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1章 一个人的永恒,一面墙的轮回
    整个艾泽拉斯前所未有的盛事,终于在5月末来临。

    人类,矮人,高等精灵,暗夜精灵,侏儒,地精,牛头人,巨魔……

    一个个登上艾泽拉斯国际舞台的智慧种族,齐聚希利苏斯,只为了那一战,决定整个世界命运的一战。

    赞达拉巨魔如约而至。

    无眠者赞扎是他们的首领,上千精锐带着诚意而来,也带来了对付其拉虫族的经验和装备,比如某些巫毒制品。

    在炼金术方面,巨魔独树一帜,其中有些药剂能够有效的对抗其拉虫族,自然不必多说。

    毫无疑问:

    在人类崛起后,在各个种族趋向联合而非战争后,赞达拉巨魔暂时看不到巨魔崛起的希望,所以只能选择融入现有的世界舞台,力求屹立在民族之林中,成为不可动摇的一份子。

    选择和全世界作对?

    抱歉,赞达拉的领袖们不傻。

    巨魔已经不复从前的荣光,也不能执着于过去了。

    他们选择了这个契机,走向世界舞台。

    被遗忘者也来了。

    纳克萨玛斯带来了法奥冕下,也带来了梅林法师,更带来了数千亡灵精锐,其中包括天启四骑士排在第二位的奥格瑞姆·毁灭之锤。

    当然也少不了萨萨里安和寇尔提拉。

    法奥冕下带来了瓦格里双子,梅林也带来了数量极多的冰霜巨龙。

    纳克萨玛斯横空。

    或许单从兵力上看,没有任何一个种族能和被遗忘者媲美,暗夜精灵和人类也不能。

    各个种族齐聚一堂,部落和联盟并肩作战。

    还有没有加入部落或者联盟的暗夜精灵、被遗忘者、赞达拉巨魔,以及地精。

    四大巨龙军团也来了。

    四种不同的龙人组成最强大的联军,连萨鲁法尔大王亲自率领的库卡隆精锐,都为之色变。

    单以个人力量而论,兽人也比不上龙人,食人魔都未必比得上。

    天空中,一条条雏龙、幼龙或者巨龙,翱翔。

    距离甲虫之墙最近的地方,四位巨龙代表并肩。

    红龙法师克拉苏斯,伊兰尼库斯,卡雷苟斯,还有阿纳肯诺斯。

    在这种盛事上,克罗米都没有资格担任代表,只能和其他巨龙待在一起。

    各族首领站在不远处,他们身后是他们带来的精锐部队。

    总兵力超过三万。

    不多?

    真的不多。

    和数十上百万的其拉虫族比,的确太少。

    但都是精锐,以一敌十的精锐。

    哪怕不是职业者,也是身经百战的老兵。

    聚集在这里的兵力,甚至比北伐联军还要多得多。

    黑压压一片。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甲虫之墙下,一处平台上。

    平台上是两个人。

    一个男人,还有一个女人。

    男人是姜劫,流沙节杖碎片的寻找者,理所当然的世界英雄。

    女人是希洛玛,千年前流沙之战的两位暗夜精灵指挥官之一,甲虫之墙的塑造者之一,月神殿资历最深的高阶女祭司之一,也是除了泰兰德、珊蒂斯等寥寥几人之外,又一个受到月神眷顾的选民。

    一位传奇。

    一位在祈祷月神之力后,有资格和青铜龙王子阿纳肯诺斯并列的传奇。

    在她的面前,就连泰兰德都是小辈。

    现在,甲虫之锣就在他们面前。

    那么,该由谁敲响这面锣?

