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医学奇迹【求收藏,求推荐】
    周凌宇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但是初中时的一次意外却改变了一切。

    那是一个与往常并无不同的日子,又一个熬人的晚自习过后,天已经完全的黑了。

    周凌宇一边伸展着有些坐的僵硬的身体一边向停车棚走去,初中时他住的离学校稍有距离所以每日骑车通勤。

    来到自己的车子跟前,周凌宇被眼前的景象气得有些恼了:不晓得是哪个缺德的把一整排的自行车都弄倒了。

    周凌宇有心独善其身,奈何另一辆车子的把手卡在了他的车轮里,这是逼着他做个五讲四美三热爱的有为青年不可了。

    耐着性子把卧倒的自行车扶了起来,就在他扶起卡住他的那辆车子的时候耳边响起了一个声音:“算你小子识趣,还知道把车子扶起来,要不今天我非揍你不可。”

    对方接过自己的车子,利落的打开锁骑了上去。

    周凌宇上了一天的课,脑子早像被灌了浆糊一样,这时更是有点懵了,等他反应过来过来的时候对方早已消失在了他的视野里。????天黑的深沉,是以并没有看清对方的样貌,现在若是让他跑了,日后又到哪里寻他去。

    “嘿,装了x就想跑,跟我这找刺激呢!”

    周凌宇快速的扶起车子解开车锁追了上去,这一追不要紧,却险些酿了大祸。

    他初中的学校停车棚是直对马路的,而且这条路又是一条主干路,平时车流密集,即使是夜里依然川流不息。

    周凌宇刚刚追出来就被一辆迎面驶来的中型货车给撞飞了,整个人落地时已是满身血污,左腿更是扭曲到了一个诡异的角度。

    肇事的司机看到他的样子,整个人已经吓傻了。直到有路过的司机提醒他报警叫救护车,他才缓过神来。

    当周凌宇从救护车上醒过来的时候,随车医生正坐在副驾驶位上走神。随车医生姓贾,按他以往的经验,像周凌宇这种伤势多半是挺不到上手术台的,所以他也就没花费精力在他身上。

    周凌宇醒来时只觉得口渴难耐,脑子浑浑噩噩的,四肢也不大听使唤。他挣扎着坐了起来,勉力分辨出了自己在救护车上,坐在副驾驶的似是位医生。

    他伸出手去拍了拍贾医生的肩膀,问到:“大夫,我好渴,有水么?”

    他这一问不要紧,贾大夫却被吓了个魂飞天外,司机更是被吓得不轻,一脚急刹车,没等车子停稳,就打开车门跑了出去,边跑还边喊救命。

    贾大夫不是不想跑,只是他的腿不听使唤,但却偏偏能感受到一股温热顺着裤管向下流淌。

    贾大夫颤颤巍巍的将一瓶水递向身后,眼睛却紧紧地闭着。周凌宇接过水一口喝了个干净,问到:“还有么?”

    听到这声询问,贾大夫没有刚才那般害怕了,他微微张开眼睛向身后瞄去,同时又递了一瓶水过去。当他感受到无意间碰触到的周凌宇身上的体温时,他猛的睁开了双眼确认了周凌宇确实还活着。

    “你居然还活着?!”贾大夫仿佛发现了一个神奇的新物种一般感叹着。他在医护行业工作了这么多年,还从没见过哪个伤员在受了那么重的伤的情况下还能够活下来,更别提在救护车上自己苏醒过来的了。

    他急忙奔进车厢查看起周凌宇的伤势,人能够清醒的说话并且活动,没有呕吐的症状,说明颅内出血已经止住;揭开额头上的纱布,几个出血点竟然已经完全的结痂了;原本粉碎性骨折的左腿现在居然有正常的膝跳反射,只是暂时还不方便走动。

    他整个人都被惊呆了,眼前发生的一切让他难以接受。

    “不行,你必须去医院做一个全面的检查,居然能无药自愈,这简直就是人类医学史上的奇迹啊!作为这个医学奇迹的第一发现人,我一定会名垂青史啊!”

