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2章 夜之魇
    “伟大的守护者,这座塔里充满了邪恶。”走在通往下层的走廊上,派烙斯在前方干掉沿路的亡灵,安薇娜和姜劫并肩,贞节圣女则走在安薇娜旁边稍后的位置,诉她知道的一切。

    “我追随提尔大人离开奥杜尔,参与了提尔大人和上古之神仆从之间的战斗。后来遵从提尔大人的命令,追随阿扎达斯大人和艾隆纳亚大人前往南方。提尔大人陨落后,我遵从阿扎达斯大人的命令,和维库人们留在提瑞斯法林地,为提尔大人守墓。”

    贞节圣女道:“维库人在提瑞斯法林地定居,慢慢被血肉诅咒影响,变成了人类。他们不需要我了,我去奥达曼寻找阿扎达斯大人,然而奥达曼已经封锁,我进不去,于是继续向南,在某个地方陷入了沉睡。直到这里的邪恶将我惊醒,我通过一个忽然出现的时空交汇来到了这里,净化邪恶。”

    姜劫轻笑点头。

    按照贞节圣女所的,她也是一名岩石巨人首领,地位仅次于艾隆纳亚,属于接近次级守护者的那种,是秩序之王“提尔”的近卫,最早的提尔近卫之一。

    现在应该也是唯一还活着的早期提尔近卫了,其他的都在一场场战斗中死亡了。

    她很清楚泰坦守护者们的堕落,所以一直不敢去奥杜尔、也不敢去奥丹姆,当初绝望之际,只能选择沉睡。

    后来虽然来到了卡拉赞,但卡拉赞的魔法防御措施启动,让她无法离开会客厅,只能净化会客厅中的亡灵。直到姜劫拿着卡拉赞钥匙,打开了会客厅的门。

    现在遇到了安薇娜,感知到了安薇娜身上纯粹的泰坦之血,知道安薇娜没有被上古之神污染堕落,所以才选择向安薇娜臣服。

    如果今来的,是一个堕落的泰坦守护者,她会选择拼死一战,誓死守护提尔的荣光。

    话间,他们已经来到了下层宴会厅。

    这里同样有很多鬼魂,而且就像之前遇到的鬼魂一样,所有的鬼魂都被一种强大的黑暗力量蒙蔽了,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亡,还以为是活着的,反而对和自己明显不一样的其他生物感到厌恶,认为姜劫才是邪恶的亡灵,第一时间朝着姜劫发动进攻。

    这里的亡灵数量更多,足有数百,而且同样都是精英。

    更重要的是,这里还有“管家莫罗斯”这个boss级别的亡灵盗贼,以及好几个稀有精英级别的亡灵:吉拉·拜瑞巴克女伯爵,克里斯宾·费伦斯伯爵,杜萝希·米尔斯迪普女伯爵,以及其他几位。

    麦迪文还活着的时候,经常有很多贵族来这里拜访他,比如夜色镇的某些贵族。

    正常状态的麦迪文,也很喜欢这种聚会,卡拉赞曾经一度非常繁荣,单单仆从就有好几十个,然而……

    那已经是过去。

    如果是姜劫自己来到这里,面对这么多敌人,估计还要费一番手脚。

    但有了贞节圣女,一切就变得很容易。

    最终,他们不光干掉了莫罗斯,还干掉了带着几十匹亡灵战马冲过来的“猎手阿图门”。

    这位亡灵猎手,生前就是麦迪文的追随者,负责在宴会上表演狩猎游戏。

    他座下的战马名为“午夜”,非常出名,和瑞文戴尔的“死亡军马”并列其名,可惜在贞节圣女的圣光之拳下,灰飞烟灭。

    “好了,我们回去。梅里……应该已经到图书馆了?不过在见他之前,应该先去收拾了那条骨龙。”姜劫笑笑,沿着原路返回。

    没过多长时间,姜劫就回到了侧门附近,然后一路绕行,来到了主宰的露台。

    主宰,当然指的是麦迪文,或者更确切的,指的是萨格拉斯。

    只有萨格拉斯,才有资格被称为“主宰”。

    这个露台很荒凉,什么都没有。

    “哥哥,我们来这儿干什么呀?这里一点都不好玩。”安薇娜仔细看了看,疑惑的问道。

    “我们来召唤一个可怜的家伙。”姜劫笑笑,然后在心里道:“疯,看你的了!”

