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遭殃的黑板【求收藏,求推荐】
    “师尊,师尊……”

    九霄云台之上一名稚童口中呼喊着,但雀跃的脚步却是令他踉跄了一下跌倒在地。

    一位身着华丽道袍的俊美男子缓步而来,轻轻的扶起了他。

    稚童却似毫不在乎,眸中熠熠生辉的盯着眼前的俊美男子。

    “师尊,我听师兄们说,师祖他老人家是这世上最强的神,是真的么?”

    稚童仰着他的小脑袋瓜问道。

    俊美男子闻言顿了一下,面上原本和蔼的笑容也渐渐淡了下去。

    “三痴,这世上……,已经再没有神了……”????俊美男子的手轻抚着稚童的头顶,语气中透露着无尽的悲伤。

    他的眼眸望着漆黑一片的星海,仿佛又想起了那个横亘于永恒时空中的身影。

    这世上的最后一位神祈,已于亿万年前陨落了!

    ………………

    “嘣!”

    一阵巨大的声响震动了整座教学楼。

    这是什么声音?

    发生了什么事?

    哪个班打架了?

    正在准备上课的学生们、老师们不约而同的在心中发出了同样的疑问。

    5班的教室内,黑板已经碎裂成了数块,有的跌落在了地上摔得粉碎,有的则摇摇欲坠颤巍巍的卡在黑板槽里。

    经年累月囤积在缝隙中的粉笔灰飘散开来,像雾一般飘荡着。

    在那片迷蒙的雾中,一位青年男子的身影孑然伫立在讲台之上。

    ………………

    初夏时节,暖风和煦,午后的阳光明亮却不炽烈,洒在人的脸上尽是一片暖洋洋的光彩。

    一阵微风吹过让人整个身心都说不出的舒爽惬意,这样美好的天气用来睡觉是再合适不过了。

    周凌宇正趴在课桌上望着窗外墙头上的小草出神,睡意阵阵袭来。

    可惜天不遂人愿,这美梦终究是做不成了。腰间被人狠狠地戳了一下,原来是同桌李盼娣。

    “这都快上课了还想睡呢,你昨晚上又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了?“李盼娣问道。

    被人搅了美梦任谁也是高兴不起来的,更何况周凌宇平生最大的嗜好就是睡觉。

    “这么好的天气不用来睡觉难不成用来欣赏你的美貌么?”他一脸不耐烦的回道。

    这话说的带了十足的火气,李盼娣自是算不上什么美人。

    一张稚·嫩的脸上还带着婴儿肥,头上留着利落的短发,厚厚的眼镜片遮住了眉眼,没事就喜欢抱着膀子翘~起二郎腿跟人谈天说地。

    十足的一个假小子。

    周凌宇现在就读的一中是省重点高中,高二时文理科分班才把他分到了五班。刚分到五班的时候,李盼娣就给了他一个下马威。

    ”同桌我先跟你说清楚啊,我这人脾气不好,下手也重。我之前的同桌有次嘴贱惹到了我,我抄起板凳就砸他头上了,那小子后来缝了三针。“李盼娣挑着眉毛示威般的对着周凌宇说道。

    ”哦?这么厉害啊?“

    ”那是,不是我跟你吹牛,我上初中的时候可比这冲多了,一拳就打碎过黑板!“

    ”你没事砸黑板干嘛?“

    “…………,我乐意要你管!”

    …………

    思绪自回忆中拉回来,只听得李盼娣说道:“嘿你奶奶个腿的,老子好心叫醒你,你还狗咬吕洞宾是吧!那你接着睡,等下孙大白来了让她抓着看咱俩谁倒霉!”

    李盼娣一片好意却招来了一通冷嘲热讽也是气不打一处来,直恨不得再锤这个白眼狼两拳。

    孙大白本名孙噙玉是他们的班主任,在学校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她是出了名的魔鬼教师加悍妇,说话心直口快想什么说什么从不给人留情面。

