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4章 愤怒的力量
    “雷诺,我的儿子,你要做什么……”老莫格莱尼一把将“雷诺”推开,拔掉自己肋下的匕首,调动圣光之力,感知邪恶。

    然后他看到了“雷诺”的体内,藏着一个可怕的恶魔!

    “不,你不是雷诺,你是恐惧魔王!”老莫格莱尼踉踉跄跄,就要去拿自己的圣剑,然而已经来不及了,圣剑很快落入了“雷诺”的手里,而且还有圣光在上面闪耀。

    “啧啧,你养了一个好儿子,老莫格莱尼……一个圣骑士,内心的阴暗竟然比恐惧魔王还多!他真是我见过的,最阴暗的人啊,就算没有我的引诱,他早晚有一天也会弑父,这个想法在他13岁的时候,就已经产生了。是不是很难相信?这就是事实!”

    雷诺的身体倒在了地上,取而代之的是恐惧魔王巴纳扎尔。

    他把玩着手里的圣剑,摇头:“不错的武器……但比起灰烬使者,可差多了!那把剑本来应该是你的,不是么?但现在却被别人抢走了,你是不是心怀怨恨?对,就是这样,释放你心中的怨恨吧!也许我可以不杀死你,你应该走向堕落!想一想,你的长子天天想着怎么杀死你,你的次子根本不理你,你的武器被一个小丫头抢走了,你哪怕进阶传奇,地位依然还在加文拉德之下……圣光对你何其不公啊,你难道不应该堕落吗?”

    巴纳扎尔挥舞圣剑,邪恶能量和暗影能量从手臂手掌注入圣剑中,圣光开始褪去,圣剑变成了一把魔剑:“看,多么脆弱的圣光,光明在黑暗的面前孱弱无力……投身我们的怀抱吧,燃烧军团才是你的归宿!”

    “巴纳扎尔!你从我的眼里看到的,是怨恨?不,那不是怨恨,而是愤怒!”

    老莫格莱尼不再去管肋下的伤口,而是站直起来,一股难以想象的圣光能量在体内迸发,转瞬间就将毒素压制,将邪恶和暗影驱散,血不再流,他的脸色也变得比原来好了太多。

    “这……怎么可能!你身上的圣光……竟然那么浓厚!”巴纳扎尔惊讶失色:“你才刚刚进阶传奇!”

    “圣光的眷顾,和信仰有关,和时间无关。”老莫格莱尼随手拿起旁边武器架上的一把普通骑士剑,浓郁的圣光让这把剑变得如圣剑一样光彩夺目。

    他一步步走向巴纳扎尔,脸色也越来越冷:“巴纳扎尔!你以为我会和你想象的一样狭隘?不!神器很重要么?没有它我一样进阶传奇!重要的不是神器,而是圣光的眷顾,是心中的信仰!圣光对我的眷顾比以前更多,它赋予我更大的使命,现在我要做的,是为我的儿子报仇!”

    圣光闪耀,照亮整个房间,甚至从窗户、门缝等地方透射出去,一时间光明万丈,照亮整个提瑞斯法修道院的夜空。

    刚刚传送到修道院某个地方的杜安,脸色一变。

    山下的法奥墓地,一个佝偻着身体的亡灵看向修道院方向,莉莉安站在他旁边。

    隔着群山的壁炉谷城市大厅,还在处理政事的老弗丁也看向西方,有些羡慕,心想如果不是琐事缠身,也许自己也该进阶传奇了。只是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老朋友骤然爆发。

    “圣光,我祈求您的眷顾!”老莫格莱尼低声道。

    愤怒是一种很强大的力量,他可以让一个人变得更强。

    老莫格莱尼和老弗丁一样,秉承的是圣骑士的“惩戒”之道,是圣光攻击性的代表,而愤怒也是圣光攻击性的一种体现形式,比如“愤怒之锤”。

    此时的老莫格莱尼,再一次受到圣光的眷顾,大概圣光也体谅他失去儿子的心情,赐予他复仇的力量。

    就像老莫格莱尼说的那样,圣光的眷顾和时间无关,只和信仰有关。

    只要他还信仰圣光,圣光就不会抛弃他。

    虽然才进阶传奇不久,但他还是再一次得到了圣光的眷顾,体内的圣光之力比以前增加了至少三成,将他推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

    虽然距离高阶传奇还远,但已经不亚于曾经的光明使者乌瑟尔。

    圣光在骑士剑上疯狂凝聚,这是“圣光之剑”。

    老莫格莱尼挥舞圣光之剑,朝着巴纳扎尔劈砍。

    巴纳扎尔不得不抬起圣剑抵挡。

    然而下一刻,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这是一把紫色史诗级的圣剑,品质自然不用说,硬生生挡住了圣光之剑,但圣光之力却顺着两把剑交错的位置,蔓延到了圣剑中。

    炽烈的神圣烈焰出现在圣剑剑身,巴纳扎尔感觉到了疼痛,他握剑的手直接被灼伤,不得不松开这把剑。

    一个被圣光包裹的手,握住了圣剑,它又回到了老莫格莱尼的手中。

    巴纳扎尔立刻选择逃跑!

