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8章 我们等着你
    海加尔山,世界之树下。

    天空已经不再燃烧,大地也已经不再燃烧,玛法里奥和德鲁伊们用一场笼罩整个海加尔山的宁静之雨,扑灭了所有的邪能烈焰,但燃烧军团给这座山、这棵树造成的创伤,不知道需要多少年才能抹平。

    周围到处都是灰烬和残骸,恶魔和亡灵的尸体遍地都是。联盟和部落已经带着死去同胞的尸体离开,他们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吉安娜曾经很真诚的邀请姜劫和她同行,她打算率领所有人前往北部城堡,然后一路向南,在尘泥沼泽那个突出到海面的小小半岛上,建造一座新的城市“塞拉摩”,因为那里的地形和库尔提拉斯有些像,更因为那里靠近海洋,而且没有艾萨拉那种密集的暗礁,适合船只进出。

    但姜劫拒绝了。

    他总有一天会去一趟塞拉摩,但不是现在,他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吉安娜很失望,但也无可奈何。

    没有姜劫在,她想要平衡各方面势力就很困难。

    不过没关系,她一直在努力学习,而且学得很快。她身份特殊,又是一名了不起的**师,只需要再有几年的磨练和成长,一定可以成为名副其实的塞拉摩领主。

    库尔提拉斯的长公主,怎么可以还不如一个半精灵呢?

    “尼古拉斯,我在塞拉摩等着你。”吉安娜转身离开,不带走一片云彩。

    格罗姆虽然在经历这一次的并肩作战后,认可了姜劫,但也不可能邀请姜劫去部落做客。萨尔带着他们比联盟更早离开,兽人和暗夜精灵、自然守护者之间是有恩怨仇恨的,不宜久留。

    他们将会直接前往杜隆塔尔——那片以萨尔父亲“杜隆坦”命名的荒凉大地,在那里建造一座属于兽人的城市:奥格瑞玛,以前任大酋长“奥格瑞姆”命名。

    临走前,格罗姆重重的拍了拍姜劫肩膀,声音洪亮:“尼古拉斯,别忘了我们还有一次makgora,我在奥格瑞玛等着你!”

    一不小心就有两个家伙等着自己,还一男一女,这让姜劫很无语。

    珊蒂斯·羽月亲自率领哨兵部队,前往灰谷、费伍德森林、冬泉谷等地追杀、清缴恶魔,泰兰德也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所以当姜劫来到世界之树下的时候,看到的只有玛法里奥,还有两位半神。

    塞纳留斯和托尔托拉趴在世界之树下沉睡。

    他们身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但只是表面,阿克蒙德带来的创伤没那么容易痊愈。塞纳留斯还好一些,托尔托拉的伤太重了,整个龟壳碎裂成几十块,不得不陷入长时间的沉睡。哪怕有永恒之井和世界之树的滋养,有翡翠梦境源源不断的能量供给,没有几年时间也没办法痊愈。

    感知到姜劫到来,托尔托拉依然沉睡,塞纳留斯睁开了眼睛,朝着姜劫点了点头,站起来,走到了玛法里奥身边。

    他伸出荆棘般的利爪,点在姜劫额头上,一股很强大的灵魂能量和奥术能量注入了眉心的自然印记。

    姜劫感知到了一点点属于塞纳留斯的灵魂力量,化作一个缩小版的塞纳留斯,盘踞在姜劫的脑海,就在托尔托拉的旁边。

    姜劫连忙道谢,因为这不再是普通的自然印记了,而是赐福,和托尔托拉的赐福一样,这是常人根本无法得到的馈赠,凡人世界没几个人得到过。如果不是姜劫对塞纳留斯有救命之恩,有为保护海加尔山、保护这个世界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是不可能得到的。

    “尼古拉斯,感谢你为艾泽拉斯做的一切。”玛法里奥显然不是一个喜欢虚伪客套的人,开门见山:“你收获了暗夜精灵和所有自然守护者的友谊。德鲁伊们正在清理战场,其中或许有你想要的。”

    “我需要阿古斯的使徒,还有灾变。”姜劫不假思索。

    “阿古斯的使徒?你居然知道这个名字?”玛法里奥有些惊讶。

    不过一想到姜劫和麦迪文之间有些关系,也就了然了,点头道:“阿克蒙德死后,我们得到了他随身携带的物品,一共11件史诗级装备,还有一些很珍贵的东西。阿古斯的使徒算是其中最好的几件之一,但相对于你做出的贡献,根本不值一提。至于灾变……你确定需要它?”

    阿古斯的使徒,是一根来自阿古斯星球、德莱尼文明的远古法杖,由六块湛蓝色的神秘符文石、还有阿古斯特有的某种物质制作而成,上面流淌着纯净的能量,不比“大洪流”差多少。

    最重要的是足够好看,安薇娜一定会很喜欢。

    阿克蒙德带着这根法杖,恐怕是对古老年代的怀念吧。这根法杖更适合牧师,而阿克蒙德曾经最尊敬的兄长“维纶”,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了不起的牧师。

    阿古斯的使徒?

    谁才是阿古斯的使徒?

    安薇娜现在是一名法师。

    但她得到了一部分月神之力,正在融合。等她融合完成,也许将会拥有一部分月之女祭司的能力,再加上橙弓索利达尔,相当于法师/牧师/猎人三职业,用这根法杖正合适。

    至于灾变……

    也就是末日领主卡兹洛加手里的那把武器了,足有十几米长,重量无法估计,而且不像游戏里可以缩小,它就那么大,谁能使用?部落杀死了卡兹洛加,也没有将它带走,因为用不上。

    所以玛法里奥才有些疑惑。

    “小土会比较喜欢它。”姜劫笑笑。

    上古土灵无垢,虽然平时只有那么一点点,和一个六七个月的婴儿一般大小,但它可以操纵岩石组成十米高的岩石巨人,使用这把巨剑,应该比较合适。

    灾变同样是紫色史诗品质,不比“阿古斯的使徒”差。

    “阿古斯的使徒很快就会送过来,灾变就要你自己去拿。”玛法里奥道:“这些是你应得的战利品,和你做出的贡献相比,不值一提。暗夜精灵和自然守护者不会吝啬,你还需要什么?”

    “我的要求可能有些过分,但我希望丛林之王可以答应。”姜劫看向塞纳留斯,说出了自己的真正目的:“熊猫人和暗夜精灵一样亲近自然,熊猫人武僧同样可以使用自然法术。我现在也算是一名武僧了,但在这方面还很欠缺。所以我想跟随您学习自然之道。”魔兽世界里的中华武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