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9章 努波顿的故事
    这里是元素王座,整个外域最后的元素聚集地,最后的自由之地。

    土火水风,四个传奇级别的元素生物,在这里聚集大量元素,和仅存的萨满祭祀们沟通,试图寻找解开诅咒密码的方法。

    因为失去了和这个世界本身的联系,元素们陷入了暴怒中。

    更因为整颗星球破碎,这颗星球的元素生物消失了九成以上,剩下的元素生物,已经没有办法诞生和支撑足够强大的元素领主,甚至更差一些的元素半神。

    整个外域最强大的土火水风元素生物,就是它们四个:

    “火焰之怒”伊森拉图斯,“水流之怒”埃布留斯,“大地之怒”戈达乌,“空气之怒”卡拉迪奥斯。

    不过高阶传奇级别而已,这已经如今外域依然还在活跃状态的元素力量,能够支撑的最强元素生物了,再也诞生不了更强大的。

    如此悲哀。

    联想到艾泽拉斯四大元素位面众多的元素半神,外域的元素,真的惨不忍睹。

    甚至连四小元素古灵都不如。

    姜劫自然对他们没什么兴趣。

    横七竖八的石柱,包围着一个小小的岛屿,位于湍流不息的河流中间,一挂瀑布从北边的群山之巅飞流直下,汇成了这片自然乐土。

    姜劫就站在中间,他的对面是破碎者首领,“先知”努波顿。

    此时此刻,他在和努波顿探讨元素平衡的道理,以一个后学者的身份。

    他已经得知:

    努波顿和元素们达成一致:

    为了这个世界本身,它们将和兽人萨满祭祀沟通,为德莱尼人开启绿色通道,不会对付他们,前提是德莱尼人遵守规则,不能逾越。

    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德莱尼人和兽人的关系,从来都不好。

    可以说,这一切都是努波顿的功劳。

    是他接触到了元素,变成了萨满祭司,才有了今天的沟通和解决。

    “世间万物,皆有其灵。”

    努波顿的脸上带着感伤,眼睛里浮现出一抹追忆:“这是我这些年感悟的道理。尼古拉斯,你想要真正明白元素平衡的道理,和元素融为一体,就要明白这个道理。”

    “是么?世间万物,皆有其灵?所有的一切都是有灵性的,包括这些流水,这些石柱,这些泥土?”

    姜劫若有所思,轻声问道。

    “包括这些。”

    努波顿道:“我从古老年代活到今天,经历了长达数万年的岁月和思考,从纳鲁那里,知道了很多宇宙真理,其中就有和元素有关的。只不过我一直都没有理解,直到我被圣光抛弃,我以为我被圣光抛弃。”

    他讲述他的故事。

    几十年前,兽人攻破了卡拉波神殿,攻破了沙塔斯。

    在那一战里,他被邪能入侵,隔绝了圣光感应,无论如何祈求,都得不到圣光的回应。

    他绝望了。

    纳鲁庇护了德莱尼人几万年,德莱尼人信奉圣光几万年,圣光已经融入了他们的身体,融入了他们的灵魂,圣光就是他们心目中唯一的信仰。

    那时候,努波顿还是德莱尼人主教议会的议员,一名传奇级别的圣光使用者,仅次于维伦的存在。

    他和圣光的亲近,超过维伦以外的所有人。

    他曾经不知道多少次和纳鲁谈话,他以为圣光永远不会抛弃他。

    但那一天,那一刻,他失去了圣光。

    然后一直没有回应。

    他失去了圣光,失去了族人的信任,只得到了族人的怜悯和……

    厌恶。

    因为他已经是一名破碎者了,连外表都变了,变得难看,变得扭曲,变得令人厌恶。

    虽然最终,德莱尼人还是接纳了他们,至少没有消灭他们,但他的心里,还是前所未有的失落。

    原本平滑的身子上渐渐长出了新的肢体、斑点和肉瘤,一些仿佛苔藓的增生物,爬满了他的全身,不管怎么挠都没用,哪怕拿刀割掉皮肉,也没用,还会长出来。

    他的蹄子,德莱尼人最重要的特征之一,已经彻底没有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某种畸形的足,就像触手一样。

    他的变化不仅仅局限于**,连脑子也越来越不听使唤了。

    努波顿亲眼看到那些破碎者们一天天失落,一天天变成了行尸走肉,最终连自己都受不了自己,然后离开了德莱尼人的新城市,再也没有回来。

    一切,都回不到从前。

    就这样度过了很多年。

    他以为他失去了一切。

    然后他听到了风的絮语。

    不是风元素的声音,而是风的声音。

    风带来了整个世界的讯息,带来了这颗星球本身的预示:

    世界正在毁灭,星球即将破碎。

    圣光从不说话,只是温暖你的全身。

    但风不同,它会说话,而且喜欢说话。

    它会告诉你所有的一切,只要你对它友好,只要你愿意倾听,只要你不是想着奴役它,而是想要和它和睦共处。

    圣光在每个人的心中,你可以选择接受它或者不接受它——

    但元素有自己的想法,它会选择接不接受你。

    “我不想奴役它,我只想得到救赎。圣光没有给我的救赎。”努波顿道。

    他继续讲述。

    风带来了一个声音:

    它们,要他去纳格兰的群山之巅,去寻找他的救赎,寻找……

    一段旅程新的开始,一个真正的努波顿。

    他不知道这是前所未有的机会,但他还是听从冥冥中的指引,前往纳格兰的群山之巅。

    路上遇到了德莱尼人的岗哨。

    那些人把破碎者监控起来,不允许他们乱跑。

    努波顿曾经是仅次于维伦的圣光使用者,但现在他却前所未有的虚弱,失去了所有的力量。

    他从他的族人眼里,看到了嘲讽和……怜悯。

    他不要这种怜悯。

    于是他愤怒了。

    于是元素愤怒了。

    于是他的族人被控制了,被风束缚,被大地抓住,无法动弹。

    他第一次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元素的力量,那狂野的力量!

    他很容易就通过了岗哨,然后跋山涉水,来到了目的地。

    “就是这里。”

    努波顿道:“就是在这里,我遇到了它们。”魔兽世界里的中华武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