    她今年三十出头,不要说结婚便是连男朋友也没有一个。

    一张大饼一样的脸每日里被她画的惨白惨白的,不知道用掉了多少斤的化妆品,远远观之都有要为一种她脸上的粉马上要掉下来的担忧。

    最近更是热闹得紧,学校里一位年长的老师王丽平日里就好为人说媒,听说了她的情况就为她安排了一次相亲。

    可是谁想到相亲似乎很不顺利,男方胆子小,见了孙大白的那副纵容是既敬且畏,仿似小鬼见了门神一般。

    孙大白也对男方的条件很不满意,她回来后是越想越气一腔怒火尽数发泄到了王丽身上。

    王丽今年已经五十多岁了,即将退休,平日里为人和气,大家都很喜欢她,可谁想到这样一位老好人却惹上了孙大白这等煞星。

    已过知命之年的她愣是被一个30出头的小丫头数落的差点哭了出来,气得指天誓地的说以后再也不为人说媒再也不管闲事了。

    这件事很快就在学校里传开了,孙大白之名也从当初的略有耳闻变成了人尽皆知。

    学生们见到她都是有多远就躲多远,老师们也是尽可能的避免与她接触,天晓得她什么时候发起疯来再殃及到自己。

    周凌宇听了李盼娣的话后满不在乎的说到:“切,孙大白忙着相亲都来不及呢,还有心思管我?“

    说曹操曹操到,周凌宇话音未落,孙噙玉已经带着她那张煞白的脸走进了教室,好巧不巧的这节是英语课,正是班主任孙大白的课。

    周凌宇一见到她就浑身难受,没办法,那样一张脸任谁看了也会产生生理上的不适感。

    “老师,还没上课吧,我能去下洗手间么?”周凌宇只盼着能少看她一眼是一眼。

    “赶紧去,懒驴上磨屎尿多。”孙大白没有好气的说到。

    周凌宇如蒙大赦,一溜烟地跑了。

    “上课之前我先说件事啊,新学期了,你们也都高三了。眼瞅着就要高考,把你们的心思都给我用在学习上,我昨天晚上还看见有人手牵着手在压马路呢。自己什么成绩自己心里没点数么,以后打算当修路工人靠压马路养活自己啊?”

    孙大白这一张嘴,那股咄咄逼人的架势就显现了出来,她说话向来难听,听了2年多大家也都习惯了。

    何况不习惯又能怎样呢,她是个老师,学生们只有乖乖听话的份,更何况如此泼辣,谁敢惹她。

    “还有,我们要重新调下座位,马思明你和张宇换下座位。还有……”

    孙噙玉一个一个的点着名字,平日里都是按照身高安排座位,可今天的安排却大不寻常。

    几个平日里学习优异的都被安排到了教室里靠前的座位,难不成这是准备好要放弃一部分人,准备好要划江而治了?

    周凌宇早就回来了,只是他并没有回到座位上,而是躲在教室的后门边上冷眼旁观着这一切。

    “老师,您这次的座位安排我有意见,您这么安排不合理。咱们平时都是按照身高来排座位,这样前面的同学才不会挡到后面的人影响大家的学习。就说马思明好了,他在咱们班身高排第二,您让他和张宇换座位坐到第一排,后面的人恐怕连黑板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了。”

    说话的正是李盼娣。周凌宇心里小小的惊讶了一下,李盼娣平时的成绩在班里都是排在中等偏上,位置也是在班级的倒数第三排。

    就算孙大白想搞等级分治,那对李盼娣来说也没有什么坏处,调座位也只有往前面调的可能,可是偏偏第一个发出反对意见的却是她。

    “这小丫头倒是很有几分侠义气概啊。”周凌宇心中想到。

    李盼娣说完,班里顿时炸开了锅,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纷纷在表达自己的意见。

    孙噙玉对班里的学生向来是高压政策,容不得反对意见,同学们被压迫日久,心里的不忿日积月累终于借着这个契机全面爆发了出来。

    也没有人管什么要先举手再说话这种近似于监狱一样的管教了,大家都激动地站了起来表达出自己的不满,更是把从高中以来对孙噙玉的种种不满全都吐露了出来。

    孙噙玉仿佛都要被气炸了,自打当上班主任以来哪有学生敢这样顶撞她的。

    今天可倒好,各个都像打了鸡血一样,更有甚者还翻起了旧账。她恶狠狠地盯着李盼娣,就是这个罪魁祸首挑动的所有人。

    李盼娣也感受到了孙噙玉的目光,可这却让她更加气愤了,又说到:“老师,大家都是一个班的同学,您为人师表我希望您能对所有人都公平一些。”

    “李盼娣你跟我说公平?要公平我高一的时候就应该开除你的学籍,你把王明辉的头打破的事自己都忘了是不是?你失忆了我可没有!”

    听到李盼娣的话孙噙玉再也止不住心中的怒火,她快步走到李盼娣跟前指着她的鼻子说道。

    “你说你一个女孩家,成天站没个站相坐没个坐相,跟一群男生说笑打闹。现在还敢这么跟老师顶嘴,你还有点女生的样子么?你们家盼着生个男孩,你就恨不得自己变成个男的是吧?!“

    孙噙玉这一番话说的已是极尽恶毒了,专挑人的痛处说。便是个男孩子,被人这样当众羞辱亦会觉得难堪,何况李盼娣还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女。

    王明辉那件事情大家都清楚,李盼娣虽说平时大喇喇,的但很招大家喜欢。

    相比之下王明辉却很不讨喜,那小子嘴贱成天欺负李盼娣,周围的同学在他们拌嘴的时候也都是帮着李盼娣的。

    事发那一天李盼娣气的急了,把他打了个头破血流真可谓是大快人心,后来高二分班王明辉去了文科班,大家都十分高兴,班里终于少了个祸害。

    可今天孙噙玉把这事又翻出来说,还讽刺她不像个女孩子就实在是太过分了!

    大家似都被孙大白的话彻底点燃了,真真是欺人太甚,一个为人师表的人居然能说出这么恶毒的话。

    李盼娣的眼圈已经红了,大家都看的出来她在拼命地忍耐不让眼泪流出来。

    周围的人都聚拢了过来要帮李盼娣好好跟孙大白理论一番。

    但就在此时一阵刺耳的玻璃碎裂声传来,打断了所有人的动作。

    他们纷纷朝着声音的来处望去……

    讲台之上,周凌宇一只手直指着孙噙玉。

    “把你的话再说一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