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8章 水晶谷的暮光领主
    希利苏斯西北部,水晶谷。

    这是一片群山环绕的谷地,布满了黄色的水晶,就像这片大地的颜色:

    那是黄沙的颜色。

    希利苏斯,艾泽拉斯最大的沙漠,人口密度最低的地方,连亡灵都不愿意生存的地方。

    而这里,这个遍布黄色水晶的地方,就像一座真正的水晶之谷,在阳光的照耀下,在狂风改变空气密度的折射和透射下,入眼所见都是七彩霞光,如梦如幻。

    但在这种梦幻的颜色中,隐藏着难以想象的邪恶和恐惧。

    东边就是整个希利苏斯最大的三处虫巢之一:

    亚什虫巢。

    数千其拉虫子在那里活动。

    也幸好希利苏斯连蝎子、沙漠狼都很少见,所以这些虫子繁殖的速度才很慢,暗夜精灵精锐们,才有足够的时间来消灭他们。

    从亚什虫巢飞过时,姜劫看到了驻守的德鲁伊,也看到了用德鲁伊魔法保存完好的暗夜精灵尸体:

    所有的虫子都被清缴安静,暗夜精灵付出了超过两百条生命。

    这对于繁衍能力很弱的暗夜精灵来说,是无比惨痛的代价。

    这还不是唯一。

    希利苏斯还有其他两处虫巢。

    北部的菲拉斯也有。

    一场又一场的战争,大伤元气,暗夜精灵不知道要多长时间才能恢复过来。

    这些巨大的、能有十几米高的黄色水晶,就是其拉虫族的遗留,其中蕴含着其拉虫族的科技,蕴含着它们的秘密。

    总有那么一些人,想要从这些水晶中得到奇异的力量,得到其拉虫族的智慧和秘密。

    其拉虫族,不是唯一的敌人。

    整个希利苏斯,到处都是风元素和土元素,以及这两者融合,形成的融合型元素。

    这些没有善恶的元素生物,攻击看到的一切生物,任何冒险者想要在这里生存下来,都很困难。

    只有一类人例外:

    暮光之锤。

    暮光高地是暮光之锤教派活动的第二领地,希利苏斯才是第一个。

    这片大地上不知道遍布着多少暮光之锤的成员,塞纳里奥议会的成员,已经和他们对抗了十几年。

    而在这里,在元素生物最多的水晶谷里,也有一个身份特殊的暮光之锤成员。

    一个曾经狂妄自大、妄图奴役风元素“桑德兰王子”的家伙。

    一位实力强劲的暮光领主,如今却无法离开这片水晶谷的可悲囚徒。

    这里是风元素的领地。

    一个妄图奴役桑德兰王子的狂徒,自然不会被它们原谅!

    然而有意思的是,最终他选择了投降,成了风元素的仆从,成了那个从未见面的、桑德兰王子的仆从。

    姜劫来到了这座山谷,感受到了风的力量。

    现阶段,泰坦打造的元素位面还很坚固,位面壁垒没有削弱,就连攻击性最强的拉格纳罗斯,也只能在黑铁矮人召唤的时候,送过来一部分力量,其他的元素领主,就更不可能了。

    位面壁垒的特点是:

    越强大的元素生物,越无法穿过,和传送门有些相似。

    所以虽然元素领主们无法降临艾泽拉斯,那些强大的元素之王也不能,但更弱一些的元素生物,却可以,比如艾萨拉海边小岛上的海达克西斯公爵,以及他手下的海达希亚水元素。

    这里,也一样。

    到处都是活动的风元素。

    而在冥冥中,姜劫还感知到了更强大的风元素存在,而且不止一个。

    从他进入这片山谷那一刻起,就开始有越来越多的风元素,感知到了他,关注着他,并且封锁了他的去路。

    简单的说,他已经被无穷无尽的风元素包围了。

    他感受到了这些风元素的敌意,他也知道那些家伙,为的是什么。

    他只是好奇,这些风元素为什么还没有动手。

    是因为它们也没有把握么?

    是啊,它们能感知到我的强大。

    就算这个山谷里数以千万计的风元素加起来,又能如何?

    如何能够抵挡自己的力量?

    所以姜劫,不动声色。

    狂风卷起漫天沙,宣泄风元素们的怒火。

    姜劫没有理会它们,而是径直走向水晶谷的最深处,看到了一个穿着暗红色法袍的老头子。

    这里是一处简陋的营地,能看出来应该是暮光之锤的营地。

    但其他所有的暮光之锤成员都不见了,只剩下了一个。

    在他的身上,姜劫感知到了接近传奇级别的暗影力量。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实力强劲的暮光领主,一名术士。

    但在暗影之外,还有风元素的力量。

    这名术士,已经不再是一名纯粹的术士。

    他,德米提恩,现在是风的仆从,是桑德兰王子的仆从。

    虽然是被迫,但他的确已经成了风元素们的仆从。

    不是元素升腾者,只是拥有了呼唤风元素帮助的资格,两者之间有本质的区别。

    风元素们留着他的命,自然有风元素们的用意。

    “说出你的来意,年轻的人类!”

    德米提恩看着姜劫,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看看这片被蹂躏的土地,你就明白风元素的力量!告诉我你的来意,让我知道你是我们的敌人,还是我们的朋友!”

    “如果是敌人呢?”姜劫笑笑,抬手,一股清风在指尖旋转。

    “敌人,将迎接风元素的愤怒,也将迎接我的愤怒!我会用你的内脏装点这个被破坏的营地,然后把你的脑袋挂在旗杆上!”

    德米提恩看着姜劫指尖有如实质的清风,眼睛里充满了浓浓的忌惮:“但如果你是我们的朋友,那就把你身上的东西交出来!”

    “我身上的东西?你说的是这个么?”

    姜劫张开五指,逐风者禁锢之颅出现在手中。

    “给我,给我!”

    德米提恩呼吸忽然变得粗重起来,一张老脸疯狂扭曲,暗影和风元素的力量同时挤压着他的身体,蹂躏着他的身体。

    被折磨的疯狂,让他忘记了恐惧,忘记了姜劫的强大,让他做出了这一生第二件愚蠢的事。

    他,朝着姜劫扑了过来!

    砰!

    一声巨响,他以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出去,口吐鲜血,倒在地上爬不起来。

    他在呻吟,痛苦的呻吟。

    他的胸口处的肋骨不知道断了多少根,他的内脏险些被碾碎。

    他还活着,是因为姜劫没想让他死。

    姜劫没理他。

    姜劫收手,一个小小的水晶瓶落到了手中。魔兽世界里的中华武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