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5章 加尼尔·母亲之树(为“沆瀣gy”万赏贺!)
    把自己的计划大声说出来,本来就是很蠢的事,除非这个计划本身就是假的。

    现在不知道有多少荒野半神,被梦魇困住,被自己编织的梦境困住,走不出来,而在翡翠梦境,每一个强大存在,都有自己的梦境世界,想要找到它们,很难。

    不是塞纳留斯和玛法里奥不想联系半神们,而是如果那些半神自己都走不出梦魇的话,没办法回应,他们就联系不到他们,也找不到他们。

    毕竟,大多数荒野半神都是自由的,在梦境各处徜徉,谁知道它们到底跑哪儿去了?

    只有伊瑟拉,梦境的主人,才能联系到所有荒野半神。

    所以实际上,塞纳留斯和玛法里奥能够寻求的帮助很有限。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又怎么可能不先救出乌索克,这位他们仅有的、能找到的荒野半神之一?

    所以,这才是真正的计划!

    但依然很冒险,因为这里的局面不容乐观。

    范达尔等人的出现,也许在塞纳留斯他们的预料之中,但他们竟然如此强大,居然调动了那么多的梦魇爪牙,这就超出了塞纳留斯的预料。

    尽管如此,姜劫相信,泰兰德依然有能力对抗、甚至消灭这些梦魇爪牙,因为她的身上有艾露恩之眼。

    但能不用就尽量不用,因为泰兰德是被突然召唤过来的,没有任何预兆,因为艾露恩之泪非常重要,其实姜劫也没想到,她居然会随身携带,而不是放在某个重要场所,比如更安全的、月光林地的月神殿!

    泰兰德再怎么强大,也不可能比整个月光林地更强大!

    所以,哈维斯恐怕也不知道,泰兰德来了,而且还带着艾露恩之泪——

    也许随身携带艾露恩之泪,本来就是塞纳留斯或者玛法里奥的提议,为了今天的出其不意。

    所以,艾露恩之泪最好不要暴露,因为它很可能是对付哈维斯、解救伊瑟拉的最重要武器。

    所以,姜劫才会忽然想要对付乌索克,让乌索尔趁机解开封印。

    这个封印很强,也很特别,只有熊半神兄弟才能解开。

    如果布罗尔得到了乌索克之爪,他的实力将会提升到一个更为强大的层次,说不定有资格和范达尔·鹿盔正面对抗。

    姜劫想要尽可能调动所有的力量,来撑过眼前这一关,但他还是小看了这些老家伙。

    话音刚落,他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这里本来一片猩红,现在却忽然出现了点点绿意,绿色的宁静之雨落下,冲刷一切,然后就看到梦魇迅速消失,周围的一切恢复了原貌,那是只有梦里才会出现的完美景象,是德鲁伊、绿龙和半神心目中的艾泽拉斯。

    玛法里奥出现了!

    他来了,悄无声息的来了,手里还拿着一根法杖。

    不是他惯用的橡木法杖,而是一根看起来,有点儿像一根树枝的奇异法杖,其上散发着春风化雨般的气息,令人身心舒畅。

    恢复德神器:加尼尔·母亲之树!

    它是用那棵名为“加尼尔”的母亲之树的精华做成的,其中蕴含母亲之树的能量。

    加尼尔曾经是艾泽拉斯星球最高大、最古老的树木,艾泽拉斯所有的植物都来自于它的种子,世界之树“诺达希尔”和“泰达希尔”也不例外。

    飞灵之母“艾维娜”居住在母亲树上,不过在上古之战中,这棵树被毁了,加尼尔彻底消失,只留下了几粒继承了加尼尔最后力量的种子,落到了红龙女王“阿莱克斯塔萨”的手里。

    而在母亲树倒塌之前,艾维娜制作了这根法杖,将它送给了凡人德鲁伊,用来对付如潮水般涌入这个世界的燃烧军团。

    随着母亲树的毁灭,这根法杖实际上已经相当于母亲树的延续,于是也继承了母亲树的名字。

    从那时起,它就叫“加尼尔”。

    它是母亲树最后的遗产。

    它,就是母亲树。

    这根法杖一直在德鲁伊中流传,已经过了一万年。

    它本身也在成长,因为它就是一棵树,不断成长,蕴含的能量越来越强,甚至小小的一根法杖,蕴含了超过任何德鲁伊、任何上古绿龙的自然能量,不亚于月神镰刀的能量。

    姜劫看到了一个树精,跟在玛法里奥的身后,满头浅绿色头发,大大的眼睛看起来萌萌哒,偏偏脸上还带着泪痕——

    她是米露恩,塞纳留斯的女儿,守护者雷姆洛斯的妹妹,也是这根法杖的守护者。

    据说她一直致力于拯救惊慌失措或是受苦受难的野生动物,从小熊、小鹿、小兔子与松鼠再到小乌龟等等,爱心泛滥。

    别看萌萌哒,但实际上,她是一位堪比熊兄妹的传奇强者,一个仅次于玛法里奥的传奇德鲁伊,不然也不可能担负如此艰巨、重要的任务。

    是的,德鲁伊。

    身为塞纳留斯的女儿,她当然是一个德鲁伊。

    而现在,她跟在玛法里奥的身后,一副受气的样子,小声嘟囔:“干嘛要拿走我的法杖,你这个粗鲁的家伙!我都哭给你看了,你怎么还拿走我的法杖?你这个……没有同情心的坏家伙!”

    萌即正义,更不用说米露恩的萌,是萌到骨子里、萌化了心的萌,连姜劫看了都有点儿心疼,忍不住的看了玛法里奥一眼。

    身为塞纳里奥议会的首领,塞纳留斯的第一个学生,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德鲁伊,他自然有资格持有这根法杖。

    之所以一直没有,是因为没有必要。

    毕竟他一直都在梦境中畅游,而这根法杖也有它自己的职责:改造瓦尔莎拉的自然环境,让那里变得越来越接近翡翠梦境。

    但现在,为了对抗梦魇,玛法里奥还是动用了它。

    这根法杖拥有非凡的力量,它所到之处,梦魇纷纷退去,它的净化之力,远超寻常人想象。

    姜劫忽然有一个想法:

    如果把这根法杖拿到斯坦索姆去,那么以它的力量,一定可以在一年、甚至几个月内,将东瘟疫之地完全净化,然后继续留在洛丹伦大陆,将整个洛丹伦完全净化,然后继续留着。

    它蕴含的自然能量是那么的强大,只要有它,不管受多重的伤,都可以很容易痊愈。带着它,就相当于带着无穷无尽的疗伤圣药、不死药。

    而等到自己到了五运地仙境界,就可以直接将它吞噬……

    姜劫忽然浑身打了个冷颤,耸然一惊:

    “我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这么危险的想法,自己怎么会有?

    这根法杖太重要了,它有自己的任务,它不属于任何人,塞纳里奥议会不可能给自己?

    如果这个想法继续滋长下去,那么自己是不是要和塞纳里奥议会作对?和荒野众神作对?

    这就是梦魇的力量吗?上古之神的力量?

    果然,腐化一直都在影响自己,也在影响这里的所有人!魔兽世界里的中华武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