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2章 我才是战斗贼!
    “尼古拉斯,你们只能靠自己了!玛克扎尔从扭曲虚空中出来了,我的母亲正在对付他!另外,萨格拉斯改变了棋局的规则,你们必须杀死古尔丹才能离开棋盘世界!”

    正在和奥格瑞姆死战的姜劫,忽然听到了麦迪文的声音,心理阴影面积瞬间从50%增加到了99%!

    “麦迪文,你玩我!你特么就是在玩我!你把卡拉赞钥匙给我就是在算计我!”

    “艾格文,你也不靠谱!一个玛克扎尔王子就能缠住你?当年你手撕萨格拉斯的本事哪去了?”

    “你们都不靠谱!幸好老子从一开始就没想过指望你们!”

    姜劫怒极反笑,不自觉的将战斗力从70%提升到了80%,奥格瑞姆瞬间感觉压力大增,同时惊骇无比:眼前这个从来没见过、没听过的人类少年,竟然还能更强?

    这怎么可能!

    “小疯,到底还要多长时间?他们不靠谱,你得靠谱点儿才行!”

    姜劫一剑逼退奥格瑞姆,心烦。

    “五分钟。”小疯回答。

    五分钟……

    不算长,但也不短啊!

    这场战斗还能拖那么久么?

    竟然一不小心暴露了更强的实力,这下子可没办法隐藏了,奥格瑞姆和古尔丹眼尖着呢,那就不隐藏了,就当是为洛萨报仇吧!

    不过还不能暴露全部实力,还得警惕那个一直没有出现的家伙,那就80%实力战斗到底吧!

    姜劫悍然出手!

    他的出手速度忽然变得极快,无数剑芒出现,笼罩全场。

    这种可怕的剑芒随心而动,随意而至,无法判断,无法预防,只能硬抗!

    这种铺天盖地密不透风的剑芒,攻击力不够强,对付法师会有点儿难,但用来对付战士,却是再好不过了!

    奥格瑞姆再怎么强大,难道还真能把一把锤子舞的密不透风?

    就算真能,所有剑芒同时攻击你的身体各处,难道你的锤子还能同时兼顾身体每一个地方?

    这不科学。

    道理很简单:同一件物品不可能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幼儿园小朋友都懂。

    既然不科学,那就不可能。

    既然不可能,那你就得受伤!

    霎时间,皮开肉绽,血光大作!

    无数剑芒在一秒钟内,在奥格瑞姆的身体上留下了无数细小的伤痕,他浑身上下没有一丁点儿好的地方,到处都是血!

    这要是一个全副武装的人类战士,哪怕只是一名最普通的人类战士,估计都能挡住姜劫这一招,因为人家穿着全覆盖的全身板甲,密不透风,甚至还有护目镜!

    而兽人,身上被防御装备覆盖的地方加起来,不足30%。崇尚天然美的他们,一个个把强劲的体魄露在外面,最怕的,就是这种密集到极点的攻击。

    一招而已,奥格瑞姆已经浑身浴血。

    最重要的是,那些最重要的部位也受伤了。

    哪些地方最重要?

    比如眼睛!

    至少十几个剑芒,在奥格瑞姆还来不及闭眼的时候,刺穿了他的瞳孔!

    双眼血流,奥格瑞玛瞎了!

    一个瞎了的人,还有什么可怕的?

    这个意外的变故,立刻导致了战斗的胜负天平倾斜。

    姜劫悄无声息的远离,隐匿自己,任由奥格瑞姆疯狂,到处乱转,却根本没办法找到他。

    一个视力正常的兽人,忽然失明,这种不适应,这种茫然无助,是别人没办法理解的,奥格瑞姆现在的战斗力,绝对只剩下不到一成!

    姜劫如果想要干掉他,实在是太简单了,一剑就能解决。

    但他没有。

    因为他要拖延时间。

    一个瞎了的兽人大酋长,远比一个死了的兽人大酋长更能拖延时间!

    周围的兽人们一片哗然,有些愤怒有些激动,但没有人冲过来,因为这是makgora,神圣的makgora。

    在没有结束前,没有人可以干扰,没有人能插手。

    这是兽人的荣耀!

    奥格瑞姆毕竟不是格罗姆或者黑手,在一阵发泄后,终于还是恢复了平静,只不过内心一片冰凉。

    一个瞎了的兽人大酋长,还能当几天?

    他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就算自己不死在这一场makgora里,那么马上,就会迎来下一场makgora,而发起者,要么是格罗姆,要么是基尔罗格,要么就是古尔丹!

