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倒霉的办公桌【求收藏,求推荐】
    周凌宇微微的歪着头,站在讲台上冷冷的指着孙噙玉。

    “你知道自己都说了些什么吗?”

    言语中尽是冷漠,教室里一片寂静,落针可闻。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大家都呆呆的望着周凌宇,极力的想要弄清楚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隔壁的班级已经有人开始在五班的门口聚集,不时还有人探头探脑的向里面张望。

    早先乱哄哄的吵嚷声早已吸引了同楼层班级的注意,刚刚黑板碎裂的声音更是大到整栋教学楼都听到了。

    “怎么了?五班打架了?谁把玻璃给砸了?”

    “不是玻璃,是黑板,喏,那不是还有半截挂在上面呢么。”????“看着不像打架了啊,那个站在讲台上的是谁啊?哎哎,那不是五班班主任孙大白么,她在班里啊,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围观的众人在门外交头接耳,你一言我一语,极力的想要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要干什么?”孙噙玉毕竟是个成年人也是位老师,第一个回过了神来。

    “你知道自己都说了什么吗?你还知道自己是个老师么?”周凌宇冷冷的说道。

    孙噙玉在学校里积威日久,没想到居然有人敢当众直斥她。

    她听到周凌宇的话如梦方醒,自己刚刚被气得昏了头,现在才意识到自己实在是说了些非常不符合自己身份的话她的表情开始变得凝重,紧~咬着牙关,连一双手也开始不自觉的握紧了。

    “这是我们班的私事跟你们没关系,都散了。”

    周凌宇注意到了在门外探头探脑的人,他可不想让今天的事让人拿去当成乐子一样变成课间的谈资。

    “这小子疯了吧,孙大白也敢惹。听说她可是咱们教导主任的外甥女啊!”

    围观的人们心中惊叹到。

    就在这时,教导主任王璨带着老师们赶到了,老师们开始收束自己的学生们回到各自的教室。

    王璨今年五十多岁,一米七出头的身高,高高的发际线在他的头顶上刻下了m记的logo,身体微微发福,整个人看上去说不出的猥琐油腻。

    五班爆发冲突时,他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泡着菊~花茶。正当他捧起玻璃杯轻轻的吹凉茶水准备啜上几口时,却被黑板的破裂声吓到了。一口滚烫的茶水涌进口中,撒满了前襟。

    更可怕的是一骨朵菊~花~苞子卡进了嗓子,王璨左手不住地拍打着胸口,右手胡乱的摸索着想要寻一杯清水,他想咳却又咳不出来,只能发出令人汗毛倒竖的轻嘶声,面上更是涕泪交流。

    好一通折腾后他终于是把那花骨朵咽了下去,样子说不出的滑稽。

    一番整理后,这才带着老师们来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王璨打眼在班级里巡视了一圈,就已大致了解了情况。

    他毕竟工作多年教学经验丰富,而且他还是教导主任,平日里的主要工作就是维护校园纪律,以及辅导学生的思想,学生与老师发生矛盾的事这些年他也经历过几次。

    碎裂的黑板、站在讲台上的周凌宇、红着眼圈的李盼娣、脸色惨白的孙噙玉以及群情激奋的学生们。

    虽然还没有搞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事件的主要构成者是那三个人应该是错不了了。

    “孙老师,还有那两位同学请跟我来一下,五班今天下午暂时由王丽老师代管。”

    “王主任,我们也要去,今天的事情我们所有人都是参与者,为什么只叫走周凌宇和李盼娣?”

    “对,我们都应该去。”

    五班的同学们群情激奋。

    “同学们安静一下啊,我叫这两位同学只是想了解一下事情的详细经过,他们很快就会回到班里和大家一起上课。大家还是先专心上课,今天的事情弄清楚之后,学校自会有一个公正的处理。“

    王璨也不理众人,简单的安排了几句就带走了三人。五班的同学有心想帮他们,却无计可施,只能干着急。

    回到王璨的办公室,三个人列成一排站在办公桌前。王璨细细的打量着三人,随即说道:“孙老师,你先说说吧,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孙噙玉将整个事情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唯独羞辱李盼娣的那一段轻轻带过。

    李盼娣听她如此避重就轻,抢着又将事情的本末叙述了一遍,说到最后竟有些哽咽了,好容易忍住的眼泪又差一点决堤而出。

    “好了,事情的经过我大致了解了。盼娣同学,我想这其中有些误会,五班调座位这个事情我是有所了解的。就说马思明同学,是他的家长亲自找到学校说明了情况。马思明同学的视力状况非常不乐观,他患有遗传性眼病,现在近视已经超过了一千二百度而且还在不断攀升。”

