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0章 人间处处有真情
    成长么?

    或许吧。

    图雷碎片作为两仪境界的根基,想要圆满自然要收集更多的图雷碎片,直到重塑完整的图雷,达到高阶半神最巅峰的境界。

    至少在“武道神话”之前,无法摆脱图雷、摆脱纳鲁了。

    他的命运,在一段时间内,已经和纳鲁密不可分。

    “其他的图雷碎片,什么时候能够送来?”姜劫感知到了体内太极两仪的变化,心中平静。

    他的实力进一步增强,这对接下来的行动很有帮助。

    外域不是他的战场,四大元素位面才是,冥狱才是,奥杜尔才是,萨格拉斯之墓才是,阿古斯星球才是。

    整个宇宙才是。

    他需要更强大的力量,现在还远远不够。

    “最迟一年时间。”阿达尔回答。

    “伟大的纳鲁阿达尔,我听过您的名字。您的圣光之道一直在指引着我们,让我们在迷茫中找到了归宿。”

    维纶走过来,面对阿达尔恭恭敬敬。

    他活了几万年。

    几万年的圣光滋养,让他已经升华成另外一种生物,算是“半圣光化”的生物了,升格为半神,有资格和普通纳鲁并列。

    但在始祖纳鲁面前,他依然只有恭敬行礼的资格。

    他活了几万年,但这些光暗定序之初诞生的始祖纳鲁,活了不知道多少亿年,他们完全没有对比的资格。

    或许纳鲁的战斗力真的不强。

    但到了他这个级别,评价一个存在的伟大和强大,绝不能仅仅关注实实在在的战斗力,还有知识、智慧、经验,还有其他,更多的更多。

    “维纶,圣光在指引着你们。”

    阿达尔面对这位圣光先知,声音平和:“秉持心中的圣光之道,你也许会走得比我们更远。”

    “听从您的指引,伟大的纳鲁阿达尔。”维纶再次行礼。

    圣光大厅很热闹。

    很多人聚集在一起,老朋友相见分外热闹。

    **师卡德加馒头灰白色的短发,看起来很精神。

    他其实年龄不大,满打满算四十岁左右,比罗宁大不了几岁,却已经晋升传奇很多年。

    当年冒险关闭黑暗之门,他被撕裂的虚空放逐到了扭曲虚空,居然平安活了下来,活了很多年,然后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联系上了纳鲁阿达尔,被阿达尔营救,来到了这里。

    在扭曲虚空的那些年,他绝不是白过的,实力进一步增强。

    他又跟着阿达尔学习了很多年,实力再次增强。

    姜劫能真切感知到卡德加身上的能量波动,居然已经达到了高阶传奇级别,几乎可以和克拉苏斯、凯尔萨斯并列。

    很了不起。

    跟着阿达尔收复沙塔斯之后,这大约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被邀请过来的库德兰·蛮锤和达纳斯·托尔贝恩,三个人有说不完的话。

    很快,戴林上将、弗斯塔德大领主,也走了过来。

    戴林上将的眼睛里充满了浑浊的泪光。

    英雄流泪,十年难见。

    弗斯塔德大领主则郑重走到库德兰面前,恭恭敬敬行礼。

    一个年轻的半精灵圣骑士,孤零零的站在一角,旁边是几名来自奥蕾莉亚要塞的高等精灵。

    没有多少人注意他,只有一个人例外。

    乌瑟尔走了过去,声音带着忍不住的颤抖:“你是……阿拉托尔?图拉扬和奥蕾莉亚的孩子?”

    “救赎者”阿拉托尔,这位年轻的圣骑士,继承了父亲的圣光之道和母亲的聪慧,还不满二十岁,就已经是一名高阶骑士了,晋升速度甚至不比阿尔萨斯慢。

    他看着眼前这个威严强壮的老骑士,感受到了他身上那几乎如海一般的圣光能量,试探性的问道:“你是……乌瑟尔叔叔?”

    “是我,可怜的孩子!”

    乌瑟尔上前一步,一把将阿拉托尔抱在了怀里:“孩子,可怜的孩子!”

    到处都是泪水,到处都是温情。

    一片哭泣,一片欢声笑语。

    “你是……加尔鲁什?我的孩子?”

    一声低吼如泣如诉,吸引了姜劫的注意。

    圣光大厅一角,英雄般的格罗姆·地狱咆哮满脸泪痕,看着不远处的年轻兽人,双手止不住的颤抖,从不离手的“血吼”掉在了地上,他根本不管。

    再珍贵的战斧,也比不上他的孩子。

    谁说兽人没有温情?

    这位在整个兽人历史上都难得一见的老英雄,20年来一直在想念自己的孩子。

    从思念到绝望,再到麻木。

    他甚至不知道如今的德拉诺怎样了,不知道孩子是不是还活着,德拉诺是不是还有兽人活着。

    所以当听说德拉诺还有很多兽人时,他第一个找到了萨尔,要求他同意谈判,要求跟着他前往沙塔斯。

    今天,他如愿以偿,瞬间苍老了十岁。

    “父亲……我以为……你是一个罪人……”加尔鲁什现在还是一个老实、甚至有些懦弱自卑的年轻兽人,看着自己的父亲,难掩自己的激动,还有自卑。

    “不,你的父亲是兽人的英雄。他曾经犯过错,但他已经亲手终结了玛诺洛斯,拯救了全族。加尔鲁什,我的兄弟,你应该为你的父亲感到骄傲,自豪!”

    萨尔走上前来,声音洪亮。

    然后他面对加尔鲁什旁边的一个女性老兽人,恭恭敬敬的跪下,声音低沉:“盖亚安祖母。”

    这个老兽人,是德拉诺幸存兽人中的最年长者,也是萨尔的祖母,杜隆坦的母亲,霜狼氏族的老萨满,玛格汉兽人的创立者。

    她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的兽人大酋长,她唯一还活着的亲人,声音也有些颤抖:“孩子,你叫‘古伊尔’……”

    另外一个年轻兽人,站在盖亚安祖母的另一边。

    他此时在人群中搜索,却没有看到那个记忆早已模糊的身影,脸上浮现出无法掩饰的失望。

    “德拉诺斯,我的兄弟。”

    萨尔看向他,有些歉意:“你的父亲‘瓦罗克·萨鲁法尔’负责留守奥格瑞玛,兽人在艾泽拉斯星球的主城。他托我带话给你:他在奥格瑞玛等你。”

    人间处处有真情。

    但现实总是那么的无情。

    一群恶魔猎手,从远处走来,走进了沙塔斯。

    “这种场面真让人兴奋,不是么?”

    伊利丹看了玛法里奥一眼,却没有看到泰兰德,眼神一度暗淡,声音更加冰冷:“如果你们聊够了的话,我想谈判可以开始了!”魔兽世界里的中华武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