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5章 赞达拉使者
    荆棘谷北部,祖昆达。

    这是一处古老的巨魔城市废墟,曾经有两万血顶巨魔生活在这里,但随着古拉巴什帝国的覆灭,现在只剩下了不到五千。

    血顶酋长“甘祖拉恩”,一位实力强劲的巨魔狂战士,是这里的统治者,但最令人敬畏的,是猛虎之神“希尔瓦拉”的高阶祭祀:塞卡尔。

    因为塞卡尔是唯一可以和“希尔瓦拉”沟通的人,只有他能传达“希尔瓦拉”的命令,他的地位隐隐凌驾于甘祖拉恩之上。

    不过早在一个月前,塞卡尔就“消失不见”了,至今没有回来。据说他听到了“某位神秘存在”的召唤,前往祖尔格拉布。

    在他回来之前,血顶氏族的首席祭祀,是一个被称为“可怕的奈兹里奥克”的家伙。

    此时此刻,在祖昆达保存最完好的“希尔瓦拉神殿”,三个意外访客,打扰了这个古老城市的宁静。

    这是三个身高八尺的巨魔,手里拿着木质的权杖,佝偻着身体。

    巨魔的生产能力不行,大多数巨魔都有裸露上半身的习惯,但这三个巨魔,却穿着华贵完好的木质铠甲,外面还披着紫蓝色的名贵披风,手里拿着镶嵌大块宝石的权杖,怎么看都不像荆棘谷本地的丛林巨魔。

    他们有着更为高贵的身份:

    赞达拉巨魔!

    他们来自最古老最强大的赞达拉氏族,他们是黑暗先知派来的使者!

    “考虑的怎么样了,强大的甘祖拉恩,血顶氏族的酋长。”

    为首的赞达拉高阶祭祀,声音中带着不容置疑的权威:“阿塔莱回来了,他们再一次召唤了夺灵者!荆棘谷所有的巨魔必须联合起来,哈卡不属于这个世界!”

    “你是在说笑吗,尊贵的使者?”

    血顶酋长同样佝偻着身体,双手各拿着一把由骨刺组成斧刃的巨斧,上面还有暗红色的血渍,显然不久前刚刚饮血。

    他抬头,看着眼前的赞达拉高阶祭祀,脸上浮现出一抹残忍:“你让我和那些可恶的家伙联手?去对付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哈卡’?很抱歉,我们抽不出人手!”

    “血顶氏族是荆棘谷最强大的氏族,你们有至少五千人!”

    赞达拉高阶祭祀低着头,浑浊的老眼中出现了一缕精光:“赞达拉是所有巨魔的统治者,拉斯哈塔是所有巨魔共同的王,黑暗先知祖尔是所有神灵的代言人,他们的命令,你敢不听?”

    “赞达拉?拉斯哈塔?祖尔?”

    血顶酋长就好像听到了一个笑话,哈哈大笑,上气不接下气。

    “你笑什么?”赞达拉高阶祭祀不动声色。

    “赞达拉?一群只知道研究魔法和历史的家伙?我们和你们已经一千多年没有来往了!谁能证明,拉斯哈塔和祖尔真的存在?就凭你们三个使者,就想让五千血顶巨魔为你们拼命?”

    血顶酋长猛地挥舞战斧,伴随着空气的爆破声,血腥气传遍整个神殿:“记住,我是血顶氏族的酋长!血顶氏族的头顶上,没有什么拉斯哈塔王,也没有什么黑暗先知!这里,我说了算!”

    “所以,你不打算和其他氏族联手,对付阿塔莱和哈卡?”

    赞达拉高阶祭祀冷冷的道:“所以,你打算任由阿塔莱坐大,任由哈卡将所有巨魔统治,任由古拉巴什帝国最后的荣光,被夺灵者玷污,任由古拉巴什所剩无几的你们,变成血神的美食?你们的灵魂将被哈卡奴役,哪怕你们死了,都将成为哈卡的仆从!”

    “比起阿塔莱和哈卡,我更在乎我的族人今天吃什么!我更在乎能够为我们带来力量和财富的水晶!比起让我的族人惨死在和阿塔莱的战争中,我更愿意让他们为了活下来,砍掉那些该死的地精的脑袋!”

    血顶酋长再一次挥舞战斧,十几个巨魔围了过来,法杖和战斧闪烁寒光,看着三个赞达拉巨魔的眼神,充满了不善。

    巨魔吃人,吃其他动物,没有吃巨魔的习惯。

    但有时候尝尝鲜,也未尝不可!

    “滚!给我滚!再也不要踏入血顶的领地!否则我不介意干掉你们!”

    血顶酋长的脸上露出一抹残忍:“在我没改变注意之前,滚出祖昆达!”

    “你会后悔的,血顶酋长。”赞达拉高阶祭祀依然面无表情。

    血顶酋长和其他巨魔一阵冷笑。

    赞达拉高阶祭祀抬头,最后看了血顶酋长一眼,然后转身离开。

    另外两名赞达拉使者也转身,跟上,步履蹒跚。

    自始至终,他们都保持着高姿态,丝毫没有将血顶酋长放在眼里。

    “或许,我们不应该直接拒绝他们。”

    血顶祭祀“奈兹里奥克”走过来,法杖顶端闪烁紫红色的光芒:“塞卡尔去了祖尔格拉布,一直没有回来。阿塔莱巨魔真的回来了,他们很可能召唤了哈卡!”

    “那又怎么样?关我们什么事?”

    血顶酋长冷冷的道:“我得到了更多的消息!这不是第一批赞达拉使者,上一批使者一个月前进了祖尔格拉布,再也没出来!他们恐怕已经被哈卡奴役了!”

    血顶祭祀忽然道:“看来,赞达拉也没有能力对付祖尔格拉布!我们为什么不杀了他们?有个家伙的法杖不错,那身装备也不错,我看上了!”

    “他们不能死!他们要是死了,谁去联络劈颅和古拉巴什?”

    血顶酋长看向南方:“让劈颅和古拉巴什去对付哈卡!让其他的小氏族去对付哈卡!等他们两败俱伤,荆棘谷就是我们的了!至于塞卡尔,那个整天用希尔瓦拉启示命令我的家伙,他早就该死了!难道你不想他死?难道你愿意好不容易到手的首席祭祀位置,被塞卡尔重新拿回去?”

    酋长和祭祀对视一眼,双双冷笑。

    三名赞达拉使者离开了祖昆达,却并没有走远。

    他们忽然停了下来,为首者的眼睛忽然失去了焦距,他听到了一个伟大存在的声音。

    他扑腾一声跪在地上,顶礼膜拜。

    过了三分钟,他轻呼了一口气,然后朝着某个方向走去。

    与此同时,暗矛氏族的酋长“沃金”,也来到了祖昆达。

    他刚刚潜伏进来,想要打探自己儿子的情况,忽然一愣,陷入迷离状态。

    他听到了“死亡与灵魂之神”邦桑迪的声音。魔兽世界里的中华武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