    这种状态的老莫格莱尼,已经不是他有能力对付的了,他必须离开,另做打算。

    光明大作,老莫格莱尼手一抬,一把神圣烈焰凝聚成的“愤怒之锤”,击中了巴纳扎尔,在一阵圣光和恶魔之力的对抗中,巴纳扎尔发出凄厉的心灵尖啸,然后化作一大片蝙蝠,逃窜。

    他本来就在和老陈的战斗中受到重创,为了赶时间甚至来不及养伤,就直接传送到了提瑞斯法修道院,对老莫格莱尼动手。

    本来以为偷袭的话没有问题,谁能想到老莫格莱尼比他想象的还要可怕,涂抹三种强效毒毒药的匕首刺伤心脏,也没能干掉他,强大的精神意志让他撑住了,而自己的嘲讽和引诱,也没能让他放弃对圣光的信仰,反而激起了他的愤怒,让他再一次得到圣光眷顾。

    并在圣光眷顾中,压制住了毒素!

    现在,巴纳扎尔再一次受伤了。

    几百只蝙蝠朝着四面八方逃窜,被激射的圣光之力洞穿七成,只有一百多只蝙蝠逃脱,然后在某个阴暗角落凝聚,恢复原形。

    “该死的圣骑士!”巴纳扎尔咬牙切齿。

    他知道,永远别想对付老莫格莱尼了,经历这一次之后,他的防范会更加森严。

    “对付不了你,我可以去对付别人!”巴纳扎尔决定和圣骑士死磕到底。

    光明使者乌瑟尔他对付不了,老莫格莱尼也对付不了,但还有别人。

    比如壁炉谷的老弗丁,比如斯坦索姆的“灰烬使者”,比如提尔之手的那位领主,再比如格雷迈恩之墙的两位大骑士。

    巴纳扎尔想了想,朝着某个方向飞去。

    “亚力山德罗斯!”

    房门打开,杜安走进来,看到眼前的混乱场面,皱眉:“你受伤了?”

    “杜安,你怎么来了?”老莫格莱尼身上的圣光很快消失。

    伤虽然不可能那么快痊愈,但问题不大。首席顾问“法尔班克斯”很快来了,带来了解毒药剂和治疗药剂。

    “尼古拉斯让我来的,南海镇出事了。”杜安很快把姜劫的话转述,然后看着地上的雷诺尸体,皱眉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雷诺……真的已经……”

    “死了。”老莫格莱尼出乎意料的平静,就像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更像是平静的海面,谁也不知道下面是怎样的暗流汹涌。

    这种状态的老莫格莱尼,更让杜安和法尔班克斯担心。

    “雷诺是个好孩子……”杜安试着安慰。

    “他不是个好孩子。”老莫格莱尼冷冷打断,然后道:“他曾经是个好孩子,是我害了他。”

    杜安不知道该说什么,老莫格莱尼似乎不需要安慰,也没有人可以安慰他。

    “达里安怎么样了?”老莫格莱尼抬头,问。

    “尼古拉斯让我告诉你,达里安很好,立了好几次大功。”杜安说道:“另外,女王陛下决定举行一场封爵典礼,封赏这段时间立功的人,达里安也是其中之一,你……”

    “我要先安葬我的长子。”老莫格莱尼停顿了一下,然后补充道:“我会去。”

    “……好吧。”杜安摇头,告辞。

    洛丹伦城时时刻刻都必须有**师坐镇,他不能在这里久留。尤其是姜劫告诉他还有至少三个恐惧魔王在洛丹伦大陆隐藏,他就更得回洛丹伦城,保护女王陛下。

    “法尔班克斯。”老莫格莱尼看向自己的首席顾问:“准备雷诺的葬礼,明天就下葬,埋在修道院的大墓地。让玛克斯韦尔立刻回来,我不在的时候,提瑞斯法修道院只有他才靠得住。另外……把这件事告诉莎莉。”

    “……我该怎么说?”法尔班克斯很头疼,仿佛看到了莎莉脸上痛苦的表情,有些不忍。

    “如实相告。”老莫格莱尼道:“莎莉是我的女儿,她撑得住。”魔兽世界里的中华武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