    游戏仓的扫描并不困难,没过多长时间,就扫描到了一个可怕的古老存在,在卡拉赞以西的群山中,一个荒凉的山谷中沉睡,身体已经被落叶和灰尘掩盖大半。

    “派烙斯,去把它引过来。”姜劫召唤出了暗影凤凰。

    派烙斯展翅,飞离卡拉赞。

    五分钟后,它飞了回来,一条骨龙跟在后面。

    这是一条浑身燃烧烈焰、散发浓重烟雾的骨龙,体长三十米左右,看起来和萨菲隆差不多。

    不同的是,萨菲隆是冰霜巨龙,而眼前这头,却是一条喷火骨龙。

    哪怕距离还很远,姜劫也能感觉到一股热浪扑面而来,空气的温度直接提升了十度,那条骨龙简直就是一个大火炉!

    这是一条可悲的骨龙。

    它生前是一条名叫“阿科纳葛斯”的成年蓝龙,遵奉蓝龙之王玛里苟斯的命令,前来卡拉赞查探这里的奥术能量异常。

    然而这里是麦迪文的私人领地,麦迪文怎么可能允许一头蓝龙来查探自己?

    于是蓝龙悲剧了。

    它被麦迪文一发法术杀死,坠落在山谷中,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变成了一条骨龙。而死亡的不甘和愤怒,化作浓烈的怒火,在它的胸腔里、甚至整个身躯中燃烧,当然生前掌控的奥术能量,还有一部分仍在。

    似乎蓝龙本身,就代表了悲剧。

    不管是玛里苟斯还是卡雷苟斯,不管是亚雷戈斯还是艾索雷葛斯,不管是萨菲隆还是阿科纳葛斯,再或者辛达苟萨,一个比一个惨。

    也不知道以前做过了什么,招惹了怒人怨。

    此时此刻,骨龙在空中和派烙斯缠斗。

    它们都是传奇级别的生物,双方都掌控火焰,只不过派烙斯是掌控火焰的行家,而这条骨龙就要差得多了。

    但它依然很强,和派烙斯斗得旗鼓相当,谁都奈何不了谁。

    “夜之魇,就是你了!”姜劫轻笑:“派烙斯,让开!它是我的!”

    下一刻,他一跃三十米,来到了夜之魇的背上,伸手取出了一把散发惨绿色光芒的巨剑,然后双手紧握剑柄,巨剑倒持,狠狠地刺入了夜之魇的胸腔!

    死亡骑士神器,启巨剑!

    “不要悲伤,不要难过,孤单的日子已经过去……你,是我的了!”

    伴随着愤怒不甘的咆哮,夜之魇在空中飞舞,像没有方向的苍蝇一样乱转,试图摆脱姜劫和启,然后根本不可能。

    诡异的力量从启中散发出来,延伸到夜之魇上,束缚它的灵魂。

    上位者的威压无穷无尽的压迫夜之魇的灵魂,那来自扭曲虚空的邪恶,让曾经的成年巨龙无法抵抗,扭曲他的意志,操纵他的灵魂。

    五分钟后,夜之魇恢复了平静。

    它从空中飞落主宰露台,安静俯卧,姜劫从它背上跳了下来,满意微笑。

    霜之哀伤能够复活并操纵萨菲隆,那么启自然也可以操纵夜之魇。

    夜之魇,已经变成了姜劫的仆从,姜劫的坐骑。

    “夜之魇,你就在这里等着。”

    姜劫收起启巨剑,淡淡的道:“安薇娜,贞节圣女,我们去找梅里大师和麦德安!”魔兽世界里的中华武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