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6章 激流堡的未来
    

    “尼古拉斯侯爵,我听过你的传,在我还活着的时候。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索拉斯国王看着姜劫,目光很快转移到了姜劫背的神剑,声音带着一丝丝感慨:“索拉丁大帝将斯多姆卡·灭战者交给你,是正确的选择。起洛萨,你有很多不足,但也有很多他没有的长处!”

    “或许。”姜劫笑笑,没有什么。

    他没见过洛萨,不清楚洛萨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也没兴趣和一个死去多年的人较。

    洛萨好或者不好,和他无关。

    一面墙挂着洛丹伦大陆的地图和阿拉希高地的地图,索拉斯国王的目光在面停留了很久,忽然道:“我不是一个好国王。我只会领兵打仗,不懂外交,不会治国。在我的手里,斯托姆加德以前更弱,连一块领地都争不到,连激流堡周围的敌人都没办法肃清。”

    姜劫默然。

    地图,奥特兰克山脉的东部区域,用红圈圈起来,那是二战之后,索拉斯国王想要瓜分的领土,但最终没能拿到。这位国王陛下的外交能力的确不行,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当时的斯托姆加德王国,已经远不如如日的洛丹伦王国,自然挣不到。

    洛丹伦得到了整个奥特兰克王国领土,是二战最大的赢家,斯托姆加德却什么都没有得到,却付出最多,这很不公平。

    然而世界哪有公平可言?

    综合国力,才是底气。

    落后要挨打,不如人家要被欺负,自古如此。

    这件事到底,是已故的泰瑞纳斯国王不厚道,索拉斯国王自然对洛丹伦没什么好印象。姜劫现在又是洛丹伦的侯爵,自然不好接话。

    加林王子的尸体被弄到了王宫里,拼凑在一起,现在在他们的面前。

    索拉斯国王的目光从尸体一扫而过,又道:“我也不是一个好父亲。激流堡面临巨魔、兽人、食人魔的威胁,我将所有时间都用在领兵打仗,没时间教导他,他的母亲死得早……他变成现在这样,是我的责任。”

    姜劫还是不知道该些什么。

    谴责?

    弑父,这是最大的罪恶,怎么谴责都不为过,但在对方的父亲面前,又能谴责儿子什么?

    安慰?

    这位国王陛下一声征战,精神意志坚定无,远胜阿尔萨斯,人生阅历那么丰富,什么事情不能看透?根本不需要人安慰!

    “不管怎么样,加林王子的尸体不能一直放着,应该好好安葬。”

    姜劫想了想,然后道:“陵园需要重修,历代先王不容亵渎,加林王子和所有战死的斯托姆加德人,也需要安葬。不如都安葬在陵园,死后继续守卫激流堡,这是他们的荣耀,也是对死者的尊重和生者的安慰……国王陛下,这是安定人心的手段。”

    索拉斯摇头道:“修建陵园耗时耗力,现在的激流堡承受不起。”

    姜劫笑笑,道:“全世界最好的建筑师和石匠们,正在赶过来,我想要不了多长时间会赶到。一个陵园而已,顶多一个星期能完成。不光是陵园,整个激流堡都需要重新修建,城墙需要加固……这不光是安定人心的手段,也是抵御外敌的需要。”

    姜劫回到洛丹伦的时候,请奥法师杜安帮忙,和铁炉堡的某位**师取得联系,请他联系布莱恩,请布莱恩派人去一趟奥丹姆,将土灵们调动过来。

    已经过去将近三个月了,奥丹姆的重建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很多防御措施都重新启动,只需要一部分土灵留守,不管是黑铁矮人还是石腭怪,都攻不进去,很安全。

    算算时间,土灵们应该已经出发了。

    土灵在建筑方面的能力,矮人还要强得多。有它们在,整个激流堡都会以极快的速度重建完成。这座城市的地理位置太重要,不容有失。

    索拉斯国王当然不知道这些,以为姜劫想办法联系了铁炉堡,请动铁炉堡的石匠们过来,于是不再纠结这件事,而是继续道:“阿拉索骑兵损失惨重,激流堡卫兵的力量剩下不足三成,谁来守卫激流堡?你应该知道,北边的食人魔如果知道激流堡的变故,随时可能攻城。”