    他,彻底完了。

    “你输了,大酋长!”

    姜劫淡淡的道:“下一个,谁来?”

    剑指基尔罗格。

    他是血窟氏族的酋长,古尔丹是暴掠氏族的酋长,现在最有资格接受姜劫挑战的,就是他们。

    相对来说,基尔罗格显然更好欺负。

    兽人一片默然。

    兽人的荣耀和信仰,让他们必须遵从makgora的规则和传统。只要姜劫继续挑战,兽人就不能拒绝,而下一个有资格接受挑战的是……

    刺啦!

    寒光乍现,一把匕首刺入了姜劫的左臂。

    如果不是小疯及时提醒,让他仓促间移动了十厘米,那么现在被刺穿的,就是他的心脏!

    砰!

    姜劫反手一掌,将偷袭者击飞,那个略显瘦小的身影落在不远处的地面上,不过并没有停顿哪怕一秒钟,下一刻健美的双腿猛然蹬地,再次出手。

    迅速,准确,狠毒!

    这是一名传奇刺客在刺杀!

    而这名传奇刺客,就是消失已久、一直没有出现的迦罗娜!

    “果然,你被古尔丹控制住了!你的体内有古尔丹留下的邪恶魔法,既然他醒了,你又怎么可能逃脱?”

    “既然知道这一点,我又怎么可能不防着你?”

    真气凝聚,隔绝受伤的部位。

    “弑君者”,苦痛与哀伤,这两把匕首是用特殊材料制作的,其中蕴含着艾泽拉斯根本不存在的毒素,能够饮血施毒,触之必死,莱恩国王就是死在了这两把匕首中。

    毒素蔓延极快,足以杀死一头猛犸象,但杀不死姜劫。

    他第一时间用真气封死受伤的部位,然后只见丝丝黑血冒出,毒素已然被真气逼了出来!

    看着迅速袭来的传奇刺客,姜劫眼睛微缩,嘴角是一抹若有若无的嘲讽。

    传奇刺客,了不起?

    的确了不起!

    但黑暗中的无冕之王,一旦暴露在敌人的眼睛里,那就不是王者,还有什么好怕的?

    迦罗娜,你是刺杀贼,不是战斗贼!

    正面对抗,你不擅长!

    而我,才是名副其实的战斗贼!

    砰!

    金石之声,刀光剑影,神剑准确的击中了匕刃,迦罗娜速退。

    电光火石间,其他人还来不及反应,姜劫就已经和迦罗娜交手了七次。

    七次攻击,除了第一次之外,迦罗娜没能在姜劫身上留下第二个伤口,却被姜劫次次挡住,次次逼退,而神剑传过去的强大力量,也让迦罗娜双臂发麻,这个被古尔丹精神操纵的传奇刺客,绝对不可能伤到姜劫!

    于是,她再度隐形,骤然消失,预谋下一次神鬼一般的刺杀。

    “哥哥!”安薇娜第一时间给姜劫套了一层月神护盾,然后跑到他身边。

    麦德安已经知道迦罗娜是自己的母亲了,完全搞不懂母亲为什么要刺杀尼古拉斯,这个世界怎么了?

    梅里显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心中黯然,为老朋友无法挣脱的命运感到悲伤。

    “兽人,就是这样不讲信誉的吗?神圣的makgora,就这样被破坏?你们的荣耀呢?你们的信仰呢?你们的尊严呢?你们的传统呢?你们……还是兽人吗?”

    姜劫冷笑,扬天向上四十五度,眉宇间无尽落寞:“兽人,已经丢失了自己的传统!你们的身上流着恶魔之血!你们已经不是兽人了!”

    短暂的沉默,死一般的沉默,然后是愤怒,是疯狂的爆发!

    “不!兽人的荣耀永远都在!”

    “我们真的不是兽人了吗?我们是恶魔的玩具吗?”

    “不!不管我们变成什么样,我们的心还在,我们的精神还在,我们的信仰还在!”

    “makgora不容破坏!古尔丹!我见过她,她是暗影议会的成员!是你指使他的!古尔丹,你到底在干什么?”

    “公正的对决!兽人要求公正!兽人可以失去大酋长,可以失去一百个、一千个大酋长,但决不能失去兽人的传统,兽人的荣耀!”

    “放他们走!兽人破坏了makgora,就必须付出代价!他们都可以走!大酋长,下令吧!”魔兽世界里的中华武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