    如果换做其他任何一个人,凑齐了流沙节杖碎片,那么最终敲响这面锣的,一定是希洛玛。

    因为任何人在这种时候,在看到这面前所未有的甲虫之墙,在知道暗夜精灵曾经在这里倒下多少、留下多少尸体后,都不得不对这个族群肃然起敬。

    自视甚高的高等精灵也会缄默,野性难驯的兽人也会低下头。

    千年前流沙之战,暗夜精灵作出的牺牲实在是太大了,几乎将艾泽拉斯最强大的种族打残。

    千年来,暗夜精灵同样在这片沙漠部署了大量兵力,一直在监视着这堵墙。

    这些牺牲,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甚至不是其他种族可以做到的。

    任何英雄在这种牺牲面前,都只能退让。

    但姜劫例外。

    亲自参与击杀阿克蒙德,一人之力力挽狂澜杀死阿尔萨斯和十万亡灵天灾,建立被遗忘者国度,稳定北极秩序,复活熊半神兄弟,参与击败梦魇之王哈维斯,将拉格纳罗斯赶回家,亲手杀死奈法利安,终结黑龙军团在东部大陆的统治。

    他还阻断了丛林巨魔的阴谋,阻断了森林巨魔的阴谋,阻断了冰霜巨魔的阴谋。

    一万年前天崩地裂后,艾泽拉斯再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英雄。

    哪怕追溯到一万年前,也只有玛法里奥才有资格和姜劫并列。

    然而一万年前那一战,人类不曾参与,兽人不曾参与,在场大多数种族都不曾参与,自然无法感同身受。

    在大多数人的心中,姜劫比玛法里奥更值得尊敬。

    所以现在,他们沉默了。

    他们在等待这两个人作出选择。

    也只有这两个人有资格作出选择。

    希洛玛一言不发。

    她甚至没有在意该谁来敲响甲虫之锣。

    她陷入了回忆。

    她在回想一万年前的那一幕。

    姜劫抬头,看向天空,看向无垠的沙漠。

    人在仰望天空的时候,知道了什么叫永恒。

    但很少有人有机会踏足真正的星空。

    大多数人能够踏足的是另外两个永恒:

    一个是海洋,一个是沙漠。

    那些常年在无尽之海漂泊的船员,知道什么叫孤独和寂寞,但即便是库尔提拉斯年纪最大的老船员,在来到希利苏斯之后,也会感慨海洋是多么的温和。

    希利苏斯,这里到处吹刮着的干风,一眼看不到边的荒漠,不知道吞噬了多少生命。

    看到这片亘古不变的沙漠,他知道了什么叫永恒。

    他感受到了时间的力量。

    他对于那种对抗时间的力量,更加倾佩,前所未有的倾佩。

    千年如一日的坚守,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希利苏斯的暗夜精灵,也换了一批又一批,从始至终一直在坚守的,没有几个。

    希洛玛是一个。

    怎样的坚定意志,能让一个人对着这面墙,坚守了一千年?

    姜劫无法想象。

    于是他面对着希洛玛,面对着甲虫之墙,倒退了三步,静静等待。

    他如果开口要求亲自敲响甲虫之锣,完成这历史的一刻,被千百代后的人永远铭记,相信你没有人会反对,希洛玛也不会。

    这位高阶女祭司,肯定不会在意这些。

    但姜劫在意。

    在这位值得尊敬的女祭司面前,姜劫知道自己也是渺小的,不值一提。

    他选择退让,选择等待。

    在他看来,希洛玛就是历史,她就是永恒。

    这一等,就等了半个小时。

    回忆很漫长,但终于还是结束。

    希洛玛笑了笑,目光在所有人身上扫过,最后停留在姜劫身上。

    姜劫伸手,取出了流沙节杖,交给她。

    希洛玛没有推辞。

    一千年了,一切就像一次轮回。

    千年前她亲手塑造了这面墙,那么千年后的今天,自然应该由她来推倒它。

    竖起它,是为了对抗其拉虫族;

    推翻它,也是为了对付其拉虫族。

    千年暗夜精灵和四大守护巨龙军团倾尽全力,也无法击败其拉虫族,最终只能选择将它们困住;

    但千年后的今天,艾泽拉斯各族齐聚一堂,力量远比当年的联军还要强大,她看到了希望。

    她缓缓地步上了铜锣的基座,深深地吸入了一口干燥的空气,然后来到了平台的顶端。

    片刻的沉疑之后,她用尽全身的力量,举起节杖,敲响了那面古老的铜锣。魔兽世界里的中华武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