    “即将到来建筑师和工匠,本身是最好的守卫,芬里斯人民军也正在赶过来的路。”

    姜劫道:“至于阿拉索骑兵,肯定还要返回避难谷地,提防兽人趁机进攻。卫兵部队也需要重新整合,这需要时间。”

    姜劫的安排很合理,索拉斯国王也挑不出什么错处,于是点头,然后问道:“辛迪加怎么处理?”

    姜劫取出不久前,侏儒**师交给他的册子,笑着递给索拉斯国王。

    索拉斯国王接过去,随手一翻,然后再翻,周围的气息都开始变冷。

    因为这本薄薄的册子,有千个名字,全都是辛迪加的成员!

    “人,当然不可能全部杀死。高层一个不留,普通成员有其他的处理方法。洛丹伦刺客团的人太少了,这些人有点儿本事,可以吸收。”

    姜劫轻笑,声音平淡,却带着杀戮和鲜血。

    洛丹伦刺客团凭什么吸收这里的辛迪加成员?这里可是激流堡,是斯托姆加德的地盘!

    两个人谁都没有提起斯托姆加德和激流堡的未来,但他们都很清楚:

    没有未来。

    斯托姆加德以后必将不复存在,激流堡必将成为洛丹伦的一部分,这也是激流堡最好的归宿。

    托尔贝恩家族的辉煌已经过去了。

    算索拉斯国王的侄子,现在从外域归来,也不可能得到激流堡。

    洛丹伦不会松口的,卡莉娅和劳伦斯侯爵都不会,绝对不会。

    “接下来,你打算去哪里?”姜劫看向索拉斯国王。

    索拉斯国王有些茫然。

    他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又能去哪里。

    他对生者的世界还有眷恋,但却无法生活在生者的世界。

    他又能去哪里?

    姜劫忽然道:“国王陛下,你应该认识法奥冕下?还有阿雷克斯·巴罗夫?”

    法奥?阿雷克斯?

    索拉斯国王点头道:“认识。法奥来过激流堡布道,激流堡圣殿也是那时候修建的。至于阿雷克斯?那个家伙是个可怜虫,一个被泰瑞纳斯欺负的可怜虫!”

    可怜虫?

    姜劫摇头一笑,这个形容还真贴切。

    巴罗夫家族为二战胜利,立下了汗马功劳,最终却遭到不平等待遇。政治从来都是黑暗的,阿雷克斯族长不是不明白这一点,只是当时他还能怎么选择?

    他没有其他的选择,他已经做了最好的选择。

    亡国之人没有地位,是这样。

    “你可能不知道,有一部分亡灵脱离了巫妖王和阿尔萨斯的控制,他们自称‘被遗忘者’,而法奥冕下和阿雷克斯族长,是被遗忘者的首领。”

    姜劫将被遗忘者的基本情况给索拉斯国王听,然后问道:“被遗忘者正在诺森德和灾军团作战,以后也许会成立一个独立的亡灵国度。法奥冕下不会想要成为一名国王的,阿雷克斯族长倒是愿意,但被遗忘者绝对不能落到他的手。我想,也许你愿意挑起这个重担?”

    被遗忘者?

    亡灵国度?

    索拉斯国王的眼睛一亮。

    谁愿意接受孤独的命运?

    谁不想得到认同?

    如果真的有这样一个国家,一个只属于亡灵的国家,那么他接下来的岁月,是不是也被赋予了新的意义?

    算没有以后,那么至少现在,可以去和灾军团作对,这也很有意思,不是么?

    “什么时候走?”索拉斯国王的声音有些急切。

    “现在还不行。”

    姜劫笑了,如春暖花开:“还有一些事情,只有你能做。做完这些事后,我送你去卡拉赞……有人会和你一起离开。”

    
魔兽世界里的中华武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