁日长有所收敛,但那股子我为人上的傲气却是怎也改不了的。

    江家与赵家略有不同,赵家自古多的是商贾与地下枭雄,而江家更多的是官员与学者,更像一个书香门第,更懂得待人要不卑不亢、中正谦和的道理。

    江梓嫣最讨厌的就是赵煦的那股子市侩之气,对待家里的佣人颐指气使,见了家中长辈却会讨巧卖乖。若他真有自己的能耐倒也罢了,但他倚仗的不过是自己的家世罢了,在他父亲面前不敢有半分违逆,到了旁人跟前却是换了一副面孔。

    空有傲气而无傲骨,是以江梓嫣对他颇为不齿。

    今天亦是如此,赵煦早早地等在校门外,要约江梓嫣出去玩乐。别看他在江梓嫣面前循规蹈矩,但江梓嫣知道他对待其它女孩子可绝不是这副嘴脸。

    江梓嫣推脱今天还有事不能和他出去,可这赵煦偏偏死缠烂打不肯离去,于是便有了之前那一幕。

    “时间不早了,我要早点回家了。嗯,今天真的多谢你了,希望还有机会再见到你。”

    江梓嫣这话倒不是客套,她对周凌宇还是很有几分好感的。

    “好,有机会再见。”

    周凌宇点了点头,淡淡的回到。

    看着少女远去的倩影,周凌宇倒是真有几分期盼能够再见到她了。

    周凌宇回到家中,洗漱停当,又想起少女那娇俏的容颜嘴上不自觉的噙了笑意,心头一动提笔写下:

    眉如柳叶春轻展,目似秋水敛波澜,

    樱樱丹唇翳皓齿,灼灼芙蕖展笑颜。

    书罢便沉沉睡去。

    日子转眼间便到了周一,周凌宇攥着那心不甘情不愿写出来的检讨书立在升旗台旁。人虽然还站着,可却好像打起了瞌睡。

    今天的升旗仪式与往常略有不同,临近一模考试,学校安排了一位学生代表做考前动员,给大家鼓劲。当然,还有周凌宇,他的自我检讨也是今天的重头戏。

    照例是升旗手上台升国旗,唱完国歌唱校歌,一通例行公事完成之后,轮到教导主任王璨上台发言了。

    “同学们今天看起来精神很饱满啊,我甚是欣慰。相信大家应该都知道了,我们高三的同学们很快就将迎来高考的第一次模拟考试,一模的重要性相信不用我多说大家都清楚。在此我希望高三的同学们一定要严肃认真的对待一模考试,同时也不要有太大的心理压力,争取发挥出自己最好的最真实的水平,希望大家考出风格考出·水平。”

    王璨仍是往日里的那副做派,嘴上说着陈辞滥调。

    “还有高一高二的同学们,也一定要紧张起来,三年的高中时光转瞬即逝,大家一定要好好珍惜。好了,为了能让高三的同学们考出好成绩,学校今天安排了一位学习优异的学生代表来给大家做考前动员。下面就由我们的学生代表——高三一班的江梓嫣同学上台,宣读考前动员书。“

    周凌宇听到江梓嫣的名字,这才稍稍从睡意中清醒过来。难怪他觉得江梓嫣的名字十分耳熟,这位常年霸占一中学年大榜头名的学霸,他自然是有所耳闻的。

    江梓嫣上了升旗台,台下站在前排的高一高二的学弟学·妹们俱是一片惊叹,学霸江梓嫣的名头他们早就听说过,但她还有一个名头却更让人心生期待:一中校花。

    看到了江梓嫣那惊为天人的绝美容颜,他们甚至觉得,校花这个称呼都有点委屈江梓嫣了,她长得这般好看说是九天玄女谪落凡尘怕是也有人信的。便是与娱乐圈里的一众明星相比,怕是也如日月之辉与莹莹星火相较吧。

    高三的学生们倒是要比他们淡定一些,毕竟从高一起江梓嫣就是学校的名片一般的存在,3年了就算只是见过她几次,也总比这些小毛孩子见她的次数要多,一个个脸上都故作出长者般的渊深。

    江梓嫣似乎早已习惯了这一切,落落大方的对台下的众人报以一个淡淡的微笑,开始朗读起考前动员书。

    周凌宇心中想到:“虽说是有缘再见,但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又见面了。”周凌宇望着她的明眸皓齿,在日光下欣赏起来倒是别有一番风韵了。

    很快就轮到了周凌宇,他稍稍清了清嗓子,开始照本宣科。台下的众人都知道这是在念检讨书,可偏偏没人能听懂他在检讨什么。

    整篇检讨书,写的是东拉西扯,混乱不堪不知所云,比起江梓嫣那悦耳动听的声音,听周凌宇念检讨书简直是一中非人的折磨。

    只有了解的人才明白,这就是学校对周凌宇毁坏黑板,当众直斥孙大白的处理结果,可是这个处罚是不是也未免太轻了?

    不管怎样,周凌宇终于还是把这篇让他也痛苦不堪的检讨书念完了。

    当他走下台时,江梓嫣早已等在台下了,她笑吟吟的说到:“嗨,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谢天谢地你终于念完了,我听得都快难受死了。你是没看到王主任的那张脸啊,都快变成调色盘了,隔一会就变一个颜色呢。没想到你就是五班那个一拳打碎黑板,还当众直斥孙老师的奇人啊。”

    周凌宇也是摇头苦笑,说到:“没想到这事还是传开了啊,这检讨书我也是受人之托才勉为其难,不过看起来我并没有写检讨书的天分啊。”

    江梓嫣听完笑的更厉害了:”你这人可真有趣,王主任居然求着你写检讨书?我才不相信呢。“

    他们这边有说有笑的闲聊着,台下三年级的学生们却是炸开了锅。五班的同学们更是出离了愤怒,每个人的怒火都有如实质一般喷薄而出。周围的人生怕被这怒火灼伤了,都躲得远远的。

    五班众人现在心中都有一个共同的声音:这小子什么时候跟江大校花搭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