    贾大夫的眼中闪现着一种狂热。

    “这老宋跑的倒是真快,这一会功夫跑的没影了。你先待在车上不要动,我去找找司机。”

    说完就下了车,往司机老宋逃走的方向一边喊着他的名字一边寻找着。

    周凌宇在车上缓了好一会,力量渐渐地回到了身体里,四肢也终于也如往常一般可以自如的活动了。

    过了半天的功夫却不见贾大夫回来,周凌宇想起贾大夫说起医学奇迹眼中的那股狂热浑身打了个激灵。

    “身体也能动了,我还是赶紧走吧,免得被人抓回去搞什么人体实验可就生不如死了。”

    想到这里他跳下车,辨别出家的方向,循着人行道快步的走着,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回到家里,望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像一个受了伤的幼兽般低低的呜咽着。他是自己一个人住,10岁那年,他的父母外出探险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只给周凌宇留下了庞大的家产:在燕京四环边上的一套别墅、在二环内的一套三居室、在山海市市中心和河东新区的2套房产,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周氏集团。

    对他的父母来说,房子这种东西够住就好了,是以并没有购置太多的不动产自用。

    周氏集团如今是他父亲从前的老部下郑永康在管理,管家王铭本有心留下来,继续照顾他的衣食起居,却被周凌宇拒绝了。

    收到父母失踪的消息后,周凌宇难过了许久,每每一想到父母的疼爱和平日里的言传身教,他总会暗自垂泪。

    郑永康和王铭虽也对他疼爱有加,但终归无法代替他的父母。

    花了许久他才从父母离去的阴霾中走出来,他搬到了二环内的老宅子里,转学到了一所普通的学校就读。看着每日里来来往往的邻里街坊,有父母陪伴的同学,他才能稍稍的感觉到自己还是一个正常人,获得一些微不足道的慰藉。

    周凌宇又想起了那个神奇的夜晚,有很多的事让他想不通:贾大夫跑去了哪?为什么让自己等着他却不见了?为什么没有人来寻找他询问那晚的事?

    他的生活还是一如往常的平静,他甚至曾经怀疑过那是不是自己做的一个梦。

    但身体的种种变化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自那晚之后他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得更强壮了,不是多了几块肌肉那种表象的强壮,而是内在的变化。

    按照以往,若是他磕了碰了什么坚固的物什,总要呲牙列嘴的痛上好几天,身上还会留下或深或浅的伤痕。可是如今就好像被充气玩具打到而已,那感觉甚至连痛都算不上。

    一开始他还大惊失色,以为自己末梢神经坏死失去了痛觉,可没想到身上竟也找不到半点痕迹。

    发生了今天的事情之后,他更加确信自己不仅仅是抗击打能力变强了,就连破坏力也增强了。

    谁能想到一个没有经受过任何军事或格斗方面的专业训练的年轻人,竟可以一拳打碎强度仅次于钢化玻璃的黑板,徒手扯断全实木的桌板!

    下午就这样平静地度过了,没有再起什么波澜。

    但在课间的时候,同学们自是免不了要互通消息的。李盼娣把在王璨办公室里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众人这才了解了事情的始末。

    但大家最关心的还是学校打算怎么处理周凌宇,可是没人敢问,他打碎黑板的那一幕还清晰可辨的停留在众人的脑海中:孑然伫立的身影、冷漠的面孔以及浑身散发出的不可违逆的威严。

    平日里周凌宇并不喜与人来往,他是那么的特立独行又与众不同,今天的事情发生后身上更是添了一层神秘色彩。

    可这一切却惹得众人越发的好奇了,要是有个同他要好的人去问问就好了,可他似乎平日里就没什么朋友,若说有谁跟他熟识的话大概就数李盼娣了。

    李盼娣比所有人更好奇,她也想问,可是心里却犯了难:“也不知道王璨后来跟他说了什么,应该不会要开除他吧?这件事怎么说也是因我而起,可怎么遭了殃的是他呢。这家伙也真是的,怎么就把个黑板打的粉碎,这下怕不是全校都要知道了。”

    一想起他那一拳之威,李盼娣只感觉自己脸上变得火辣辣的,心中羞臊之意大盛,她说自己初中打碎过黑板不过是吹牛罢了,可这家伙是真的做了啊。

    “唉,后来王璨都跟你说什么了啊?”

    她还是鼓起勇气问了,这件事终究因她而起,学校要是真的处理周凌宇,她也决不能置身事外。

    “没什么,300字检讨,下周一升旗仪式上念。”

    周凌宇回到。

    “就这样?念个检讨就完了?而且才300字?”

    李盼娣不可思议的问到。

    “嗯就这样。”

    周凌宇似乎也不打算再多说些什么了。李盼娣虽仍感疑惑,但她知道再问下去怕也得不到什么答案了。

    这混乱的一天终于结束了,周凌宇利落的收拾了东西离开了学校。

    走出校门,他大大的伸了个懒腰,想到:“今晚可得好好睡上一觉。”

    恰在此时却有一个人影快步走来,挽住他的手臂,轻声说到:“你来了啊,我们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