    王璨抬手扶了扶自己的眼镜说道。

    “现在的座位安排给他造成了非常大的学习负担,你们已经高三了都了解高考带来的压力,现在去做矫正手术显然不利于备考,所以我才授意孙老师酌情安排座位调整。“

    他一边说着一边调整了坐姿,整个人向后靠在椅背上,两只手臂搭在扶手上,双手十指交叉摆在小腹前面,继续说着。

    “至于孙老师个人的一些不当言辞,我希望你不要记在心上,她也是有口无心。而且这件事你的错误也很严重,你公然顶撞老师,还质疑班主任的公正,更公然煽动班里的同学一起顶撞老师。造成的影响极其恶劣,况且这应该不是你第一次犯错了吧?“

    连唬带吓了一通,李盼娣有些慌了,她毕竟只是个未经人事的小丫头,王璨这样的老油条远不是她可以应付的。

    王璨观察着李盼娣的表情,先是从愤懑转为疑惑,再到现在的委屈与担忧,他知道自己的一番话已经产生了作用,他有信心可以让李盼娣对今天的事闭口不言。

    “好了,李盼娣同学,事情的经过我已经大致了解了,看在你还是个孩子,学校还是会酌情宽大处理的,今天就先这样,你回去上课吧。”

    王璨用他那标致的和蔼笑容说到。

    李盼娣扭过头向身旁的周凌宇递去了一个担忧的眼神,嘴微微的翕动了一下似要说些什么。

    周凌宇一直背负着双手站在桌前,整个过程中他都沉默着不发一言,只是脸上的冷笑越发的深了。

    感受到李盼娣投来的目光,他微不可见的点了下头,说到:“你先回去吧。”

    李盼娣听后也不再挣扎,向着门口走去,轻轻地带上了门。

    李盼娣走后,王璨又拿起了他的玻璃杯,依旧是熟练的泡上了一杯花茶,轻啜一口后窝回了椅子里,整个人的姿势说不出的扭曲。

    “说说吧周凌宇同学,毁坏公物,顶撞老师,挑唆同学,每一样可都是要记大过通报批评的。你应该感到庆幸,你只是砸坏了黑板,没有伤到人。万一有人伤到脸毁容,或者伤到眼睛,你今后该怎么面对你的同学们?要怎么跟他们的父母交代?嗯?”

    王璨看上去很生气。

    周凌宇确实感到庆幸,这是他唯一认同王璨的一点,他并没有预料到自己会一拳就打碎了整个黑板。

    幸好当时跌落地面的恰好是中间的那一块,而且第一排已经没有什么人了,一些飞溅出去的碎屑也都被课桌和讲台挡了个七七八八,才没有人受伤。

    “那你想怎么办?”周凌宇冷冰冰的回到。

    “你这是认错的态度么?你这是和长辈,和老师说话该有的态度么?看起来你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造成了多么恶劣的影响啊。”

    王璨微微皱起了眉头,恶狠狠地盯着周凌宇。

    “收起你的那一套吧,我可不是李盼娣那种好糊弄的傻丫头。什么视力不好不过是个说辞罢了,就算马思明是真的,那其他人呢?你们两个应该都没少捞好处吧?教委的人要是知道了不知道要作何感想啊。”

    周凌宇的脸上充满了鄙夷。他自幼在身为社会精英的父母身边长大,耳濡目染,早经人事,这种事情他一眼就看穿了。

    听到这,王璨再也坐不住了,整个人腾地站了起来,身体前倾,怒目圆睁,恶狠狠地盯着周凌宇。

    周凌宇见他如此举动,也不说话,伸出一只手握住王璨办公桌的桌角,轻轻一用力就将那桌角扯了下来,丢在王璨的面前。

    那可是全实木打造的啊!

    就算是用碎屑压制成的刨花板,也不可能只用一只手就横着扯断了!

    何况他看上去竟似毫不费力,仿佛那桌子是豆腐做成的一般!

    王璨看到这一幕,整张脸都涨成了猪肝色。孙大白更是惊得花容失色,整张脸白的再无一丝血色。

    “高三了,我不想搞出那么多事,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你们两个的事我不会告诉其他人,但你们以后最好收敛一点。”

    周凌宇淡淡的说着,但言语中却透露着不可抗拒的威严。

    他说的都是心里话,再有几个月就要高考,这个时候把事情闹大对备考没有一点好处。

    他自己倒是无所谓,但是和五班的同学们毕竟相处多年,他要为他们考虑一些。

    说罢,转身朝门口走去,不再理会二人。

    “可是,今天的事那么多人都看到了,总要给大家个交代的啊。”

    王璨仍在挣扎。那一声巨响整栋教学楼都听到了,断不可能当成没事发生的。

    周凌宇止住了脚步,冷冷的看着王璨,似是思索了一下说到:“下周一升旗,300字检讨。”

    说完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随着周凌宇的离开,王璨整个人瘫坐了回去,心中响起了一连串的惊疑:“这小子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