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9章 姜凰衣
    女儿出生了!

    姜劫感觉前所未有的幸福,连忙冲进产房,第一时间来到了床边,握紧了芬娜的手,同时抬起左手,一道圣光笼罩芬娜的身体,治愈她的创伤。

    “辛苦了,亲爱的。”

    看着芬娜一脸憔悴,姜劫无比心疼。

    “去看看我们的孩子。”芬娜勉强笑笑,有些犯困。

    姜劫转身,从莉亚德琳的怀里,把孩子抱过来。

    没错,是个女儿。

    她很健康,身上洋溢着超越寻常婴儿的生命力。

    还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就一直沐浴着圣光,姜劫又经常用真气梳理,虽然才刚刚出生,但身上却不像其他婴儿那样皱巴巴的,很光滑,胖胖的小手小脚,看起来就像出生一两个月了一样。

    七斤二两,姜劫抱着就能感觉出来她的重量。

    圣光净化了婴儿的全身,应该是莉亚德琳做的,又有一个纹绣凤凰的法袍,将婴儿包起来,其上散发出合适的温度,暖洋洋的,很舒服。

    法袍材质不错,很柔和,亲和皮肤。

    这件法袍,也太好了些,是一件很不错的紫色史诗级法袍,似乎不比凯尔萨斯穿着的那身差,价值至少十万金币,相当于一座非常不错的城堡。

    用这样一件法袍,来当婴儿的襁褓,也太奢华了些。

    “凤凰衣,有七千年历史了,和索利达尔·群星之怒同一时间制造,蕴含凤凰之火。制造它的材质,来自于火元素位面,还有一块偶然得到的上古红龙皮。”

    莉亚德琳的语气明显有些羡慕嫉妒恨:“王子殿下知道芬娜的女儿要出生了,所以特许开启逐日者宝库,让我带来了这件法袍。王子殿下让我告诉你:如果将凤凰‘派烙斯’封印到这件法袍里,它就会成为一件传说级物品,并且拥有自动改变外形的能力。”

    凤凰衣么?

    挺不错的名字。

    逐日者家族的族徽就是凤凰,逐日者王朝号称凤凰王朝。

    以“凤凰”命名,这件法袍的珍贵,不用多说。

    “尼古拉斯。”

    芬娜道:“让我看看我们的孩子。莉亚德琳,你们先出去吧,让我们一家三口待一会儿。”

    “好吧。芬娜,有什么需要叫我啊,我就在隔壁。”莉亚德琳扔给姜劫一张鎏金卡片,然后带着其他人离开。

    卡片是请柬,婚礼请柬。

    三月,春暖花开,莉亚德琳和洛瑟玛的婚礼,在银月城举行,由希尔瓦娜斯主持,邀请姜劫和芬娜到时候前去观礼。

    这个世界终究不是只有灾难和战争,也有爱情和美好。

    圣光治愈了芬娜身上的伤口,也恢复了她一些精力。

    这会儿坐起来,温柔的抱着孩子,身上散发着木星的光辉。

    “真可爱。鼻子眼睛像你,脸型像我。”芬娜仔细看着,然后又看了姜劫一眼,紧接着把目光收回,重新投向孩子,根本不愿离开。

    她的心,至少在这一刻,在这几年,一多半给了这个刚刚出生的孩子。

    这就是母爱。

    “她长大了,一定会很漂亮。”姜劫笑笑,坐在芬娜旁边。

    一家三口,很温馨。

    “我们的孩子,你还没起名字呢!”芬娜忽然道:“现在到处都是灾难,到处都是战争,人口锐减,需要和平和稳定。就叫她‘奥利维亚’好不好?代表了和平。”

    “奥利维亚么?挺好听的,你说了算。”

    姜劫冲着小家伙笑:“你叫奥利维亚,知道么?”

    小家伙没理他,睡着了。

    “她这么小,哪知道。”

    芬娜问道:“尼古拉斯,另外一个名字呢?你那个世界的名字?”

    姜劫愣了愣,怅然若失。

    结婚的那一天,他把自己的来历告诉了芬娜,没有保留。

    他所有的一切,她都知道。

    所以才有了现在的一问。

    他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到自己的家乡。

    “这件法袍不错,名字也很好听,凤凰衣。”

    姜劫抚摸着凤凰衣,轻笑:“就叫‘姜凰衣’吧,凤凰为衣。”

    “姜凰衣?很好听的名字呢!不过凤凰衣只是一件衣服,不是真正的凤凰。”

    芬娜抬头看姜劫,似笑非笑:“这件法袍需要一只凤凰,怎么办呢?神剑斯多姆卡已经送人了呢,派烙斯被封印在里面了呢,上哪儿去找一只凤凰啊?”

    话里带刺,一根根,扎心疼。

    “额……”

    姜劫连忙低头,不敢去看芬娜的眼睛:“有机会我去找凯尔萨斯,让他再从火元素位面召唤一只凤凰。我们的女儿,既然叫‘凰衣’,当然要有一只凤凰!”

    “火元素位面,有那么多凤凰吗?而且凰衣那么小,随便哪只凤凰陪着她,我也不放心啊!我觉得派烙斯不错,不然我明儿去要回来?”芬娜继续看着姜劫,目光闪动。

    “这……不太好吧?都已经送出去了,再要回来真的不太好……额,好吧,应该要回来,大不了拿别的东西换!”姜劫抬手擦了擦冷汗,心跳一百八。

    “换?一只凤凰呢,一只高阶传奇级别的凤凰,比凯尔萨斯的那只还要好吧?整个艾泽拉斯独一无二,拿什么换?”

    芬娜已经不是似笑非笑,而是冷笑:“拿你自己么?”

    “……这个玩笑可一点儿都不好笑。”

    姜劫的冷汗越来越多,怎么擦都擦不完:“我是你的,哪能当礼物送给别人?你放心,我一定能拿出足够分量的东西去换,大不了拿提尔之拳和萨拉塔斯去换!”

    “啧啧,人家现在是一名牧师了,掌握圣光和暗影,所以你就上赶着送神器?这两件神器,比我的真理守护者、誓言践行者还好吧?你可真大方!”芬娜继续冷笑,姜劫继续流着冷汗,一动不敢动。

    小家伙睡得很舒服躺在芬娜的怀里,享受母亲给的安全感。

    忽然,姜劫脸色微微一变,取出一颗影像水晶,激活。

    **师杜安的影像出现在姜劫面前:“大公爵,女王陛下生……”

    “咳!”姜劫脸色一变,连忙咳嗽了一声。

    远在洛丹伦王宫的奥法师杜安,忽然感觉脊背发冷,这才注意到,姜劫旁边是一张床,半躺在床上的芬娜,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孩子,正看着自己冷笑。

    他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有一种想去死的冲动:

    怎么就忘了,芬娜的孩子差不多就是这几天出生,大公爵肯定要陪着她的啊!

    “那个,其实没什么事。就是关于领袖高峰会议,不是说三天后在塞拉摩举行吗?女王陛下身体不便,乌瑟尔大人要坐镇洛丹伦,劳伦斯侯爵太忙走不开,所以女王陛下委托您代表她,去塞拉摩参加会议。”

    杜安语速很快,心思转的更快,暗暗夸赞自己够聪明。

    不过紧接着,另外一句话,让他如坠冰狱。

    “尼古拉斯,你们的孩子也是今天出生?”

    是芬娜的声音。

    听到这句话,远在洛丹伦的杜安,和近在眼前的姜劫,同时浑身发抖。魔兽世界里的中华武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